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下
评分: +21+x

你不可一世地站在地牢的最深层,身上满是金银财宝、你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勇者。你的武器锐不可当,你的荣耀无可匹敌。

你只身一人闯入漆黑的地牢——传闻这座地牢极度危险、但也有非常多的宝物,而且从没有人宣称自己曾经到达过地牢的底层。

而如今你正手持着那把传说中的武器,传说中位于地牢底层最黑暗险恶迷宫深处的圣剑。相比现在被你丢弃的那把平平无奇的剑,圣剑的力量无疑强大许多。

你感到从所未有的兴奋和奇怪的空虚感。是时候重新回到地表上去了。

顺着黑色的台阶级级上升,沿无名的巷口和岔道茕茕行路。地牢的最下层是死寂的、迷茫的,即使是已踏上归路的你也感到心烦意乱、心脏像只生物一样上蹿下跳、连同像齿轮一样咬合紧绷的神经一道给你的神采加上一层幕布。

你突然想起一个传闻中的传闻——一个可怕的诅咒。只要到达迷宫底层、取得那把圣剑、偷走了属于迷宫的宝物,就会获得一个无法摆脱的可怕诅咒:记忆将逐渐消逝,最终无可避免地在地牢里迷失。

破解的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要永远留在地牢底层……不!

你仔细询问自己:我忘了什么吗?没有、全无。去他妈的诅咒,我根本不相信。

你继续沿着熟悉的道路行走,眼中窥见皆是错综复杂如蚁巢般的道路和无序堆积的书籍与骸骨。新的迷宫仿佛从旧的迷宫上生长出来,荒唐从怪诞中萌发进化出来、并且吞吃黑暗,将光明的遮掩住了、将呜咽以一中磅礴的崭新的骇人的寂静掩过去了、碾过去了、践过去了。

狂躁的苔藓和疯狂真菌从无机物的尸骸里蠢蠢欲动着进化繁殖地超越,漫长的坚实的墙体和石头又将它们抹杀。你听见有翼的生物尖锐的嚎叫、你确信看见了六只脚的巨大蜘蛛……

你继续你的独行。你走在泥泞而亵渎的斜坡上,感受自己的呼吸、却渐而渐地感觉头脑变得混乱异常。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你为什么会行走在地牢里?你在哪?你的意识似乎随着头顶的分中烛火飘忽而陷入深沉的大洋:万米深的、寄骨蠕虫和冥河水母活跃的、阳光和星辰沦为神话的——深水。

不!你的思绪混乱了、你的记忆在诅咒的影响下模糊了,伟大的勇者。你抽出那把武器肆意挥动:它上面难道不是沾满尘土吗?难道它不是锈迹斑斑的吗?你什么时候下过地牢?又什么时候拿到圣剑了?

啊!!你不顾一切地继续穿梭在惨白色的世界里,浑身披着斑驳、言语空余嘶哑的沉默。你忘记了下层的路,所幸仍然记得前方的道路——来时的道路该怎样去走。不,它们也在不断的消亡,你必须抓紧所剩无多的时间离开这里!

你斩断所有丛生的荆棘、逐渐卸下身上已全然无用的财宝和补给,夺路狂奔着……

终于,太阳炫目的光线在你眼前炙热地燃烧——你的脑中翻云覆雨、麻木不仁。你感到从所未有的空虚和奇怪的兴奋,仿佛曾经阔别这光芒。

你呆滞着站在地牢的入口与出口,身上空无一物、你更没有任何作为勇者的资历。你的武器贫弱而钝,你的名号默默无闻。

诅咒应验了它的权效,你已将过去忘得干净。这时,你转过了头、看向那陌生、鬼祟的地牢入口。

你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