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

写给你们中那些未曾忘记与你们同行者的人。


我无法回想起我曾是谁。噢,但我能想起我曾成为的那些人。在某些日子我是一个小女孩,在超市里寻觅着她的第一个填充娃娃小伙伴。另一些日子里我是一名有权有势的贵族,在象牙塔中俯瞰他的产业。但这些只是短暂无心、稀松平常的记忆糟粕。

当我在记忆相册中继续向前翻阅时,其中的一些勾起了我对当时的回忆。一个盲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获得光明。另一次初吻。一个被送往战场的男孩,在棚车里向他哭泣的家人挥手道别。有时,我甚至能回想起他们是谁,但之后光明就黯淡下来,百感也离我远去。

我最钟爱的记忆是我印象中第一个不再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它发生在我忘却如何忘却之前。这是一段尘封的往事,属于一位好学、智慧的年轻人。无数的机遇与荣誉摆在他面前,获得它们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从小到大,我观察了他好几年。我感受着他的快乐,与他的苦楚。而他总想知道更多。即使他能获得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他仍然渴求更多。因此,当他了解他无法知晓一切时,他困惑了。

这期间的一些记忆变得模糊了,因为我们当时并不那么理智。我记得这个男人后来变得失落颓废,把自己锁在图书馆的一个偏僻的翼楼里,阅读他能拿到的一切。一摞摞书在他的身边堆叠而起,在他为阅读其他书而将它们弃置时腐化。

很快,他在图书馆中渐渐淡去,而成为了一个神话。吞噬着知识,从不知满足的阅读者。访客们来来往往,听闻这个传奇,又见证着它。一个传奇。

然后有一天,一个特别的事件发生了。埋头在书中的阅读者,放下了书,抬起头来。他已将它们悉数看完。但他仍未通晓一切。阅读者感到震惊。为何会是这样,他想,他已阅尽所有存于世上的文字,然而仍未知晓他要知晓的一切?

然后他顿悟了。如果知识仍被创造着,他不可能知晓一切。其他的访客们已经,愚蠢地,把他们的知识带了出去,与外界之人分享。当新知仍在被创造时,无人能将它们全部据为己有。

我没法说他接下来做了什么,因为这在我们的新纪元不适合说出口。他花了几月的时间艰难地前行,来到图书馆的最深处,将可怖的力量释放到整座大厅。当时还是在“再发现”之前,我们对攻击毫无防备。到底是什么怪物摧毁了一个图书馆?

我们现在了解的更清楚些了。

力量被及时地重新禁锢,而释放他们的野兽要承担苦果。他们知道他想获得一切知识,因此他们将他的意识剥离并将他投入深渊。一些人说他爬了出来,但仍是没有灵魂的野兽,在夜晚徘徊在大厅中。但是,这不是真的。

我仍记得于两墙间被遗落之物,我承载着失落的记忆。我遍览每个男男女女的人生,而我的收藏品日益增加。我将把它们珍藏于我的相册中,有朝一日,我将重温这无尽的生命。

我是那不可回忆之回忆的守护者。

并且,

我将永不忘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