我想她了
评分: +22+x

“我可真不懂那些喝酒的人啊,可能只是因我不会拼酒。

我感觉酒一点也不好喝:既辣,且苦。
他们怎么喝的下这种东西?”
当我写下这句话,
全身早已扑倒在昏黄的山坡上。

“可能…他们只是喜欢这种…失去判断力的感觉吧…
那种过程,毫无压力,全部思绪只为寻找那一丝灵感。
自愿将自己整个身体甚至灵魂流放于黑暗冰冷的浩瀚虚空,
试图抓住从指缝中破碎的荧光分形,
把它们捏成一枝紫色蒲公英,
然后悄然吹散它,展現出属于自己的紫罗兰花园。”
嘴边不禁流露出这般话语
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这样,
但…当我好像拥有什么,就愈发感到我在失去什么。

明明什么都没得到,最后却失去了一切,
困扰着、挤压着、缠绕着、焚烧着、
我某一处惶恐不安的血肉。

“糅杂了无处可去的情感,然后送给只有一半的人。
多美好的相遇,你遇到了你自己。”
我多么希望能爱上自己,再也没有必要想着别人。

“酒与什么最配呢?
只要问一下那些孤独、寂寞、绝望的的囚者…他们就会一一陈列出來。
这东西送给那些想要什么的人,它就成了你说不出话的良性导体。”
那个人正渴望着什么又找寻着什么,正合适。

……
她倒在一片杂乱无章的碎石堆,并和它们一起从边缘滚落,
她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她听到了清脆的破碎,
她看到了无数蒲公英进入了她的扭曲肢体,
随后吸取她的情感做养料再成为一片新花田。

“好温暖啊,谁在想我吗……是你吗……”
在不可能的妄想中,期待不存在的幸福。
在不完整的肢体上,留下真切的爱恋。
在翠色的残片上,滴下红色的梦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