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能撸猫引发的故事
评分: +57+x

顺滑洁白的毛发在阳光下透出金色,柔软粉嫩的小耳朵轻轻颤动,黑曜石般的眼珠神采奕奕……我试着在心中描述起眼前这只可爱小猫的外形,但可惜我的文字表现不出眼前小猫千分之一的神采。

“喵~”我听到小猫奶声奶气地冲我叫了一声,那一瞬间我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我伸出藏在校服袖子中的手向着小猫伸了过去,我想要摸摸它的头,揉揉它的耳朵,想要将它抱起呼吸它身上的味道。

看起来这只小猫并不怕人,大概是经常有人喂他吧……我猜想着就已经将手放在了它的头上。

好柔软……好温暖……我在心中兴奋地叫着。因为我从小就不太招小动物喜欢,小动物见了我都会远远躲开更不要说被我触碰了。

难道这就是天堂吗?就这样成佛也不错啊……我兴奋地在心中喊道。

难得遇到不怕我的小猫,不如带回家养吧……我的手顺着小猫的头滑到了它的脖颈,开始有节奏地揉搓着。脑里已经浮现出我写作业时这只可爱的白色小猫懒洋洋趴在我的写字台前轻轻地摇晃尾巴。

“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回家?”我微笑着将脸凑近它,如此近的距离下我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小猫透明的胡须在晃动。

“喵……”有气无力的猫叫声自我手中传来与之前形成了鲜明对比。几乎就在下一瞬间我看到从小猫的头顶开始被我触碰到的地方毛发开始迅速变得干枯蜡黄并止不住地向全身扩散,像是在棉花堆中落入火星一般。

……我呆住了,顿了好一会才想到要把手松开。

我的手松开了,紧接着便是令人不悦的落地声。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我看到那小猫在落地的过程中枯黄的毛发随风飘散,粉嫩的耳朵干枯萎缩仿佛风干的腊肉,黑曜石般晶亮的眼眸从眼眶中流出落在地上化为血水。

血水,枯骨,干肉先前可爱小猫转眼间已只剩这些东西。

“对……对不起……”我从沙哑的嗓子中挤出声音,缓慢地再次伸出手。

我向前伸出手打着摆子,像是手上戴了一副棉花手套不知道该用多大的力,我的一手在那血水中抓出一把,另一手拾起那干肉包裹的枯骨。

我想要将它埋葬,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小动物都讨厌我会是这个原因。

我已然有些迷糊的大脑浮现出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也许可以把小猫埋在那里。

回过神来,我抬手拭去脸上泪水就打算再折回学校,可我刚站起身就意识到不对,再低头看去才发现我的手中已空空如也。

一阵风刮过,我手中残留的血渍伴随地上的痕迹一起化为赤色的雪随风飘散了……那只小猫什么都没留下……

第二天,学校,课间。

我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其实我很想上厕所,但我还是选择了一动不动。

我的心脏仿佛被悲痛剖开又被恐惧缝上,说不定我只是想通过憋尿的痛苦给自己点惩罚吧。

“你们今天早上看到小白了吗?”

“没有耶,我还特地给它带来好吃的呢,结果喊了好久也没见它出来。”

“说不定只是被好心人收养了。”

我的头埋得更低了,努力控制着身体保持自然像是普通的课间小憩那样。

“我昨天看到你碰那猫了。”同桌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虽然声音很小但令我遍体生寒。

我自认为我很了解我的同桌,正是每个班级都会有的比较调皮又烦人的男生。我的秘密被他知道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人尽皆知吧。说不定他还会用这个来威胁我……

呜呜呜……被那边女生知道了她们用心照顾的小猫被我变成了那样肯定会生气的。看来我要在被男生欺负和被女生欺负之间选一个了……

正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同桌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那一招好酷啊!”

听到这话我险些跳起来打他,但我还是克制住了继续趴着装睡。

“咳咳,看起来你挺喜欢猫的。”似乎是见我没有动静他便继续说道:“但只能看不能摸真可惜……”

我感到这家伙好磨叽,像是在酝酿着什么,这种扭捏的感觉让我有些焦躁。

“我想世界上的很多事都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多试验几次应该可以明白原理,然后大概可以培育出你可以摸的猫。”

“可你成绩还是吊车尾呢?”我抬起了头赌气似地堵了他一句。

可他嘿嘿地笑了起来说道:“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那才叫漂亮。”他弹了个响指随后说道:“所以说,如果我要是真培育出了那种猫你就……做我老婆好吗?”

