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

Included page "component:black-highlighter-theme-dev"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在我孤独而喃喃的呓语中,
我醉迷于如此一个幻梦:
那不是眼可见,
亦非手可绘的惚恍。
一种神秘的体悟
从脑中蔓行
至四肢百骸,
仿佛让我有了光,
让我重焕灵魂的活力。


这并不是旺盛的精力,
而是一种美好的理念,
一份胸臆,一份浩然之气,
一息神性的咨嗟。


让我热泪盈眶,
仿佛见到了
那抹由意识构成的流体,
那一隅绝望本身的罅隙。


光明与黑暗相交而互织,
仇恨与本善繁浮相映。
人本生于缧绁,
但希望长存。


那又是如此一个幻梦:
是劳伦斯,是尼采;
是苏轼,是李白;
是苏格拉底,是奥古斯丁;
是亚里士多德,是爱比克泰德;
是轻音乐,是后摇;
是美,是善;
是虚无,又是存在。


这又是你,这同时也是我。
你可曾听闻我的呼唤?
我已无法言语,
任凭热泪于眉下,
在眼眶中徜徉。


但那幻梦的存在却又虚无缥缈,
仿佛若有形,
却又热衷于迫不及待地自我消散。


不,但这还没完,
我的血液未曾流干。
尽管朝阳已不再。
古往今来,
多少光芒已付作一洼泥土,
多少城隍早就作一漩水流。
我于此之中,
听人讲述那尘烟古旧,
用那瑽瑢之音,
重现泚笔之珛。


歌颂,歌颂,
唱人生之须臾,
戏蜉蝣之短渺。


但这始终无法阻挡,
我于迩来侘傺之中,
编织那爱与善的幻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