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17+x

一位皇子故国陷落,不得已出逃他处。他许下大愿,倘若神明能助他重返皇位,他将在立起最雄伟的高塔供奉众神。死听见了,便离开自己的洞窟,帮助皇子躲过敌国的抓捕。数年后,皇子重返王位,便履行自己的承诺。但由于疏忽,在各位神明中,唯独死没有得到供奉。死并不高兴,他走入了皇宫,指责国王违背了诺言,他将从国王那拿走一样东西。

“你要什么都拿去吧,你要那最闪耀的宝石,最美丽的女子,最锋利的宝剑,我都会给你。”国王无可奈何地宣布。

死注视着国王。“我要拿走你的王位。我帮你获得了它,也应该将它从你那里拿走。”

国王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的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权杖。

“不,我不给你。”

死笑了。他拿出一把麦穗,用火烧成灰烬,于是从余烬中出来了饥荒。饥荒走过田地,身边的植物枯萎凋零,仓库内的粮食熊熊燃烧,三分之一的人饿死了。她的头上戴着枯萎大麦编成的皇冠,蝗虫在他身边飞舞。

国王见人死了三分之一,便大声哀诉。“你杀死了我三分之一的臣子,你走罢。”他用手敲着身边的墙,“南方的城中蛮夷肆虐。他们烧了宫殿,杀了国王,朝臣的尸体堆成了山。为什么要留在我这小小的国里呢?你走罢,不要再回来了。”

“不,”死回答,“你不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我不走。”

但国王咬紧了牙,从嘴中挤出一串咒骂:“我什么也不给你,你这只报丧的乌鸦!”

死笑了。他从树上打下一只乌鸦,把它的羽毛拔下。瘟疫从城外走来了,他戴着黑色的鸟喙,陈旧的高帽上结着漆黑的血块。他走进城中,穿过市场,走过庭园。疟疾为他迎路,黑死拖着他衣服的后摆。三分之一的人倒下了,痛苦充盈了他们的面庞。

国王想要挣扎着站起,但还是瘫坐在了王座上。他的脸扭曲起来,挣扎着吐出了几个句子。

“走罢,你离开罢!你太残忍了。不,我什么都不会给你,什么都不会。”

死收起了笑容。“什么都不给我吗?”

“绝不!”国王喃喃到。

死沉默了。他把一杯水倒在地上,寒冷从远处飞来。她的身上满是冰霜,寒风在旁呼啸。她的阴影笼罩了整座城市,所有人都冻死了。国王的动作好像是要扔出他的权杖,但寒冷已然熄灭了他的生命。

死缓步离开了宫殿。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死国王的背后立着一个女子。女子注视着国王手中的权杖,她的额头上写着权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