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文学报特刊》:《永恒的城堡2重制版》发售二十周年精品MOD推荐及赏析
评分: +46+x

在《永恒的城堡2重制版》(以下简称EC2R)发售15周年的官方公式书中,统计了多周目玩家们为何乐此不疲地一次又一次重返费忒亚海域进行冒险的原因,而”Mod"这一回答惊人地胜过了游戏本体剧情内容,占比50.32%,位列第一。而EC2R这款画面即使是在15年前也不算出众的作品,其热度如此长盛不衰的原因除开其本身剧情的卓越,亦要归功于制作组FlukE对模组制作的开放态度以及与玩家社区之间的积极互动。
今年,EC2R将要迎来它的第20个生日,出于以上所述,并考虑到现有的EC2R本体剧情赏析的数目之多(以及质量之高),笔者选择从另一角度出发,以EC2R这20年来出现的部分优秀剧情向模组作为主题,愿能展现出这由广大EC2R爱好者在基石之上所构建的另一世界。

本文包含部分对EC2R剧情与相关模组剧情的剧透,请谨慎阅读。


更多选项!(More Options!以下简称MO)

作者:崔斯特·黑刃

节选:(MO内的新增选项已加粗以便区分)

火苗闪烁,你抬起头,盯着那颗哭个不停的块根,再转头,发现格赖雅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你身边,披着那张旧地毯,满脸倦意。

”讲个故事,老大,“她打了个哈欠 ”我小时候在马戏团表演里见过这东西,塔里块根会吃掉书,卷轴,法师的咏唱,没人知道为什么,但它们嗜食字词。讲个故事,让它吃了,起码别让它这么乱嚎下去招来其他东西。“

你又转头看向那坨皱着脸皮的块根,开始搜肠刮肚。

1.费忒亚传统故事

只要你有父母,亲人,远亲,随便什么肯照顾你的人,又或者臭水塘里捡来的故事书,你就肯定知道这个。

”——于是那只龙沉到了水里,但是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大海也没办法装下它,所以海面就这样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淹过了贪心的国王的铁城堡,淹过了坏心的男巫师的铜房子,只有小矮人在山顶上的家没被淹没,不过那时候群山已经不能算是山,而是一个个小岛了,而世界也就成了这般样子,直到现在。“

你抬起头,那颗块根安静了下来,格赖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2.你自己的故事

你还记得,从宁戈要塞出发,一路走到这里。

你谈起艾朗湾和黄昏时那些盘旋的色彩,你谈起诺厄,张大了嘴的人们被倒挂在空中,你说起斯提夫斯城堡上空的那场战斗,你说起忒兰广场的正中,法师激战恶龙。

直到黎明第一缕光辉盖过营火,你才意识到自己讲了多久,块根早已沉沉睡去,而格赖雅望着火堆,眼中光茫如余烬闪烁。

3.让格赖雅来

”我吗?好吧,别抱太大期望。“
”——阿斯兰,请原谅我,阿斯兰。”她轻声唱着,块根在罐子里微微颤动,这是在应和她么?你不知道,你也不想多想,至少享受此时就好。

4.(前置条件:种族:蛮人,野兽人,鲨化鱼人)
讲一个狩猎故事

”‘俺要劈烂你这杂碎的脑壳!’巴戈比发出一串长嚎,把石斧从腥臭的肉堆和黏液里拔出来,又一次砍下去,又一次,又一次,骸蛇在沼泽里痛苦地翻滚着,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卷倒了树干,粘液和鳞片散的遍地都是,它想把他甩下去,想把他碾死,但每次巴戈比在飞到半空中前总能把缠着链子的斧头嵌进它的肉和骨头里,然后扑回去继续啃咬这坨烂肉,缠斗了一天一夜之后,巴戈比在这堆烂肉山里翻出了臭烘烘酋长的狗牙头盔。“

你手舞足蹈,夹杂着对野兽和巴戈比本人嚎叫的模仿,很难说块根是真的不想哭了,还是被你吓到了。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安静,恐怕一并被吓到的还有树林里原本伺机而动的野兽。

