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幽城,幻真之殇
评分: +24+x

她划了一个十字,用干裂的手抓起了那水囊,这是最后一口水了……从此刻起,她将再也喝不到洁净的水。

她已经忘记自己在这异界徒步行走了多久。

她看向天空,半透明的蛇围绕着红紫色的太阳,太阳中心那漆黑的瞳孔如同墨汁一般扩散开来。夜晚即将来临。

她一边走一边祈祷,祈祷自己能找到那虚无的神,那名为圣女的飘渺存在。祈祷自己不会碰到化身为旋木雀的噩梦。

她祈祷自己能活下去。

在她吟诵着第七诗歌的第七音符时,她跪倒在地。她的目光触及地面时,她发现地上卧着一具残缺枯骨。那枯骨没有指骨,空洞的眼睛里只有淡漠的黑暗。

我是那失去纯洁的猩红之月,是染上黑色的污浊之雪,我被良知忘却,将弱者灭绝,我是那飞翔在无尽虚空中的鸟雀。

她看见鸟雀般的怪影从自己身体里爬出,鲜血飘向天空。她看见自己的灵与肉化为朽尸。她看见地面化为苍白的海,血雨自天空上落下。

她哭泣了起来,她不想死去。她要找到圣女,她要向那个每天给自己送花的男孩告白,她要活下去。

她眨了眨疲劳的双眼,幻像消逝于黑夜。她发现自己依然身处夜幕下的荒原,幽冷的月光洒在荒芜的大地上。寂静无声。

月亮瞪大了那蓝色的瞳孔,名为雪的天空之泪从天上落下。她胡乱啃了几口雪,麻木的嘴感受不到任何痛苦。她抱着渺茫的希望抬起头来,模糊的眼睛眺望着地平线。

她看见一座城市坐落在远方,幽蓝的灯光闪烁在黑色的塔楼上。

她挪动着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朝那城市走去,她感到烧灼般的痛感从皮肤慢慢蔓延到体内,她明白这是低温与饥饿引起的。

她朝那城市蹒跚爬去,每当她走动一步,那天空上名为月亮的蓝色眼珠就随着她的步伐转动。

突然间,她听到轻笑从遥远的城市传来,她看向那远方,笑声来自那闪着柔和光芒的塔楼。她低下头,然后也惊喜地笑了,她看见了一根条状的野果,从裂开的果皮上可以看到果汁。

她毫无犹豫的咬了下去,野果颤了一下,甘甜的汁液润湿了麻木的嘴。里面是坚硬的果核,她把果核咬成两段,叼在嘴里回味着果汁的余香。

她走进了那都市,迷幻的世界出现了她眼前,她闻到了那来自古代东方的幽香,在那由黄金和黑宝石铺成的街道上无口无眼的商人出售着自己腹中的精油。她听见那长有六翼的纯银歌妓,在千万条金蛇的簇拥中唱着华美的歌声。她看见了这城市的国王,身上披着用蛇女眼珠编织成的长袍。

国王朝她伸出手,天上的星辰化作宝石向她飞去,她张开双臂。

她张开双臂,拥抱着那梦幻般的场景。然后她抱到了一块冰冷的石碑。她环顾四周,繁华退散成灰烬,只有死去的城市废墟,残缺的塔楼上,一只由眼珠构成的小鸟发出孩子的轻笑。

她瘫软在地上,如同溺水者一般啃噬着另外一根野果,她吞下了果肉。她突然感到有点痒。

她再次看向苍穹,她看见异界画师用画笔勾勒出绿色的梦境,看见整个头颅都是巨大眼珠的诗人用模糊的眼睛看到了扭曲的幻影。她看到了那亵渎的华贵金牛犊,无数愚者围着它痴狂起舞。

赤裸狂野的美涌进了她的视野。由癫狂想象力构建的城市,上帝都因嫉妒而降下硫磺与火,目睹它的少女也被诅咒变成盐柱。维度错乱的奇异星空,绘出这画作的精神残缺者用枪打穿了自己的肚子。裂变的阴茎,融化在湖水与天空中的皇帝。躲在古堡中用铁处女作画的贵族,雕琢男童血肉的元帅。被火焰烧却的黑袍歌者,最后的绝唱让天空长出了七种颜色的手指。鸟雀形的恶魔,来自生命原初的躁狂力量那失去纯洁的猩红……

她呕吐了起来,她呕出的猩红撕碎了美丽的幻境。

她从雪中爬起,蓝色的月亮还在注视着自己和那孤独的废墟。鸟雀不见踪影,在这纯白的寒冷荒原,只有雪落下的声音。

她已经不再痛苦,她只是寂寞。

于是她轻轻的拿起野果,一根,两根,三根。

“要吗,这是我刚采的花哦?”穿着轻便皮衣的男孩拿着白色的野花,轻轻地说。

“我可不喜欢花朵,我喜欢冒险!”年幼的她故作潇洒的说。但是手却依然接过花去。

四根,五根,六根,七根。

“什么女孩子就不应该冒险……那些老古董根本不了解我!”依偎在男孩怀里的她啜泣道。

“我相信你可以冒险,你是我见过最不一样的女孩子,你什么都可以做到。”男孩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对啊,我什么都可以做到,总有一天我要找到名为圣女的神明。证明女孩子也是可以冒险的!”她高兴的说,然后就开始收拾食物和水。

她当时没有在意男孩的眼神,现在想来,男孩其实心里满是不舍。

她抱住自己冰冷的膝盖,开始啜泣。她没有抬起头,她知道关于男孩的幻象已经消失不见了。

于是她吃下了最后一根野果,熟悉的甘甜让她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于是她就倒在纯白的雪地里,她在白色的虚无里慢慢睡去。

天空,云雾,被用来自渎的圣像。

她看见了圣女,那些组成她的无开始重新化作新的无。

 
 


我的嗓子已经嘶哑,实在做不到大声喊叫了。

雪下得很大,足迹应该已经被雪盖住了。如果她没有躲在这个废墟里的话,恐怕难以生还了吧。

我继续在这残破的地方里寻找,我的靴子踩到了什么和柔软的雪不一样的东西。

我低下头,一朵干枯的白花躺在地上,几乎和雪地融为一体。唯一让它突出的东西,是花瓣上一滴鲜红的血迹。

我把手插进了雪地里,不顾烧灼的冻伤感疯狂地挖着。

然后我看见了她,她在雪地里,一只由眼珠组成的小鸟坐在她肩膀上。

“我找到圣女了。”她笑得像一个天使。

我扑向她,亲吻着她的眼睛。突如其来的,我看着她红润的肤色瞬间变白。

她浑身冰冷,早已死去多时,她的手上没有手指,断裂的手指都塞满了她微笑的嘴。

我后退了几步,撞到了一块摇摇欲坠的残墙上。墙壁塌陷,连带着一大块雪滚落到了地处。我看见在这被雪掩盖的坟墓里。千万具尸骨杂乱的躺在一起——

他们都没有手指。

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饥饿。我低下头,看见了十根野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