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似然
评分: +14+x

4月6日。


“我在,说。”

“看见了。”降谕答道。

她扳下修正引信。

“你自己还是?”主机问。

“就那样吧,同时。”降谕的瞳孔对住触发器照门。

“好。”

单向曳光弹衔着XOR指标拖出一条笛卡儿叶形线光轨,命中后黏性头部紧贴某处外壳。

马上迎来续写,侦察兵所立月台上方几千支尖端垂直于地面的刺针在空中悬垂,或许数万?画面短暂静止,然后由弥漫白色填充。

那事物忍着令人失聪的氛围平身,透过攻击余波可见,一个近似人形的轮廓缺失了十分之三。

“他起了,太顶。”降谕语气平淡。

下方有个街区,在她视野里标记为蓝色,寓意是整体已探明,曳光弹线条如是。

“我的反馈,目标已被摧毁。”主机说。

“那只能说明你眼瞎,非侮辱意味。”

轮廓直起腰,头部一点衍射泊松亮斑。

“建议:保持行动力,避免冲突。”

“行啊,我绝不‘冲突’。”降谕冷笑。

她掀开旁边的金属箱。

是一把去中心直刀,握把外壁刻度显示没有纵向直径。

“好像谁在找你,傻逼。”免提关闭。

“谁?”

“看不出来,正在交火。”男子不耐烦地挂掉。

女人也放下还在滴血的话筒,她右边歪着一具尸体,确切来讲,六块,没说腹肌。

“啊,是他,我听出来了。”主机声音兴奋得像个人类。

降谕则凝视着那张ID卡,没有ID,这即是那人的名字,便于处理和回收,亦不须书写悼文。

“走吧,上面那个也得死。”

有谈话声。

“他在说?”主机问。

“受到流媒体加密,”降谕摇头,“别浪费时间了。”

紧跟房间合上,音频开始播放。

“漆黑。”

磁盘卡带。

大理石内墙醒目的位置嵌入一个铭牌,上面写着“没有八十八层”。

降谕经过权衡,不去触碰仪表盘所述的那个按键。

“这些人相关的记忆我全部没有,若是到此为止还可以理解,”她仰头望着天花板,蓝色的瞳孔散大,“为何纲要内也未阐明?听起来像什么小说,‘只需告诉我要杀谁’,以前我觉得挺有意思,但现实中掌握情报之多少与你是否存活息息相关。”

这容器平缓地前行,字体每次加一,有时候静止。

“很正常,他们记得,这就是死因。”

“0.5秒内叫梯。”主机忽然说。

“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降谕右臂后举。

门开了,两米的光华劈进人影咽喉软骨,维生液因受双方挤压喷薄不止,女人侧身躲避,满脸厌恶。

“后面。”

降谕看向那边,是个镜子,她迅速反应过来。

电梯比预想的要大,中间以钢化玻璃隔分,正好可以塞下多余几人。

“我刚刚想说‘抓稳’,可你似乎不必。”降谕将刀插进承重墙,平行割开了整个器具。

女人被十四把单手剑钉在井上,创口处干涸的硬块浮现深红。

“XOR在哪儿?”他们重复同一问题。

每个字吐出都有新的锐物贯穿降谕身体,空间不足以刺入时换用规格更小,女人脸上只有蔑视。

“它存在着,你无法死亡,痛苦永不停息,”军官俯身望向她的眼睛,“想想吧,说出来,我便赐予你解脱。”

“我感觉不到。”降谕说。

血从她的眼眶中流下来。

“谁?”后者没听清。

“所有这些都没有意义,而XOR不希望你活下来——你们,降下者。”女人说,“解脱?真是搞笑,这并非第一例。”

降谕的指标亮了。

火花爆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