5.(前置条件:完成了诗人之城任务线)
兑现你对那个法师…或者说诗人(又或者,疯子)的承诺

起初是字,然后是词,最后就是言语和一切,承诺是地基、桥梁和城墙,流言和传闻飘动着窃窃私语,他们把谎话埋进水里酿酒,把无意义的杂音扔进缝纫机中编织,赞美和贬损种进地里,河道旁到处都是腰间别着凿子和卡尺的工匠,等待着未经雕琢的大块文字顺港口运入内河,还有那至美的比喻庭院……你看到那块根的头上生出一根新芽,卷曲着指向一个美好的地方。

6.(前置条件:吟游诗人,剑吟者,小丑)
这可难不倒你

班洛的长诗还是菲永的短剧?威廉娜夫人的童话?基斯塔的小说?艾格的咏唱表演你也在行!布吉的滑稽戏你也不差!这些故事就是三天三夜你也不一定……他们什么时候?好吧,自我陶醉也是一门必修课。

7.(前置条件:咏唱学专精1以上)
清清嗓子,开始准备练习。

三个小时以后你揉搓着喉咙,逐渐理解为什么那个术士会开高价要这东西,它对咏唱的词法,语序和情感的要求极其严苛,尽管你无法确定它的标准,但咏唱学界至今的”标准“亦是模糊且难以普遍应用于个例的,但这个块根可以让你找到最为畅快的发声方式(尽管练习过程痛苦),你开始考虑能不能跟那个术士讨价还价一番了。

(咏唱学专精+1,任务目标增加)

8.(前置条件:智力小于3或精神异常度大于9)
《歌》

玫瑰淋在石头上的泼皮厨娘!
卡纳,海蟒段的音符悲伤地跳动,
就像肉行车挥动老树!

你举起罐子晃来晃去,啊,啊,那东西哭了。

推荐语:MO如它的名字一样,没有加入任何新的mod独立任务线,而是在原版故事的架构下加入了数千个额外的选项,不少都不一定有什么用,仅仅是与npc闲谈时多出的三言两语,有一些则是出现条件诡异到直到爱好者解包才发现有这种选项,还有不少是给一些略显逊色或者只能好坏二选一的原版任务更多的解决思路与条件,这种做法使得MO如此完美地改善了游戏的体验但却又不会显得突兀,真实性就是对MO最好的总结,更多的选择提供了对这一世界更多的侧写让其变得更为多彩。

(另,MO几乎完成了ER2C原设计中废弃的傻子/疯子路线,同样值得一试。)


玛格

作者:阿尔克脊髓罗斯

节选:

甲板晃的太厉害了,你靠着望远镜反复辨认,才从翻涌的海浪和乌云中找到了那个起伏的光点,奇怪的是当你终于找到它的时候,原本模糊的视野也清晰了起来。让你看出来那根本不是什么光点,是个大活人——在风浪中漂流,无衣蔽体,除开腰间别着的那个发着光的东西,你只看得到一头过长的黑发四散飞扬,脚下踩着木板和和海藻,你觉得他(还是她?)疯了,但你知道要是个疯子早就死了,你又想向她呼喊,但狂怒的风封住了你的口,吼叫的浪稳住了你的腿,你想理解眼前的这一切,而他接下来的行动又让你放弃进一步的思索,她开始起舞,跃动,仅一顿足,那块破木板就像长在他身上似的从一个浪尖划到另一个浪尖,她轻轻跳起,就能翻过那些能让港口多出一打寡妇的巨浪。旋转,腾跃,他把手轻轻伸入与她并行的海浪之中,挑逗着,而海泽的愤怒也因此愈发强劲,水手们哭嚎着用缆绳把自己绑在桅杆和船舷上,本沉睡在海底的沾满了藤壶和海藻的废弃物随着水龙卷飞向天际,但是那些浪花却仍旧沾不湿他的秀发,无法扰动他的身影,你看着,你感觉的到某种更深层次的愤怒在云层之中酝酿着,她也知道。

