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寓言故事
评分: +14+x

很久很久以前,盆地里有一座农场。农场旁边有一片空地,空地旁边是老树,老树旁边是小河。四周的大山把这一片世外桃源包围了起来,与世隔绝。

空地的下面有一座巨大的蚁穴。蚁穴里呢,堆放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这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不仅蚂蚁们很喜欢他们,其他的小虫子也很喜欢,比如在树上居住。这种蜂和其他的蜂不一样,其它种类的蜂以花蜜为食,而他们却以奇形怪状的石头为食。

于是蚂蚁们就和蜂们经常吵架,甚至于打起来。不过有的时候他们两个挺友好的,比如遇见个别非常大的奇形怪状的石头时,他们两个就会一起把这块大石头处理掉——蚂蚁们把一半的石头搬回去,蜂们则吃掉一半的石头。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西方落下…

主人很好奇,今天他来到麦地里的时候发现那些奇怪的石头又少了几个。主人曾经花了3个月的时间把他农场里所有奇怪的石头的位置都标记在一个本上。主人不是很喜欢这些石头,但是这些石头却是主人无聊时唯一的消遣。主人的孩子很喜欢这些石头,他经常把石头放在工具台上打磨成玩具。主人很不喜欢他的孩子一天到晚只知道玩,所以他经常把孩子的玩具扔到空地上。有一次孩子花了一天的时间打磨出16个人偶,他非常开心。但是第二天早上,他爸爸就把这16个人偶全部扔了出去。孩子没办法,他又打磨了6个人偶,不过这次他的爸爸没有把这6个人偶扔出去,他想给孩子留几个玩具。

蚂蚁们发现了扔出来的玩具,他们带走了扔出来的玩具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西方落下…

夜晚,窗外静悄悄,有一只猫头鹰在主人图书室的窗外盘旋。他时不时的会停在图书室的窗沿上朝里看,他很希望能进来看看图书室里的书。忽然,他发现窗子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细缝,他用他的嘴慢慢的打开了那个窗子。他很高兴,主人没发现他,他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东方升起…

蚂蚁走向麦地旁边,他们听到了“哒、哒、哒”的响声。他们很好奇,他们走到稻草人的附近,看着稻草人。稻草人旁边有很多奇形怪状的铁锭,蚂蚁们很好奇,他们带走了铁锭。

稻草人很不开心,他已经记不起来了,这群蚂蚁到底过来抢走他心爱的铁锭几次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去寻找和打磨新的铁锭。他把打磨好的铁锭安装到自己身上,他希望有一天他不需要借助魔法就能行走。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西方落下…

主人发现奇怪的石头越来越少了,他很好奇,也很生气——因为主人认为那些石头是他的。他发现几只蚂蚁正在搬运一块奇怪的石头,他慢慢的跟踪他们一直到蚁穴。主人明白了,主人很生气,主人回家拿了一壶开水到进蚁穴,蚂蚁死伤大半。他又发现蜂在吃那些石头,他回到家,他拿了一瓶杀虫剂把那些正在吃石头的蜂全部杀死了。随后主人把所有的石头搬回家,并锁在一间仓库里,再也不让虫们去碰那些石头。

对于虫子们来说,石头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血肉。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西方落下…

蚂蚁和蜂很生气,他们把主人的行为告诉给了稻草人和猫头鹰,他们也很生气——是装的。他们四个商量,商量如何把主人赶走。这是,一只鼻涕虫走了过来,问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给鼻涕虫讲了主人的所作所为,鼻涕虫也很生气——是装的。

他们商量了好久,他们决定先从主人的孩子下手。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又从西方落下…

主人很伤心,他的孩子已经三天卧床不起了。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他最后一次抱着他的孩子,轻轻的在耳边对孩子说到:

“孩子,对不起。”

蚂蚁和众虫(还有一只猫头鹰和稻草人)在外面看着,他们看着主人晕倒在地上。

小河静静的流向西方,太阳最后一次从西方落下…

夜晚,众虫决定对主人下手了。他们走进房间,听到一阵阵的欢呼声,是那些家具们在说话。“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众虫知道他们不能在迟疑了。几只蜂灵巧的飞向主人的心口处,滴下了几滴强酸;几只蚂蚁走过来,吐了几口蚁酸;蜂和蚂蚁不断的重复着,直到他们的酸把主人的骨头全部溶解。鼻涕虫带着他的同伴走了过来,在心脏上反复蠕动,直到粘液布满了心脏;稻草人取出来心脏给了猫头鹰,接着他又在主人的心口处——那里本来应该放着心脏——放下了一块奇怪的铁锭……

小河不在向西流去,太阳不会从东方升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