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
评分: +23+x


Allen是一名研究员。

他刷牙,洗脸,驱车到达单位。

桌子上平躺着一份报告书,这是他今天的任务。

他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中午在自助售货机拿了三袋饼干,带回位子上大口地吃。

下午继续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哐当”一声,一杯咖啡洒了。他没在喝咖啡,所以就没管。

晚上下班,他忘了关灯。

走进电梯,发现电梯坏了不动,于是他径直走下楼。

交了停车费,他驱车回家,刷牙洗脸睡觉。

Bella是一名研究员。

她刷牙,洗脸,驱车到达单位。

今天她到的有点晚,昨天她用的车位没有了,所以去地下室找了一个。

桌子上平躺着一份报告书,这是她今天的任务。

她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中午在自助售货机拿了一罐八宝粥,大口地喝着。可惜她想要的饼干已经没有了。

她的工位旁有一些饼干屑,但是比起这个她更喜欢打个盹。

下午继续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哐当”一声,一杯咖啡洒了。她没在喝咖啡,所以就没管。

晚上下班,她忘了关灯。

走进电梯,发现电梯坏了不动,于是她径直走下楼。

交了停车费,她驱车回家,刷牙洗脸睡觉。

Clandestine是一名研究员。

他刷牙,洗脸,驱车到达单位。他的车子抛了锚,晚两个小时到。其实停车位也早就没有了。

桌子上平躺着两份已经完成的报告书,他需要进行一次审核。

他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好不容易整完,自助售货机里面已经啥都没有了,他只能空着肚子。

下午继续打开电脑,敲着键盘。

他的咖啡洒了,洒了就洒了呗,今天真是不顺。

晚上下班,他忘了关灯。

走进电梯,发现电梯坏了不动,于是他径直走下楼。

他搭自动公交车回家,已经是深夜。

Derek是一名研究员。

他刷牙,洗脸,驱车……天哪,他没注意撞上了一辆抛锚的车。

本来他以为碰撞很轻,结果安全气囊弹了出来。

他有心脏病,这样的惊吓对他是致命的。

“药……药……”

他就这样死在了车里面。

Zealor是一名主管。

他刷牙、洗脸,驱车……突然看见了汽车的残骸,他急刹车停下,在残骸周围摆上显眼的标志。

到了单位,已经是下午。

他在落地窗前踱步,望向那再寻常不过的红色天空和五角星形的太阳。

晚上下班,他扫走饼干屑,拖掉咖啡。

这样他就不会滑倒,让鞋底沾满脏东西。

他把灯关上。

走进电梯,发现电梯坏了不动,他贴了个标签,“别坐!”

这样他明天就不会犯同样的错。

交了停车费,他驱车行驶在路上,早上的标志让他绕开了残骸,于是他回家,刷牙洗脸睡觉。

他们是什么?

他们?不。只有一个,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