……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丁信你……哼,能做到的话再说吧。”说着我站起身,就要向教室外走去。

“你去哪?”

“厕所。”

几分钟后,我回到教室,平复好心情坐到座位上后,便拿出了下一节课的课本。低着头我呆呆地看着书皮,但目光总是不受控制的偷偷偏向丁信。

狗啃过一样的碎发,有些不忿的凸嘴但神情却出奇地专注,在他的手里捧着的竟然是化学课本。

“你在干什么呢?”我惊奇的问。

“学习呢,为了娶到你我可要拼命补课了。”他看着书随口答道。

“啊,嗯。”他直白的话语让我只感觉脸上一阵滚烫,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明天是周六方便出来吗?”

“做什么?”

“哼哼,做实验。”

没过多久,上课铃响了起来。

开始上课了,我依旧时不时地偷看丁信,他学得出奇的认真,但我却听得稀里糊涂,那堂课就在那种迷梦般的不真实感中结束了。

周六,我穿了一件不怎么常穿的纯白连衣裙出门了,在丁信说的小公园里和他碰了头。

他穿的还是校服,裤脚还满是污渍。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嘿嘿,我爸妈已经放弃我了。不过等我成绩变好了应该会好起来的。”

“那么现实吗?”

“哈,人嘛,总是喜欢快乐的事情。无论你多么优秀也总有人要强过你,所以不如抓紧时间享受。”

我歪了歪头,竟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刚升学那会我的作文被当做范文在级部中传阅时,老师简单说了几句后便开始重点讲级部第一的作文,后来我在市里得奖也只是第三名的程度。这么努力也只是别人的陪衬,更何况在市级之外还有省级……

“一直被压榨确实好累,我要是能放下好学生的包袱一天说不定就不想拾起来了。”

“不不不。”听到我这样说丁信连忙摆了摆手。“我不是要打击你的学习动力,我只是想表达虽然学习那么累,但只要想到努力过后就有机会娶到你,感觉快乐程度要高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我抬起双手捂住了嘴嘟囔着说道:“你当时那么墨迹现在怎么说话那么……直白。”

“因为你当时没有拒绝我嘛,为了你书都看了,还有什么话是不好意思说的。”说着丁信掏出秒表指了指小公园的空旷道路:“好了,开始做实验吧。试试余同学有没有远超常人的体能。”

我张了张嘴有些出乎意料:“跑步?我穿的可是裙子欸。”

“那你说怎么办。”丁信把秒表掐在手里呆呆地看着我。

“……不如散步,一起……”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猫化为赤雪,那天的告白,公园里的散步都已经变成了陈年往事。

丁信略黑的皮肤一点点变白,凌乱的碎发变成了整齐的微三七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戴上眼镜了。

夜晚,异国他乡的街道霓虹灯闪着各色的流光,在这一片流光溢彩中我趴在一家宠物店的橱窗上,眼睛的闪亮远超路上所有的霓虹灯。

隔着透明的玻璃,我看到形形色色的可爱萌物在店里扑闹。我看到有个漂亮的女店员正用手抚摸着一只有着白色长毛的小猫,一下,又一下,她的手像是没入了白色的海洋中,我不禁幻想着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我的头上,我这才从幻想中挣脱出来抬头看着站在身旁默默看着我的丁信。

此时的他已经比我高出一头,也没有了当初顽皮男孩的样子,变成了成熟稳重的科学家。

他摸着我的头轻声说道:“实验有进展了,你可以摸的猫已经在培育了,等到这个圣诞节我就把它送给你。”

“好!”我兴奋地抱住了他,感到无比地踏实。

原本圣诞节有丁信陪我是无比快乐的事情,能撸人生中的第二次猫同样让我欣喜不已,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本该得到的是像梦一样的美好时光,但是……事情却没有像预料中的那么顺利。

圣诞节一天天临近,丁信却越来越忙。我已经忘了有多少次满怀期待地做了一桌美食等来的却是一句:我今天不回去吃了。

虽然我很喜欢小动物,很喜欢猫。但现在我觉得就像当初他为了追我去看他很讨厌的书那样,我也可以为了和他好好生活而放弃我很喜欢的猫。毕竟凭他的学历,完全不愁找不到好的工作,那平静安逸的生活几乎唾手可得。

