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钝的麋鹿,愚昧的人
评分: +16+x

  客人与他的妻子正端坐在一间高档的餐厅内,两人谈笑着。客人身着华丽的橄榄色礼服,手上端着一个酒杯,里面灌满了威士忌,他抿了一小口,眼睛没有丝毫离开过自己的妻子,今晚的她过于迷人。妻子同样地衣着华丽,为了今天她特意挑选了这件衣服,光鲜的后背引来了不少人注目,雪白的皮肤如琼脂般,轻柔,嫩滑。客人正和妻子享受着他们的二人世界。

  客人从衣服里掏出怀表,正准备挥手。一位服务员缓缓的向他们走来,脸上堆满笑容,双眼眯成缝状,也许有人会疑惑他是怎样看路的。他恭敬地问道:“您点的菜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为您上菜吗?”客人点点头,服务员微笑着退下了。

  不久,一辆餐车被推上来,服务员娴熟地掀开盖在餐车上的布。客人仿佛正在欣赏惊奇的魔术般,眉毛轻微地挑动,他的妻子也做出同样的举动。餐车内,一只畸形,矮小的身躯正缩在角落里,用它那白色的瞳孔紧盯着坐在餐桌上的人,眼神中流露出期待,与对未知的恐惧,对比起来,前者占有更多。那是Tim,本该呆在深海的居民。


  Tim从他那蜗居的小洞里爬出,这是他的荣光之日。因此他费了不少时间清理自己的鳞片。他用双手,应该说是两只蹼摆动着,建筑的风格随着深度改变着,越往深处走越靠近他们的庞大的海底城市,这些生物即使智商不高,但他们却拥有着和其成反比的科技,如同神赐一般。Tim感到十分惊讶,明明不久前还不是这样的,城市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繁华,这无疑让一个从贫民窟出身的Tim感到十分激动。

  Tim一族早在上古时期便生活在海里,那比人类的出现要早得多,他们超越了其他海洋生物,长出四肢,但仍保留着鳞片和鱼鳍,他们拥有着较高的智商,他们的一部分爬上陆地,并在上面生活,久而久之,人类便诞生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进化路线产生的文明也截然不同。由于他们乱伦般的繁衍,导致子嗣普遍畸形,他们繁衍的速度极快,生长周期极短,代谢的缓慢使他们成为传说中的不死族,除非受到暴力伤害,它们基本不会因疾病或衰老而死亡。因此他们的身影遍布在海底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并且他们没有什么天敌。可能对于其他海洋生物来说他们吃起来并不好味。

  他们一直保持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甚至大多数人连人类的存在也不知道。正是这种愚昧,保守的生存方式令他们如同生活在世外桃源,这样的美好一直持续到今天,直到人类科技远超于他们的时候……

  举行祭祀的圣殿就在眼前,Tim小心翼翼地前进着,生怕惊动到藏匿在黑暗中的圣灵。他前脚刚踏进大门,族人们便将目光投向他,数万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他无法移动,甚至呼吸也凝固了。他感到恐惧,那空洞的鱼眼仿佛要将他看穿,将他的灵魂从头到尾打量一遍。Tim很快克服了这些感觉,他在族人们的注视下走上祭坛,一位老者已经等候多时,他同样拥有着空洞的鱼眼。族人们似乎将灵魂献给了恶魔,现在正要将他分尸,他的内心是这样想的。

  仪式开始了,Tim本想发表下自己的感言,但毕竟这不是得了奖,还是算了吧。这种仪式每年都举行,但不知为何中断了一段时间,但如今它再现了。Tim会想起儿时听大人诉说的神话,那场景,和现在一模一样。从海平面照射下的光束,笼罩着Tim的身体,他闭上眼睛,准备和神结为一体。这光仿佛变成了实体,拉扯着Tim,他在意识消失前唯一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往上…往上……


  Tim在未知中醒来,他全身上下都痛极了,像被人揍了一顿。他的四肢被固定住,四周漆黑,Tim感觉到晃动。强光像Tim射来,他感到浑身干巴巴的,这种感觉可不好受。几位高大的身影围着Tim,他十分不解,他应该已经和神融为一体了才对,当然,他的愿望即将要实现了,从某种意义上…

  客人望向Tim,眉毛轻微的上挑,“这就是你们所推荐的佳肴吗?一只小怪物?”“没错,这是本店的特色之一,这种来自海底的奇异生物再加上我们特级厨师的烹饪,绝对能让您体会到味蕾的刺激。”服务员微笑着说。“好吧,那这家伙还是活的,你是想让我生吃?”“当然不是,我们的厨师将为您现场烹饪。”

  餐车上的盖子被打开,Tim的头顶被固定着。一位厨师拿出一把精美的小刀,先用手抚摸了一番,然后将Tim的头皮剥了下来,手法十分娴熟,绿色的体液缓慢地流出,洁白的颅骨展现在客人的面前。客人纹丝不动地欣赏着烹饪的过程。

  紧接着,另一位厨师拿出一只精美的锤子,轻轻地将Tim的头盖骨杂碎,骨骸散落在餐车上,随即便被扫走了,餐厅的保洁是十分重要的。Tim的大脑露出来,鲜红,诱人。Tim感到剧烈的疼痛,尽管他如何挣扎,餐车纹丝不动,他只能痛苦着等待着一切的结束。

  服务员端上几种酱料,让客人选择,厨师舀起一勺热油,往Tim的脑子上一浇,再倒入刚刚客人选择的调料——辣椒、麻油,再加上一点酱汁。香气扑面而来,客人与妻子早已垂涎三尺。厨师递出两根吸管。客人与妻子接过吸管,插进Tim的脑组织。Tim承受着如同开颅手术般的痛苦,不同的是他是醒着的。尽管他很想,但他已经无力挣扎了。客人与妻子尽情地吮吸着他的脑髓,柔软爽口,再加上配料的调制,这无疑是一道佳肴。Tim的意识早已模糊,他不再试图挣扎,而是选择等待着死亡的到来。服务员微笑并感到欣慰地看着这一切。客人拿起桌上的银质勺子,一勺,紧接着一勺。几勺大脑入口,用舌头轻微地搅动几下,便化在了嘴里,就像热豆腐一样。片刻之后Tim的脑组织已被挖空,只剩下空空的躯壳。

  客人与妻子手挽着手走出了餐厅,Tim在精神上和他们化为一体了。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居住在海面之上的众神将恩泽撒向海底,撒向海底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神的庇护包裹着Tim的所有族人。它们所需付出的,仅仅是像Tim一样的发育不全的,早该被淘汰的异类。面对愚昧,神们自己也缄默不语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