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普兰德花园史
评分: +11+x

沙兰·柯林斯是卡普兰德广场上的焦尸。
因不被祝福的爱情只身逃至此处。
却又被镇中愚民冠上魔女的罪名,悲哀的化作灰烬。
那名外乡的男人将她搂在怀中。
撕去尚未烧焦的衣角,留作回忆


莎莉是窗子内的木雕像。
卷曲的棕发,米色的双眸。
一如“魔女”的往昔。
她长久凝视着窗外,经它制作者的怒火点燃,只剩死亡的小镇。
窗外堆积着昔日仇敌的尸体。
愤怒的拳头无法挥举,恶毒的言语横在咽喉。
他们的肤色苍白如纸,玫瑰娇艳欲滴。


赛丽是上发条的人偶。
空寂的小镇被他的制作者买下,做上了鲜花生意。
某日一名外乡青年登门拜访。
讨要他被断送的爱情,以及沉重的拳头作为见面礼。
他在看见赛丽的瞬间停了手。
那天晚上,两名外乡人在偌大的花园里无言垂泪
赛丽最终被送给青年作为回礼。
那依“她”而制的相貌成为青年的余生慰藉。


沙兰·比尔森是充满活力的少女。
她受未婚夫的邀请来到了他闻名遐迩的花园宅邸。
繁复的花朵令人炫目,却无法将她蒙蔽
以少女独有的敏感和坚毅,她发现了那个可怕的事实。
自己不过是他亡亲的替代品。
“即便如此, 我依旧真心爱着你。”
她如此说着,交还了订婚戒指,就此别离。


沙兰·柯林斯曾是无名孤女。
但如今她被富商领养,得到了对方的姓氏。
今天的沙兰也在玩着一个人的游戏。
眼前是相貌相似的老旧偶人,像是她的姊妹。
她抚摸着木雕的手臂。
“父亲大人所困扰的是什么呢?”她看着木雕的双眼以求信息。
面容憔悴,整日将自己封闭在书房的父亲大人不断计算着世界的禁忌。
可无论怎样想绕过那一步,书写出的答案都是“否定”
沙兰偷偷溜进了书房,标满墙壁的符号,堆满房间的古籍。
都在索要最后的祭品
若是那个人回来,您是否就能微笑着和我一起玩游戏?
沙兰拾起桌上的匕首,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这将是最棒的赠礼。”


S.L.是自玻璃管诞生的人工机体。
在这个充斥着神像的时代,她的创造者已经触及“本源”的科技。
他的两鬓花白,时日无几。
但是为了“她”的归来需要更多的时间,他便将心脏替换为齿轮机芯。
花园城镇如今浮于旧时空之上,在更大的世界里进行花卉生意。
这都是在追回“她”的途中,拾取到的惊喜。
S.L.打开实验室的大门,一切准备都是为了今天,这个盛大的典礼。
过往的回忆绯红的吐息青蓝的情感自我的意志澄澈的思想
横跨百年的执念,要素终于集齐。
增长的指数,嘈杂的引擎,最后的魔法,将一切注进培养舱内的躯体。
沉淀的愧疚,漂浮的爱意。那双朝思暮想的米色眼眸逐渐苏醒。
二人的乌托邦是否就此建立?

“哥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