圣诞节到了。异国的道路张灯结彩,高高的圣诞树被色彩缤纷的灯带装饰得光彩夺目,我站在那灯光之下却感到格外的清冷。

整了整大衣,我低着头一个人在异国的道路上机械地迈步。成双正对情侣发出聒噪的声音让我心烦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小公园。不知为什么我只感觉嘈杂的环境一下子与我隔离了,我注意到在公园长椅上坐着一个戴兜帽的人,在他的怀里还蜷缩着一只猫。

下一刻,那只猫像是注意到了我“嗖”向我蹿来,一下子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下意识地接住了它,那是一只通体黑色的猫,只有额头有着闪电标志般的一撮白毛。

“对不起!对不起!!”我短暂的呆滞后便开始疯狂地道歉,因为我知道用不了几秒那黑色的小猫就会在我的手中化为赤雪留不下一丝痕迹。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小猫露出迷惑的表情,在我的怀里用小脸蹭了蹭我的脖子感觉痒痒的但又有点舒服。

这时那戴兜帽的人声音低哑地开口了听声音似乎是个老头子:“呵呵呵,看起来你挺喜欢猫的。”

“是的,很喜欢!”我发自内心地说道,同时我的手已经开始在小猫身上摸了起来。

“呵呵呵,但只能看不能摸真可惜啊……”带兜帽的人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听到这话我只感觉一股凉意顺着脊梁骨蹿上,我隐隐记得当初丁信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不能摸猫猫的呢。

“哼,不必惊讶。我是一名魔法师。你的男朋友看来是要食言了呢,不如你今晚陪陪我,之后我从【魔法】的层面帮你解决问题哦。”

“啊……你在说什么?”我怔怔地望着他,怀里的猫趁机窜了出去,一阵风刮过让我感觉冷彻骨髓。

“我不会强迫你,全凭你来选择。”说着带兜帽的人苍老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像是想要牵起我的手。

我的大脑轰地炸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思考。我应该把丁信和猫猫放在天平上比较吗?……可笑的是前不久我已然觉得我想开了,为了丁信可以放弃猫猫。但机会摆在面前时我却会如此动摇。

能将小动物化作赤雪的能力是科学家可以解决的吗?说不定投身这位魔法师才是正确的选择吧,只是一夜的话……

这样想着,我遵循本能做出了选择。

我向前伸出了手,“啪”地将那人伸来的手打开,用尽全身力气吼道:“你给我滚!!摸你的猫真是脏了我的手!!!”

伴随我的吼声先前那种与周围环境隔离的怪异感觉消失了,我再次听了情侣们的嬉笑,还有……

“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丁信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颤抖着身体扑向他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别哭了……”他用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我,踏实感觉冲淡了我的后怕让我逐渐平静下来。

“好了,别哭了。看!这是给你的礼物,我的承诺。”说着丁信单膝跪了下来,在他手中的笼子里,一直毛色纯白的小猫正好奇地看着我。

“刺啦……”电流声响起,大抵是时间到了公园里的彩灯应景的亮了起来,巨大的圣诞树闪着各色的光,树顶星星的光辉洒在小猫纯白的短毛上映出金色的流光。

“我答应你!”我接过笼子,将丁信拉起。

我再次和丁信抱在了一起,这次我揽住了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吻毕,我抱着笼子雀跃地问:“我可以摸摸它吗。”

“当然可以。”丁信笑了同时他缓缓地摘掉了眼镜扬起了头。

我打开了笼子,将手伸向了小猫就在我将要触碰到小猫的前一刻我的手顿住了。

你的男朋友看来要食言了……带兜帽的人的话语在我脑海中回荡,这一秒变得无比漫长,刚刚满心的幸福与甜蜜再次被恐惧所充满。

“咚,咚,咚。”我的心擂鼓般跳动着伸出的手终于是压了下去。

一秒。

两秒。

三秒。

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长舒了口气,一把将白色的小猫抱起揽到了怀里。

“成功了,成功了耶~”我将脸颊压在猫猫软乎乎的小脸上,将它的小脸压扁。它便伸出小舌头轻轻地舔了下我的脸,随后又用小爪子开始扒拉我的手。

“谢谢!谢谢!!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圣诞礼物了!!!”我肆无忌惮地大叫着就像那些先前被我嫌恶的聒噪的情侣那般。

