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声笑语》每日新闻(第#^$#@期)
评分: +33+x

大家好,欢迎来到《欢声笑语》每日/周/月/年/世纪新闻,我是这一期的特邀主持人霍利达科莱特·预言之笔。原本的主持人,中国新闻大业的先驱,林先生,因为对本编辑部的各种不满而拒绝上镜。我代表《欢声笑语》全体员工向各位致歉,并承诺,《欢声笑语》秉承一贯的中立原则,不会恶意歪曲事实,实事求是地为观众播报中国地区尤其是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重要事件,引导观众与读者进行独立思考、发现自我,在不影响播报的情况下少接广告。
接下来开始我们的每日/周/月/年/世纪新闻。

近日,新闻部侦测到某一位面发生了一场“核战争”。据悉,高等位面的智能生物通过电子信号等手段,对其位面的信息管理中心进行干扰,导致了低维度位面遭受到破坏。我们暂时无法得知第一场灾难发生的真正原因,但是,据第一场灾难后,受破坏的低维度位面的观测者们则通过同样的方式对该低维度位面的其它区域进行了“轰炸”。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使得部分高维度智能生命体无法观测低维度居民。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特约嘉宾:李先生,来谈谈这一事件。

李先生您好,很高兴您能够来到演播室。

谢谢你,主持人。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你们会请我来谈谈对这次“核战争”的看法。

您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毕竟您的发明是高维度观测低维度的始祖技术。好的,那我们就直接步入正题:这场战争对那些低维度位面居民会有什么影响吗?

我的意见是:影响不大。首先,这场“战争”的发起地点和波及范围实际上是该维度极其小的一块区域。这个低维度位面的构造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是由无数个面积大小等同于地球表面积的平面纵向叠加而成。因此,你看,范围真的很小,这么无数个平面中几个平面的几处点而已。就算“战争”区域中有居民,它们的迁徙也不会受到限制,我们的先祖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不也会挪动位置吗?再者,“战争”区域对应的地理位置应该是我们所在的这片大地,然而被攻击的区域真实位置应该是在我们的东方。所以不必担心。

有些人认为,这一次由上层位面发起的侵害下层位面的“战争”,必将导致严重的后果,因为对于上层位面,可能会造成管理中心的部分通信系统对某些资料无法识别,或者误认为病毒而查杀。对此您怎么看?

你听说过“危机十四天定律”吗?等一定时间过去了,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信息管理中心的技术以及逻辑程序一直在不断进化,我承认其中会有许多因为无法计算而导致的自我封闭,但是,我们要相信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再说了,没有人愿意过多地干涉随时可能致命的以太数据流,只要没有闲人故意拆台子找麻烦。当然,多学学外语和电脑知识总不会错的。

那么栏目组的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上层居民通过观测下层居民为乐,有些人认为很残忍,还有些人认为创造者观测被造物是理所当然的,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主持人,你的这个问题在目前的技术层面下是无法回答的。因为,我们依然不能确定,到底是我们创造了那些低维度位面,还是偶然间建立起了与那些低维度位面的联系。所以,我回答不了。不过,就我的经验,除非像现在进行的某些实验一样,通过屏幕、纸张等媒介刻意赋予它们对我们的认知,我们的任何行为都不会对它们的意识造成影响,就算是这场“战争”对它们来说也不过是极小块区域的天灾。比如那五个被囚禁的孩子们,他们所记载的故事依然会在其它地方出现,而不仅仅是那座监狱里。

谢谢李先生。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要对观众们说的吗?

收看这个节目的小朋友们,对于你们来说,到底是你们在观测着被压缩记录到低维度的我们,还是原本就在高维度的我们赋予了其实是在低维度的你们“观测他们”的能力与认知呢?

谢谢李先生,接下来插播一则广告。

(一个疑似人类的个体蹒跚于贫瘠的山崖边缘,他显得非常疲惫。烈日高照,不时有秃鹫从高空飞下来攻击他。他有好几次险些从悬崖边缘滑落,又有几次疑似因为极度缺水而跪倒在路中)

(上述画面重复将近十分钟后)

(该个体最终爬至最高处的巨石上,他虔诚地跪在巨石上方,双手高举向天空,天空逐渐变暗,只留下一束光照耀他全身)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人啊,你已经获得了前往天堂的资格。来吧,随我而去吧。那里有甜美的溪水、可口的食物,智慧遍布大地,没有一丝苦难与纷争。

不!至高无上的主啊!正是因为痛苦与斗争造就了如今的我,没有了那些,我什么都不是!

那么,你要何等奖赏呢?

