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评分: +24+x

很久以前,崇山峻岭中,有座村庄。

村长,王大哥,小孩,很多很多村民都住在村庄里。

一天,所有村民决定走出村庄,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当他们迈出这一步时,他们便注定无法回头。


村民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忘记了曾经走过的路。

“那么,我们就在原地重新建一个村庄吧。”不知是谁提议,众人纷纷附和。

于是,大家开始回忆,自己心中过去的村庄。

首先开始描绘自己记忆的,是村长。


村长心中的村庄,是一个巨大的齿轮。

这个巨大的齿轮,是由无数小的齿轮组成的,孩子从齿轮里分娩而出,被送进齿轮的模具里,成为新的齿轮。

所有人都是齿轮的形状,规则,工整,一切混沌皆被剔除。在这规律之中,时间也随之凝固,一切都成为过去。

过去因为失去遗忘,所以成为过去。现在因为失去选择,所以成为过去。未来因为失去混沌,所以成为过去。

一切都在规则中,都在齿轮中,都在命运中。

因此,大家都微笑着面对生活,哪怕生活不再是生活。

大家,都是笑着的,一直都是。


王大哥打断了村长的话,他开始描绘自己心中的,另一个村庄。

王大哥心中的村庄,也是由齿轮构成的。

所有人都是带线有轨电车,按照固定的轨迹走,面带微笑。

他们的灵魂,在铁躯里生根发芽,顺着集电杆攀附而上,在运动中灵巧地生长,最后作为电线的一部分,在供电厂里开花结果。

那些花,在诉说。

无人知道他们在诉说什么,大家只能在夜色里倾听供电厂里传来的腥气和声音。这声音如泣如诉,和笑脸不合。

没人知道,这些声音来自于哪些笑脸人的灵魂。


小孩笑了,笑得很猖狂,他的笑声于荒野上哀转不绝,如缕缕云烟。

他说,在他所记住的村庄里,村长,也是要听歌的。

村长的歌,由天之宫里专门的歌者所唱。歌者声音动听嘹亮,他们有着银子做的喉舌。

小孩非常非常喜欢听歌。

一天,他也想唱了,他从模具里跳出来,揉了揉自己齿轮形的躯体。

他摘下笑脸,那只是面具。

他露出自己灵魂真正的面目,肆意生长,百花齐放。

他开始唱歌。

“███████。”

他唱道。

他的喉舌在一瞬间被圣光蒸发,没有██,空气中只有植物汁液的气味。

他用残破的花朵大喊,高唱。

“你们脸上戴着笑脸面具,难道你们背后的灵魂,不是和我一样?你们不也是██,██,和███?你们难道不会██,██,███?

“他█的,你们不也一样,一个██两个█?披着铁皮装人什么人工智能?”

无尽燃烧的圣光,从天而降。和谐,规律,华美,宁静。

在美中逐渐融化的小孩,开始唱最后一首歌。

那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专业的天之宫歌者所唱的歌。

“█████████。”

小孩笑了,笑得很猖狂。

“█你的,天██。”

或许,齿轮从生来就只能是齿轮吧。


村民们,一个个开始讲述心中的村庄。

有人说,村庄是一片黑色的森林,大家都端着武器潜伏其中,在凝视的同时被凝视。

有人说,村庄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牢笼,所有人都在其中表演生活,观看观众的笑容。可当他们想伸出手的时候,无形屏障总是会将他们阻挡。

有人说,村庄是死与裂变,是烤炉中蒸发的一块块冰。每个人都在逐渐化作水雾,每个人都在死前裂变两块冰,希望新的自己能传承自己的宿命。

有人说村庄是山,有人说村庄是海,有人说村庄是星空和梦境。

很久以前,崇山峻岭中,有座村庄。

这是大家心中唯一的共识。


茫茫荒原,茫茫天空。

没有足迹,没有山林。

“我们过去,真的在同一个村庄吗?”

大家面面相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