所以他跃向苍穹,奔向雷电。

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刻,奔涌而出的闪电撕开云层,日光从裂缝中散落而出,照亮了一切,但仍不及那蕴积了整篇海的愤怒的电而闪亮,那电光撕裂了声速与时间,如一千只军队劈斩向下而去。而他,只是取出了腰间的那个闪着光的,不起眼的玻璃瓶。顺着光,你才看清楚他的脸,平静,温和,咖啡色的眉毛下双眼微闭像是小憩,直到与那雷电肌肤相触时才猛然睁开。

你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突然知道,他叫马格努斯。

直到雷声传进你耳朵里你才惊醒过来,而这雷声消逝之后。万籁俱静,水手们挣扎着从甲板上爬起,顺着你的方向,看见他立于海面中央。

而你大喊他的名字。

推荐语:玛格有着EC2R早期MOD所突出表现的独立故事线,但却又不像众多早期MOD一样完全脱离于游戏本体之外。Mag最为吸引人的便是这种游离感,从海面之上的偶然相遇开始,名为马格努斯的神秘人就像一缕游离在织机之外的线一般飘浮于玩家的故事外,但却又不时交错缠结点缀其中,值得提到的是Mag内没有任何“任务要求”,玩家可以去主动追寻他的踪迹,亦可以顺其自然等待着两条轨迹的交错,等待着在你快要忘记这个故事的时候却瞥见他站在埃温集市的门口,你不熟悉他,你不知道他的性别、年纪,他的过往模糊不清,他现下的目的迷雾笼罩,提起他的NPC总有无数个称呼他的外号,队伍里的各斯坦认识他却只字不提。而你,知晓他的名字。


皮埃塔的清单(整合:厨艺+、帕台农考古学部、格赖雅的温室、建筑学、渔历异界相谈)

作者: JJJ,银树喷泉,克莱因瓶骰,血战结束症候群,H·D·B,FlukE工作室

节选:

宴会进度(17/23)满足那些野蛮的来客(未完成)

请帖上的“肉桶豺狼人强盗团”实际上成员不仅限于豺狼人,据可靠消息还有牛头人、灰矮人、一堆狗头人、兽人、和兽人的座狼、和兽人的座狼的刷毛地精、和刷毛地精的孬布拉跟班们、离群的蛇人、巨人、还有巨魔,哦对,还有豺狼人,实际上,起这个名字只是为了纪念强盗团的创始豺狼人格霍,实际上,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强盗而是受埃汉特招募做雇佣兵生意了。实际上,要喂饱他们的你麻烦大了。

任务交付:

肉,大堆的肉,一整只肥猪对半劈开,定下基调(我们喜欢肉),一半烤熟,表皮酥脆金黄,切成拳头大小的肉块(烤肉不错),另一半不须处理滴着血奉上(但还有不少家伙喜欢生的),熟肉块旁摆着烤野猪腿和牛肋排(握着骨头啃很开心),肉卷、肉酱和杂烩炖锅旁边的大碗里一半是岩盐一半是野菜、奶酪和洋葱(适当的菜色,自选的调味),生肉区一定程度上简单了一点,更多的是与屠宰场和传送门有关的协商,还带着体温的牛心(美味),冰水里浸着的鲜鱼和牡蛎(海里的、河里东西我们也吃),脑,肝、肺和某种被压力搅和成肉果冻的深海海兽杂乱摆在一起,调味料是从伏港运来的海豹油和鲸脂(有个北地巫师请我做客的时候吃过,这辈子都忘不了)。最后是成桶的麦酒,果子酒。

巴提摩拿爪子清理着齿缝间的肉筋和骨渣,看着摩提巴努力地拿牛心去刮罐子里最后那一点油脂。食人魔巫师的两个头终于在这一次达成了共识。“你出师啦,小家伙。””这点我同意。““天啊,你要是连摩提巴那张嘴都能满足,相信我你可以去地城里开饭店了。”“你为什么老是只说我贪吃?””要喂饱一个强盗团再加个十倍就够了。“”你忘了老石牙了?巨人的饭量越老越大。“
”记得再加两头牛,往所有洞洞里塞上奶酪,石牙他最喜欢这样。“”你还是没说为什么只说我贪吃!“