请送我至山下吧。我要告诉山下的人们,在这里可以窥见您的荣光,我要让他们重复我的道路!

(画面渐渐远去,一行大字从屏幕中显现)

公益广告:你并不在天堂,所以请善待周围的蠢货和他们的追随者。

快讯:今日,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往法国分部派出了大量干员,中国分部王牌特工,特工Leazov被发现也在此行列中。暂未得知基金会的这一举动是单纯的分部交流,亦或是秘密制定某种协议。但是,可预见地,在借鉴了大量优秀的法国分部文档资料后,中国分部研究员的效率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值得报道的事件发生率同样会大大增加。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接下来插播一则广告。

你渴望力量吗?

你渴望变强吗?

你渴望受万人敬仰吗?

你渴望流芳千古吗?

醒醒,别睡了,该搬砖了。用来压住未翻译资料的实心砖头不够用了!

——来自某不愿意透露具体名称的基金会中国分部(P.S.账单已发出

快讯:根据SCP基金会数据库的记录,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分部管辖区域出现了大量异常。异常威胁等级从Safe到Euclid至Keter,异常外观类型从非生物的手提包到具有智能的人型生物。对此,中国分部高层表示无所畏惧,收容间数量依然充足,下级评议会能够正常运转,收容方案没有任何错误。截至发稿日,已有[认知错误]个CN-SCP被成功处决。

“我他妈要累死了!这些新人研究员知不知道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当作SCP的?”
“或许我们应该把《新人指南》放在更加显眼的地方?”
“这个交给你们来处理。我只管把下一个因为女朋友突然闹别扭就囔囔着要收容异常模因的家伙送到本部当682饲料!”
“还有拿着一张白纸就要求归类Keter的。”

——录音来自中国分部下级评议会


接下来插播一则广告。

好消息!好消息!中国分部新的前台组织开业了!为了应对人类,尤其是年轻人肝功能日益衰弱的问题;为了研究许多因未知模因而总是要求肝移植的受影响个体,中国分部新的前台组织开业了!还是那么好潜入,还是那么好渗透!为了解放被囚禁的同胞们(以及我们的肝)!快来加入我们吧!(拥有防脱发或生发能力的同袍同样优先考虑)

花园是毒蛇栖息之所。

我们,是蛇之手

紧急新闻(特别节目):
我们遗憾地宣布,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CN-06的设施操作助理、人事档案研究员Para因为异常事故不幸入院。尽管精神状态不稳定,他在病床上依然努力完成中国分部交付的任务。我们在无比感动之余,同样谴责伤害研究员Para的幕后黑手。为了不打扰身为病号的他,我们决定在他入睡的时候进行采访。
另:感谢Ebon,基金会中国分部的[认知错误]为我们提供技术以及环境的支持。

研究员Para,请问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糟糕。如果可以,我不太想多说话。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

是的。

那我们会尽快结束这次采访。您能描述一下您为什么会受到袭击吗?

一次勘测。有报告说一个计划中的站点建设地点被奇怪的智能群体所占领。我决定去一探究竟。

你去?一个人?

不只有我,还有一些Site-CN-06和Site-CN-21的同事们。

这就很奇怪了,一般面对这类事件,不应该是由高层派遣机动特遣部队前往吗?

抱歉,我也记不清楚了。后来我们到达了那里,发现了一栋基金会研究楼。我们进去了。

没有任何警戒?这真的非常奇怪呢。你们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认知错误]我们跑了出来,但是我的左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我回头[认知错误]他说,他一直在看着我们,一直一直在看着我们。如同我们观测并记录着其它异常一样,并不认为自己是异常的它们同样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观测着我们、想要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后来我就晕了过去。

所以最后是研究员Andrew Boom将失去知觉的您送入附近的站点医疗中心。中国分部随后的勘察结果是,除了您与一小部分研究员、博士和特工擅自离开岗位外没有任何特殊情况发生。对您的遭遇我们感到无比抱歉。在采访的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抱歉。还有多少那样在观测着我们的东西?

谢谢。晚安。永远不会少,如同永远有你们这样的人在看着它们。

接下来是我们的在线问答环节。

“你们不是每日新闻吗?为什么时隔这么久才出第一期,而标注的期数为什么又是一堆乱码?”
每日新闻是我们的名字,老婆饼里面同样没有老婆。期数并不是乱码,请您重新调整一下您的认知序列。

“你们为了赚钱到底打了多少广告啊?”
你会记得自己吃了多少面包吗?

好了,问答环节结束。
《欢声笑语》每日新闻播报完毕,感谢各位的观看。我们有生之年再见!
但我们依然会一直观测着你们,如同你们现在在看着我们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