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尘
评分: +57+x

烟云有如幕布遮盖住天空,潮湿而粘稠的空气自高空坠落,滑入周遭的清冷之中。

牢狱之外的松柏林之中环抱着一座墓园,白色的墓碑之上往往有深刻的风化痕迹。而那些长眠于此的人,他们仍在死去。

逐渐死在他人的记忆里。

形象逐渐模糊,皮肤逐渐苍白。有关于他们的一切过往——性格,言行,他们为这个世界留下的感知和记忆,逐渐有如劣化的油画颜料般,从名为脑海的画布上剥离脱落。

随着铭记他们的人最终亦在烈火中烧却殆尽,成为一捧灰烬,他们的过往为焰,渐散于风。

他们再一次死去,死在他人的记忆之中。

墓碑或许可以替代并不可靠的记忆,在白色的大理石上蚀刻出他们的生卒和过往,荣誉和勋章,留存于世,任由风化侵蚀。

然,人有生老病死,物有成住坏空。终有一日,随着空气的流动,日月的轮换,所谓碑像亦会崩溃化尘,归于土地之中。

所谓寄托于物,不过托诸尘土罢了。

仅仅是寿命远迈于常人,便称之为永恒,未免有些可笑和荒谬。当墓碑溃散,刻痕模糊。

他们再一次死去,死在坚硬的墓石之上。

谓之人,不过悲,欢,离,合。

尘归尘,土归土,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那云遮雾罩的天幕之上,是浩瀚无垠的星海,是由星尘汇聚的清泪长河,是由无数生死构成的川流。是时间,是熵力,是死亡,是根源沙漏之中的星尘沙流。

是她们,构成了生死的循环,一笔一笔勾勒出宏伟超然画卷下的一处处精妙图景。是他们,赋予了寰宇几丝浪漫,在冰冷而庞巨的太空之中一点一点汇聚出瑰丽而夺目的一颗颗恒明星辰。

你我的所有躯壳和血肉均来自于某颗业已消逝的恒星,每一根手指,每一块骨骼,乃至每一个细胞均来自漫漫星尘。

忽视时间,熵力,死亡,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因为你我即是他们本身。

即便命陨今朝,身后遭人遗忘又何妨?逝者不过归还为茫茫星辰,于万古之后化作照耀他处天际的灿烂诸阳,化作漫游宇宙的不息旅者,化作守望苍穹的细烟微尘。

不过是自星尘中来,归往星尘中去罢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