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基督者

Included page "component:black-highlighter-theme-dev"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让世人伴随着欢欣而舞蹈吧,
穿上我的鞋,去踏过那条生命之路,
遇上推石的科林斯之王,
路旁有青草灌木。
无,风,空。诸法无我,诸相皆空。
踏足在黄泉之水的活人,
爬行在时间古道的死人,
彼岸花畔,银河琤瑽。
但那银河不是天上星汉,
就如色彩不是太阳顾盼。
想追随理性去角逐真理之人啊,
出了洞穴时刻,再无回头岸!
但他们却常常收到“敬意”,
其中甚至夹杂着憎恨;
一种来自于市井小人的傲慢,
却恬不知耻地自诩为红衣主教。


末世未曾降临,
惟死神频频光顾。
这一个郑重其事:
“我论证了上帝的存在!”
那一个言之凿凿:
“除逆排异,我不负基督的期待!”
他们静跪在天门前,等候天使的仙乐;
耶稣却勃然大怒:
“你放屁,我只教给你们如何去爱!”


什么又是爱?
困惑于人类,又清醒于人类。
千百年来,于思维之海中,
猩红一片,不曾受青睐。
现在我要重新教你去爱,
太宰治悲叹: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又有尼采疾呼:
“上帝已死,无物存在!”
空旷的虚无源起,孤独的荒草疯长;
幸福的甘泉枯涸,世人的欢欣不再。
但我还是要向你诉说,
——我亲爱的挚爱:
一切皆否,则一切皆真;
若为无物,唯有肯定。
若人类不再团结,
则无从谈及幸福;
若人类不再去爱,
则无从谈及被爱。


尔后我重游旧途,
恍然发觉我从未享受过人生。
人生就如一叶扁舟,
在痛苦的海洋中上下沉浮。
但我说,不。
因为在归途中,我又瞧见了科林斯之王;
他名叫西西弗。
这次他未去推巨石,
而是轻快地跑跳下山,
见到我,说:
“嘿,亲爱的!
我在下山途中,
寻觅了一点青松翠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