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祖''纪年编≫
评分: +34+x

起初,多元宇宙中并没有龙。

无数的宇宙,无穷的空间,无尽的时间之中有各种生物,从有意识的雕像到噬熵之虫无奇不有,唯独没有''龙''。

然后,在一个平凡的宇宙之中,无名无形不可名状的混沌之中,诞生了第一条龙。亦可称,龙之祖。

龙之祖拥有无可匹敌之神力,亦有洞察万物之智慧。但在这混沌之中,她依然感到孤独。她按照自己的样子开始模造,异化自己的迭代,一代又一代,变化出无穷无尽的龙群风暴。

宇宙中从此有了龙。但,也就仅止步于此。

在多元宇宙之中,只有这样一个无名的宇宙中有龙。

龙族征服了这个世界,它们遍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凡明光所照耀,黑影所笼罩之处,皆有龙在。但龙之祖并不满足,她预见一个世界无法满足这个贪婪的种族。为了繁衍,它们必须扩张领土,为此它一直在试图找寻穿越到其他宇宙的方法。

但是在这伟大求索开始之后不久,“强敌”出现了。

没有存在知晓这个有着人形躯壳的生物是从何而来,就像没有人知晓龙之祖从何诞生一样。我只知道,这个男人挥舞着手中细长的利刃,行走在充满龙的宇宙之中。狩猎,不,屠杀着它们。

对他而言,巨龙的吐息与撕咬虽令人畏惧,但真正令他们所向披靡的还是那对龙翼。只要缚于地面,就能像普通野兽一般对付他们。于是,他斩断它们的双翼,拔下它们的爪子和牙齿,刨解它们的五官。那支剑划开坚硬的龙鳞就像划开破布一样轻松。龙群在这个人的面前溃不成军,它们畏惧地称他为“强敌”。

他不知疲倦,废寝忘食地虐杀着龙群,但是他的脸上却从未有过一丝表情,更罔论怜悯。仿佛这只是令人乏味的工作,而眼前的龙群不过是死物。他荡平了整个大陆上的龙,那些去阻止他的龙群,都被他枭下首级,那些头颅堆积成山,那些尸体阻断河流,无数曾翱翔于天空之上的骄傲巨兽终归地缚。

就这样,“强敌”一路斩杀,来到了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面前:那是龙之祖所在的宫殿。

其他生灵早已不存于此宫殿中。于是“强敌”一路深入,很快便来到了宫殿的最深处,看到了盘坐在王座上的龙之祖。

这个世间最强大的两个存在就这样见面了。“强敌”沉默不语,王座背后闪烁着星光的传送门意味着龙之祖的超凡计划业已功成,她将剩余的龙分散到无数个宇宙的每个角落里,尽管在穿越多元宇宙时会对肉体造成不可预料的影响,但是这样最终还是勉强避免了种族消亡的命运。

龙之祖送走了最后一名后裔之后,留在这里静候迎接着必然到来的绝望终局。

罔需多言,战斗几乎瞬间就开始了,“强敌”的剑凌厉而精准,次次突刺和斩击均直击要害。但是龙之祖有着无穷无尽的再生能力,甚至在剑刃还没有离开的时候伤口就已经愈合了。

不知这宿命对决持续了多久,即使是它们这样的超凡存在也感到疲惫不堪。龙之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自愈速度在下降,若放任之,肉体的损伤之速迟早会大于再生之速。于是在下一回合的交锋中,面对“强敌”的进攻,龙之祖竟不退反迎了上去。

她看到“强敌”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一瞬间的讶异,但那就足够了。龙之祖窥住了这个空隙,紧紧地缠抱住了“强敌”,随即向后一仰,他们一同坠入了不知何往的传送门中。

坠落的过程漫长而痛苦,不同宇宙的法则交织在龙之祖的肉体上,造成了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她永远的失去了她的双翼,她的智慧,以及她的伟力。不过它知道,它命运的宿敌也会遭受同等程度的创伤;他的生命已终结,他的名字已失佚,他的成就已湮没。仿佛''强敌''从未存在。这坠落持续了几个世纪,数万昏晨。终于,停了下来。龙之祖慢慢醒转,随即它察觉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上。它努力驱使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身体,很快,它长出了适应这个世界的感官。

首先映入它眼眶的,是几个本地生物,再仔细看下去,这些生物有着和“强敌”相仿的外形,他们正在交流什么,似乎在讨论如何处置它。

跨越无尽时光和无数世界,悲痛的时刻已过去。 复仇的时刻才开始。

一种情绪从它的心底油然而生:—

憎恨!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狂啸着猛扑了上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