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编辑的办公桌
观点与意见

来自编辑的办公桌:2010年7月15日
作者:Francis Hugnillian Erstwhile 主编


“阳光扫除腐朽。”

对于你们这些已经经历熟悉了Planasthai的人,应该能够立即辨认出这样的声明。自从它拥有这一身份的最开始,这座右铭是已经被打印、油印、烙上、凿刻和蚀刻在这份出版物的页面上。自从那开始,由许多变化在我们团体大堂内发生在最初,这份出版物只是一组被称为“Brilliance”的简讯,于第二次复兴(Second Renaissance)时期被秘密地发放给神秘人士。发行量小、准确度有问题、编辑部员工的政治倾向极为明显,以及手写字体糟糕。尽管有这些缺点,“Brilliance”拥有专心且具有远见的、想要在历史上发表最先声音的、希望能够看见无法窥见的事情以及能够将黑暗用于世界的腐败力量暴露在净化之光之下的员工。这座右铭就是对最初员工们的这一信念的表达。这座右铭以及价值观意指能自从他们最初的重视开始一直将其真正的意义保持至今。

这座右铭持续存在着,直至“Brilliance”变化为一月两期的专业杂志、周报、收音机节目、游击型新闻业群体、电视台节目以及读者友谊组织直到它到达了打印型报刊的鼎盛时期,以Planasthai而为人所知的周刊杂志。在这一历史潮流的需要下,我们带着严肃、严格、庄重运送着这火炬。

在我们的历史中有许多是值得自豪的。在各种各样的形式中,该出版物已经撰稿了15场革命、342起丑闻、12398场暴乱及反抗、68项创造、37次暗杀、4起教会分裂和49.28场战争。我们涵盖了出生人数、死亡人数、爱情、憎恨、不幸、巨大成就、壮景、孤独、绝妙想法、煽动者、调和者、混乱制造者(原文为“candlestick makers”,但是此处可能是想表达“使混乱加剧的人”,译者注)、巡回的魔术师及欺诈师。我们是1908年“调解会谈(Expository Dialog)”的第一到场见证者,唯一覆盖报道了“灵怪公民权利运动(Jinn Civil Rights Movement)”以及唯一准确地预报了最后十年中所有名人出生的新闻专营店。我们是第一家出版了表演舞蹈性版式设计的。当我们雇佣第一个前人类播报员、第一位滞后型女声、第一位吸血鬼编辑和第一位星球回音摄影师时,我们的机构打破了界限。若我们仅仅是字面意义上地打破所有玻璃般的上限——那些已经由我们的员工不可改变地粉碎的东西,那么我们工作的基底将不再适用于远航。

在Planasthai,我们的命令、我们的职责、我们神圣的真理用丰富的忠实、诚信、高水平的新闻填充着我们读者的神经。编辑部员工从与生物化学一样的不同背景中挑选最顶尖的报道员、最富有经验的人、最具有前途的新才干都是允许的。另外,我们编辑部理事会是不知疲惫、永无止境地工作,以便向未来前方带去能被任何感觉所接受相信的最具伦理性和关注的新闻,其拥有的道义与编辑部的员工一致。你,我们的读者喜欢寄出信件、水果篮和新颖的内衣等代表着对我们服务的感激,并且当你认为我们有失败之处这也代表着明确的、诉苦的批评。我们负责编辑的、报道的、维护的员工们都对能够接收到你这热心的读者所寄送给我们全体人员和我们之间紧密关系的那代表着体贴关怀的字条而感到高兴。

“来这里,”

我离开了那边,行走在普罗伊斯小镇(Provincetown)上近期的新开发地区,向着海角(Cape)前行。在那个季节打渔很少,因为珀特兰风(Portland Gale)连一小块地方也没有在。一家新旅馆在小镇上开张,得到了名誉以便吸引一些形形色色的角色。学校近段时间关闭了因为哮喘流行病蔓延在学生当中。那些足够幸运使自己保持着不属于病患者的人在其父母亲和当地医生的支持下,在海角的最尖端利用着由风吹沉积而成的沙丘。在我的火车旅途上,我发现一只纵帆船借着一阵强风拉出东部码头,由一组猴子组成的全体员工在绳索上。看到一些生命返回渔场的感觉是非常好的。

