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 equals are tee

在我手中燃烧的缆绳愈发地难以抓握,我落下悬崖,高速地,不可避免地坠向悬崖下的乱石。我开始在脑海中计算事物,尽力避免想到疼痛。“Dee equals are tee1”闪过我的脑海,但直到我在脑海中把它写了出来我才意识到它的含义。

我位于三百多英尺高处,并且假设物体都匀速下落。我脚边的一块岩石从峭壁上脱离,滚落下山。我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咔。

所以说如果距离等于速率乘时间,然后三百除以九秒,得三十三,循环。我正以每秒三十三英里的速度撞向地面?对吗?我肯定会挂——等下,不对。这不对。前提条件是假设我在做匀速运动,但我是在加速下落。我操,我真该多学点物理……

我感受到湿润的血流淌过我的手掌。我发觉我正仰视着悬崖的边缘。再来三四十尺。我做得到。我几乎完全确信我能爬上去。然后呢?嗯,我背包里有至少两天的干粮。有人会来找我。我有信号枪。我会活下来,他们会来救我的。

我移动一只手,放到另一只上方,再度抓紧,猛吸一口混杂着疼痛的空气。冒着生命危险,我抬起一只脚,向上拖动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抗拒着每一次移动。

我体重大约二百二,我的装备——我必须得带着的东西——大约重三十磅。岩钉、绳子、背包、鞋。倒是没戴手套。我搁家里了。因为我就是个蠢货。我正开始爬时,我也开始计算我的总重量。我兜里的小刀只有几盎司,我包里的豆子罐头和金枪鱼罐头更沉一点。下回我带塑料袋包装的,塑料袋轻一些。

如果我能安全的飘在空中,把包摘下来整理整理,我大概能给理清楚些,但我明显做不到,就先这样吧。

我大概比平时重五十磅,或多或少。五十磅,加二百二,得二百七。我正把二百七十磅拉上悬崖,一步半英尺,要爬上三十五——取个平均——英尺的高度。我做得到。上周我做了好多卧推。我忘了做了多少,但我的私人教练说我做的挺多的。

操。立足点太远了……我要么尝试返回,回到一开始的窘境,要么努把力爬上去。爬上去要消耗多少?拉力……

我不知道。我要失去意识了。十五,或者二十,英尺,我要努力爬上去。可惜体操教练不在这。

我数学就没得过高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