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风
评分: +25+x

老赫勒塔人和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一样,蜗居在密不透风的森林里。他生了重病。

“我命你把风取来1。”老赫勒塔人对他的仆人灰兔2说。“它能治好我的病。”

“您想要风的话,用扇子扇一扇不就出来了?”小灰兔不解地问。

“人工产生的风并不如大自然的风,我要你去草原上采集风来。”老赫勒塔人回答。

于是小灰兔欣然动身。


镇里卖取风网3的商店很多,小灰兔去了一家又一家店,却没有一家把取风网卖给它。

店员们认为像小灰兔这个年纪的小孩不应该买昂贵的取风网,都以为小灰兔想要的其实是捕虫网,便取来它。小灰兔也稀里糊涂地把捕虫网错认成取风网,付钱买下。


太阳升起来了。小灰兔扛着网登上土丘,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溪如银河横亘于它的身下,波光旁是一簇高大的香蒲丛。小灰兔感到风在上方游动。

一切准备就绪。

它举起网,前后摇动着。有好几次,小灰兔确信自己抓到了风,但风只是轻轻从网的空隙中滑出,因为它在网内和网外都是一样自由。而小灰兔并没有对在自己手上的是不是取风网产生一丝怀疑,依旧不停挥动着。不一会儿,它大汗淋漓,涨红了脸。

小灰兔感觉到身后有人拉了它一下,于是转过身。它认出是同样居住在森林里的小狐狸。

“你取不到风,是因为拿错了网。”小狐狸指出灰兔的错误。

“骗人!这明明就是取风网嘛!”小灰兔不信。

小狐狸懒得和它争论,岔开话题,转而询问灰兔取风的理由。

听完小灰兔的叙述后,小狐狸说:“你的主人骗了你,风对赫勒塔人只是食物,我可从未听说它有治病的功效。也许你得了重病的主人只是想在死前尝到美味的风吧?”

小灰兔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回应:“主人才不会骗我呢!等我取到风,他的病就好了……”接着不再说话,继续忙活起来。

“徒劳的,你永远也捉不到风。”小狐狸吸吸鼻子,转身离开。

固执的家伙不会有好结果,小狐狸想。


之后的几天,小灰兔一直待在草原上取风,小狐狸劝不动它。而老赫勒塔人独自一人在家里,小狐狸放不下心,便亲自到老人的家里照料老人。

那天晚上,老赫勒塔人的家门被推开。

“你还好吗?我的老朋友?”小狐狸问躺在沙发上,盖着毛毯的老人。 虽然小狐狸一看老人瘦骨嶙峋的模样,已经心知肚明了。

老人勉强用干巴巴的嘴唇挤出一丝笑容:“你能来照料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小狐狸给老人端来一杯热水。老人一饮而尽。

“你还需要什么吗?”

“不用,我的朋友。谢谢。”

小狐狸坐在老人身旁,忍不住道:“我还是无法相信你会派它去取风。而且它还使用了错误的工具。风治不好你的病,你也知道的。”

老人已经很虚弱了,他说话时总是要停下来大声喘气:“你说的没错,我只是想让风使我变得稍微舒服一点……其实,取风也不是那么重要,可那孩子却一直傻傻坚持……明天就叫那傻孩子回来陪我吧。它给你造成了麻烦,希望……你不要介意。”

“好的,我明天去叫它回来。”小狐狸用手搭着老人的背,架起老人,扶他上床睡觉。

“如果风能让你舒服起来的话,我明天可以帮灰兔取来风。”它说。

“哦?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他说,“明天早点去吧。”

“嗯。”它说。它为他熄了灯,盖好被子,走出房间,关上门。

而他再也没有醒来。


平常冷冷清清的森林这时却被人填满。老人的友人们和族人们鱼贯入进老人的家。小狐狸静静地看着人群越聚越多,一齐哀悼死去的老人,那些人有一大部分是小狐狸素未谋面的。

再过些时候,在老人生前为自己挑的一块小小墓地,小狐狸看着老人被放到棺材里,棺材合上时,小狐狸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老人,不由得一阵心酸。小狐狸继续看着别人把泥土铲进墓穴,直到墓穴被泥土淹没。

葬礼结束了,小狐狸把花放在老人墓前后离开。这时,它才发现小灰兔没来参加葬礼。它的脑海里闪过小灰兔挥舞着捕虫网的样子。


小狐狸来到熟悉的土丘,小灰兔果然在那里,它还不知道主人的死讯。

那只灰兔在阳光下不停蹦跶,它尚在挥舞着网,网在空中起伏,划出一道不规则的曲线。灰兔漂亮的手不觉间被杆磨破,一片血红,暗红的血在杆上流淌着,滴在地上。

出于突如其来的难受,小狐狸调转身子离去,它去了城镇。

不一会,小狐狸回来了。灰兔看见它在向自己挥手,于是灰兔也挥挥手。

小狐狸让小灰兔把手上的捕虫网放在地上,而它自己走上前,举起灰色的取风网,等着风钻进来。

“捉到了!”小狐狸喊道。

“天呀!谢谢你!”小灰兔笑着对小狐狸表示感谢。可小狐狸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既然取到了风,我们就回家吧。”小灰兔说。

小狐狸不听,继续摇着取风网,用力地让它搅动起空气。

“不行,还不够!我们要更多的风!”小灰兔听见它大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