当我抵达时我发现这座小镇与我所期盼的一样,古色古香、沿海、安静。那里虽然还是有着狂风所带来的一些破坏,但是艺术家们已经接管了一些被遗弃的渔场建筑。油漆颜料的气味混合着海洋的盐水和多年的鱼群。我注意到这座小镇闻起来发生了某些变化。我在漫游者小屋(Pilgrim House)登记,把我的包留在床上随后走去了小镇,仅仅带着我的笔记本、我的证件和一连串名单。

有好多好是在我身上发生了。名单上的名字导致了四次用力关门、三次将刮鳞刀对着我的方向危险地来回摆动以及七次对衰败的礼貌叹息。苍天在普罗伊斯小镇中并没有跟随着我(Providence was not with me in Provincetown)。人们封闭起团体、恼怒于我大陆口音以及缺少使人忧虑的鱼臭味。我唯一的缓刑来自于那位用他厚沉强烈的珀特吉斯(Portuguese)口音告知我我最好把头脑朝向“大地尽头(The Ends of the Earth)”的面包店老板。在那里,我将会找到一位女教师带领着她的学生在风积的沙丘上。在那段时间,每一个人在他们的脑袋里都认为在海湾上新鲜的空气会带来疾病。时代已经改变离我们现在相信羊驼盗梦者了。

所以我离开去了那里,对外国的陌生人的意见充满了信心。我勇敢地前行,在沙滩上损坏了我的鞋子,并且在咸味的浪花上磨破了我的夏季毛衣。我的自信绝对是放错了地方,因为当我到达大地尽头时,那里没有孩子或者女教师的迹象。我立即向那位面包店老板跑回去,告诉他我的一部分想法,那并不是我当时所面对的词语“大地尽头”的直接字面意义。

没有著名的灯塔和封闭且使人苦恼的沙子组成的沙嘴壮观地冲向大海、将大西洋从海湾切开,我只看到了一片星星的海洋。这就像夜空被放入了水中。微风停歇如同死亡;来自挂起的烤羊肉串的香味如同许许多多破碎的承诺。我的双腿离开了它们自身的统一,我的意识一片空白、嗡嗡的充满了惊奇。我站立在沙洲的边缘,波浪拍打我的脚踝,几缕星光被我的裤子布料所套住。一阵巨大的浪花将我擒住,而我知道了这份夜晚是咸的、同时有一股强大的感染力。

我转身要离开,但是发觉海角已经不见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夜海。在我之下,沙子正在退却,而我发觉自己正行走于水中,然后渐渐沉入到夜晚。于是我开始我的游水。精明的、忠实的、专家般的读者辨认出这只是我畅销的自传中开头的逸闻。不是特别热情的观察者将会毫无疑问地四处收集信息,以确认这是我在Planasthai事业上的最开始的事。那片夜晚之海把我带到“War of the Frabulous”(sic)的边界处,潜入道路搜寻者之婴浴共享社会(The Wayfinder’s Communal Baby Shower Society)的殷勤好客之中,以及极好地带入我生命中所爱之物Guxlias,闹鬼星云(The Haunted Nebula),那强壮的气体似的手臂。当我被Buxom Pennywise吸收为新成员以便记录Lunchmeat王国地面工作情况时,报刊杂志的黄金年代如花朵一般盛开。

如你所见,那是这段时间新闻出版的问题。他们的编辑者过于年轻,乳臭味干,不愿意踏出以进入无常的女性新闻业。他们过于犹豫以至于不能咬住优秀的鱼、学习伟大远洋知识阶层(the Great Pelagic Intelligentsia)的语言!其他的新闻出版则愿意喝下由人类的善良、定期沐浴、肥胖和盲从组成的牛奶。Planasthasi就如同年轻的我的角色,我刚刚便对你讲述了一段冗长而含糊的传闻。大胆自信地说!好奇吧!真诚些吧!不要害怕!
好运是伴随与你我们亲爱的读者,你是其中一位有特权的Planasthai订阅者。你的双眼被我们的绝对免费羊皮纸所保佑祝福着。

阳光扫除腐朽!

founder.jpg
Francis Hugnillian Erstwhile:主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