园艺进度(11/39) 格赖雅的要求(已完成)

你回到温室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这地方了,”相信我,老大。“格赖雅的声音从一串望远镜、透镜和某种黄铜定位装置组成的复杂仪器后面传来,”我让你置办的那堆东西都是有用的。“

”一开始我以为皮埃塔只是想随便要点漂亮花装点他的坟头。“她不知怎么又出现在那台机器前面,从袖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朝着机器块水晶透镜上包着的桦树皮刻了起来。“那清单我一直是干完一项才看下一项,工作习惯。等看见琥珀芽的时候我才感觉出来不太对劲。”她又消失了,你看向那块树皮,上面刻着一列符号,形状柔和古朴。

“那个意思是天象仪。刚才说到哪儿了?”她边说边挥手,招来一团火精“算了,总之我细看了一下清单后面的涉及’园艺‘的部分,我得说非常的有……挑战性。“她把手中红热的印章按在石堆正中的晶体上,留下一团跃动的痕迹。

”’精粹‘。这是蓝沼语,我在所有仪器上都留了。哦对,蓝沼,我想说的东西有点多,如果那地方还存在的话我会带你去看的,园艺学其实是门综合学科。“她在插满铜管的土堆和吊篮间辗转,语速越来越快,”一群人曾经在那片富含营养的海战坟场里探求,养料、矿物、自然法术、天文、嫁接、精炼、费忒亚生态系统、巫术,探索意识旺盛,道德观念较为薄弱……“

平日懒散的野精灵站在她的工坊正中,前所未有的神采飞扬,因为兴奋而前言不搭后语,你往着她血迹未干的左耳和戴到了手上的耳环,从言语风暴中提取出来两条有用信息:

一,清单后半仅是奇珍之物,七条喉管的蛇草,引潮的月铃兰,金属界门的计时树……

二,她现在斗志勃发。

钓鱼进度(75/99):褐斑沙丁鱼。天使眼的故事/闲聊/废话进度(102/?):阿迪乌格攻城塔大战

推荐语:“你甚至可以在EC2R里_”之梗的由来,诚实地讲,EC2R原版中的”生活杂项“系技能及其文本不知为何非常的,可有可无,基本处于删掉整个系统也对游戏体验毫无影响的状态,而在发售后6个月厨艺+便横空出世,拯救了FlukE组不发达的味蕾并给予了玩家们一场文字盛宴。自那之后涌现的各类生活系技能修正mod足以看出玩家们对此处缺陷的”怨念“之深。于是在某个时间点,制作组联系了以上所列mod的制作者,历时两年的讨论、修改、删补,最后公布了《皮埃塔的清单》,以EC1中给广大玩家留下了(痛苦)印象的侏儒城主皮埃塔的超高价悬赏遗愿清单为出发点,玩家回到了贡特,这座费忒亚最为喧闹、繁华的柱门之城,靠着一身本领去帮助皮埃塔布置好他的葬礼庆典(抑或是满足他的恶趣味和宝箱怪收集癖)。尽管其流程多为传统的材料收集合成交任务升级,但在FlukE与诸位mod制作者合作之下仍旧完美地将故事完整且完美地串行了起来,也是费忒亚海域风土人情的一次极大补充。

(考虑到篇幅问题摘录了其中呼声最高的厨艺+与温室,但此处出于私心列入了渔历异界相谈的一小部分,这位同样是EC1而来的老朋友,穿梭于诸界域的吟游诗人兼话痨:天使眼的诸般迷思,杂言,废话和故事确实只有在你挥杆等待的时候听起来才别有风味。)


浸透

作者:金葛城美里

节选:

