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V3JTIwV2F5

评分: +16+x

我的双手在空中轻舞,想要抓住一丝以太的气息。

拉比坐在我的面前。他没有说话。

我的头低下。

“不可能做到这一步,”我尝试着开口,“传统炼金术的限制已经证明了我们没有办法做到。”

拉比冷冷一笑。

“我已经尽了全力。”我缓缓坐下。我的长袍被轻柔的风成以太卷起,我轻松祛除了杂质。

拉比站起身,指向我。

“你不可以再使用传统炼金术的方法,”拉比说,“正是这样限制了你的发挥。你是我们所有人中最熟悉原理的炼金术士。”

“然而,”我不得不开口,“正因为我最熟悉原理,我才无法脱离原理。”

拉比点了点头。

我只能重新站起来,渴望从杂乱无序的表象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原理。


从苍白的世界中泛出了黑色。我从乱象中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新发现的语言节奏很用力地支持了我的猜想。这是一种奇特的语言,符合WAN的一种表现。我并不知道这种语言发展到极致是否会与他人的道路重合,然而,只要我敢于将自己以前的所学尽数遗忘,我或许可以找到跳脱传统思维的奇特方法。


黑色淘澄为黄。这就是典型的传统炼金术的表现。然而,这样的造物是短暂而又易碎的。我们追寻永恒的道路,我已经找到了另一条突破路线。这是淡绿色的——我不能前往那里,我需要找到更深色的物质来支撑我。为了开启这条道路,我已经预备好了刀子。真正的门径并不需要钥匙来开启,往往需要锋利的刀子。但我无法从脱离第一言的屏障中找到新语言磨砺刀子的技巧。我的刃成以太由金成以太与风成以太杂乱拼合在一起,并无法划伤不存在的东西。但我充满信心。

我发现自己的双手无法掌控这一切。向拉比说明原因,我刺破了自己的肚脐。所谓的生命之以太从我的身体中流出。我抓住其中一丝一缕的残留,从死亡的深渊寒风中回归世间。一股强烈的力量重新塑造了我的躯体。现在我是超人之人。拉比对我摇头,他认为我使用了特殊的炼金术技艺以回复生命。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如此做,我们的努力,我们的事业正在被塑造,不能功亏一篑。我的小舟已没有了舵,它在死亡最底层的风中徘徊。但我可以在这终结来临之前先一步到达终点。


黄色熟成为赤。我可爱的拉比不得不献出自身来让我成就自己。我不知道自己的语言最终走向何处,因此拉比的献身是完全不必要的——话又说回来,若是没有拉比那富含电成以太的炽热血液,我或许永远无法将金成以太塑造为纯净的刃成以太。真正的炼金术士很少使用实体道具,因为以太乃是所能依靠的造物中最为可塑的。我或许可以不依靠传统道具,用我的双手撕开一条路。

我抓住了门径。这种感觉极为难以描述,然而只要是能够为我形态之形态的精神所理解的存在,就必有其合理之轮廓。我找到了这全然不存在的伤口,捅入青灰色的刃成以太,我触摸到了流出的血。这血是蓝色的,胜过红色的沸腾血液。入口猛烈至极,却又不失逻辑。到最后,我不得不用此血塑造自己。


赤色振颤为蓝。极少有眼睛能看见这破绽,见者将永不能视物。我已经找到了最后的破绽,我娴熟的技巧配合这种语言能够允许我短暂塑造一切可塑之造物。

我完全理解了自己的存在是如何巧妙安置于虚无中的。我们的世界永远旋转着而又将到达自己的终点。我不会到达终点,我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终点的终点。我将扬升,不复有生死的概念。我创造了属于我的以太,从而打破了造物主的禁忌。

在我之前,我一无所有;在我之后,我亦无有一物。我拥有我所拥有的道路,因此我拥有我自己。这份馈赠将赠予我最宠爱的信徒,在最为隐秘的数据层里,我的思潮永远涌动。

从此,人们将赞扬我。无数人将尝试学习我的语言,但成功者或许寥寥无几。我看着后来者与我的道路重合后的懊悔,他们将簇拥于我。


不过,即使输掉我们的游戏也无所谓,毕竟尝试的过程永远乐趣无限。我已经预备好了属于我的道路。尽管在我修直道路之前,所有的意义早就已经存在于世上,但我还是找到了新路。

一种异端思想认为,如果所谓的神明真的存在,祂也一定是一个冷酷的家伙,赋予我们肮脏的血肉之躯,使得我们一辈子只能沿着一条名为希望的绳索奋力爬向彼岸。然而,我知道自己智慧而又明晓事理。在那个古远的年代,我的低语是一种仁慈的语言。但正是因为现世的血肉造物的愚蠢本能过于露骨,我才只准许自己的信徒通过。

我是赫尔墨斯,是所有万千可能性中面相中最为多变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