“真是太棒了!”我兴奋地将小猫举起,仔细的看着它……看着它……

看着它柔软的小脸宛如漩涡一般扭曲,看着它眼珠咕噜噜的流出,看着它被我摸过的地方开始飞速溃烂流出脓液最终燃烧起来……化为赤色的雪,随风而散。

“咚。”响声传来。我的目光从空空如也的双手转向丁信。

他再次跪了下来,双膝跪地,头磕在地上,眼泪滚滚而落。

在圣诞节之后便是元旦但丁信却更少露面了,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我知道那次的打击对他有多大,任何人努力十多年的成果付之一炬都是很难接受的吧。我也想要安慰他,但我也明白事情是因我而起,虽然我已经接受了现实,但我猜他恐怕是心存愧疚吧。

元旦当天,我提着一大袋食材往家里走去,正盘算着都做些什么菜时,一直通体纯黑,额头有一撮闪电标志般白毛的小猫挡在了我的面前,而那戴兜帽的人正坐在一旁的花坛上。

“呵呵呵,改变想法了吗?”

我装作没看见他继续向前走去。

“哼哼,是要回去给男朋友做好吃的吗?啧啧,要我说是他配不上.你……”

“你说什么?!”我偏头瞪了他一眼,本就烦躁的我还是没能完全无视他。

“对他很信任吗?他天天晚上不回家就没让你起一点疑心,哼哼。”

“你再缠着我我可就要报警了。”我咬着牙瞪着他说道,说完我头一甩加快脚步。

带兜帽的人见我将要走远最后又轻飘飘地在我身后说道:“如果怀疑他的话,就读他的心吧。呵呵,摸到他的耳朵就知道他听到过什么,摸到他的太阳穴就知道他看过什么,摸到他的手就知道他摸过什么……”

“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力量,要怎么做,全凭你来选择……”

我回到家,原来做菜的心情十不存一,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的菜做得十分敷衍。

我只期待着丁信早些回来,可又不知道为什么要期待。

真的要读他的心吗?我其实是不信任他的吗?

我想要说服自己是为了证明他的清白才要读他的心,但却连我自己也不信。

安全感被冲散,心脏仿佛被悲痛剖开又被恐惧缝上。我就这么等待着,但等到的又是不回来吃饭的消息。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桌上的菜还摆在那里,已经凉了。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电视的冷光打在我的脸上。电视没有开声音,我不知道电视里演的什么,我的眼睛没有焦点,脑海里总是难以抑制的想象与此同时丁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我总沙发上醒过来,看到回来的丁信正在玄关脱鞋子。

我看了眼挂钟,已经十二点多了。

“你去干什么了。”我问道。

“确定新的研究方向,我怀疑是随着年龄增长你的能力也在随之变强,有空的话我要再给你检查一次身体。”丁信换上拖鞋,扶了下眼镜说道。

“……”我沉默着走到他的面前,低着头,双手握拳又伸开。

“怎么了。”丁信疑惑的问道。

“我知道你为了我付出了很多,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但是真的……对不起。”说着我的手已经伸了出去放在了他的脸上手指触碰到了他的耳朵。

女人的声音:“小丁,你应该知道你那些实验有多烧钱吗?而且别说变现了,甚至都不能公开,我是有钱,但全凭我个人的钱给你撑起个科研团队你知道这有多不现实吗?”

我手指触碰到了丁信的嘴巴。

丁信的声音:“藤原姐,您说的我都明白。但我……”

我手指触碰到了丁信的太阳穴。

一副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一家高档餐厅,妆容艳丽但难掩岁月痕迹的女性冲着视角的主人勾了勾手指。

我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丁信的手。

柔滑的触感在我的脑海中成型。

一切统合起来,我看到面如土色的丁信挤出僵硬的笑容几乎要咬碎后槽牙般的艰难点头答应了女人的条件。

看到丁信的手在那个女人光滑的脊背上游走。

听到了那个女人欢愉的娇声,以及骑在丁信身上的那副主导者的神气姿态……

……读心结束了,我的手依然放在丁信的脸上。

这时我有一种感觉,只要我想,丁信就会像曾经被我触碰过的小猫那样惨死最后化为赤雪不留痕迹的从世界上消失。

我笑了起来。

我的手放了下来,不经意的弹掉了挂在他身上的蜷曲毛发最后抬头说道:“早点娶我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