你的手臂从酸痛变为麻木,颤抖着把最后一具尸体推下去,可水面仍旧毫无波动,平静地展示着它的饥饿。

“还不够”水对你说,海对你说,平面之下的某些东西对你说。它们吃了那么多,但还不够,无论你填进去什么,水面都只会上涨,上涨,啃啮着你脚下的船板,吱呀作响。

你把桨也扔进水里,所有桨,帆,桅杆,木板,你是怎么拆动一艘船的?水手呢?只剩一块木板和你了,还是不够。

你跳进水里,沉进水里,喊叫,低语、嘶吼出你所知道的每一个秘密,密码,藏身处,誓约。死去的话语盘旋着,环绕在水中。

你切开了你自己(那把刀什么时候在你手里的?),从胸口正中直到肚脐,而那巨大的伤口在吐出血和内脏之前就从你的身体上脱离了出来,像条蛇扭动着,挣扎着,像只上钩的鱼,又或者它已经上钩了?水中浸透着死寂,你感觉到你与那伤痕一齐被拖入海底,还是你和那伤疤正在将某物拖上海面?你是溺死了?还是回到了水面?这里天空碧绿,而水色湛蓝,几片纯白的小岛立于其中,一对母子身着华服,装点着贝壳和藤壶飞过你的面前。一位渔夫捡起你的伤疤,把你放在船底上。

推荐语:一个朦胧的故事,有关溺者,战争,天大之误,海面下的饥饿,一切都是如此清澈地展现在你的面前,但你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的诡异感,空气与血,在这座平静的小村落里跌跌撞撞,探寻真实与幻境之间的界限。值得一提的是,从设计上玩家注定无法一次探索完浸透的全部内容,而作者在多周目体验的设计上可谓是巧思频出,无论你第几次来到这里,无论你多么笃定地相信自己的记忆与眼前之物的印证,真相却常常变换不停,像是村子上空漂浮着闪烁出七彩光芒的假气泡。


“残局”法术锦标赛

作者:nomoresummonfiend

节选:

“能想起来用侦测邪恶和抵抗邪恶这一点我很感动,出于感动我也可以透露一下这些魔像都是自主供能的,墓穴内不存在任何远程施法者或者操纵者。镜影术的思路正确但是时机错了,这里的空间和他们的攻击范围不足以支撑你活到放出下一个法术。棺材里那根法杖确实可以直接突破金刚石魔像的豁免等级但是你真的觉得同时跟多个魔像肉搏是好主意?哦对啊我们有这么多防护系法术可以用啊哈哈哈哈哈——说这话的那位请重新审题然后滚蛋,当时闯进墓穴的那个法师虽然莽撞但观察能力可比你强太多。什么?法杖附加的召唤术,那个其实是个烟雾弹,但又不是,召唤出来的杂鱼只能拖延时间,而这也是这一幕的要点,很可惜你们大多数人都在着急忙慌的准备着自己明知对付不了魔像但是想’碰碰运气‘的法术。实际上按理说这么多人碰运气也该成功一个了不是吗?原因难道只是’运气不好‘么?这个陵墓残局及其设计者专门对付相信运气却无视事实的聪明人……说到运气,你们觉得杂鱼狗头人能在魔像未启动时敲坏一小块也是运气么?你们有仔细看看被敲碎的表层下面是什么吗?“

推荐语:作者据传是一位现居住于博德之门的元素巫妖,而更令人惊讶的事实是作者没有在本mod内没有加入任何存在于它所居界域的现有法术,而是以一位专业施法者的角度对EC2R的法轨与法术层级进行了研究(且据说与FlukE组进行了相当多的讨论,手段未知),最后推出了这份众多法师与施法者角色玩家奉为圣经的mod,九十余个残局(据说部分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些是纯粹无暇的战术博弈,有些则是需要细致入微观察的解谜与推理,还有作者本人对于法师这一职业的感悟(与牢骚)。

(另,据说本mod被不少法师学院修改后作为教材使用,作者联系笔者希望能借本期专栏发布一则通知:使用mod内容前联系作者乃是基本的尊重。

(专栏作者:阿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