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樱与魔笛
评分: +32+x

| 您好,请问您需要借阅哪一本书?
| 典籍请按1,诗歌请按2,笔记请按3,剧作请按4,如果需要异世界相关文献请按5

1、3、5


| 正在为您切换到相关归档员
| 您好,请问您要借阅什么书?

就是,之前图书馆有没有来过一个男子,嗯,吹笛子的,我想要找他的相关资料,如果有他本人所写的笔记的话,那更好。


| 啊,是要找他吗?稍等,我帮您连线一下馆长
| 你好

你好


| 先说一声,我的存在本身是被隐去的,所以我们的对话是极高的机密,我来和你联系仅仅是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不少东西。至于你所想要的东西,来到太空站左翼处找我。对了,你知道怎么把这个该死的精神联络装置卸下来吧。

会。对了,该怎么去左翼,我来的时候专门检测了一下,那里似乎发生了正反物质的湮灭,贸然过去没问题吗,还有那里应该有被放逐者——呃,流浪者站的相关人员,我又怎么说明呢?


| 我会让相关人员把你送过去的,还有,你身上没有那种叫做“伊甸园”的电子毒品,希望你不要带。我们图书馆尽管堕落成了这番模样,但还是有原则的。

没有,我会尽快过去。


| 好的,到时候我会给你吹笛人的手稿。

.

.

.

.

.

.

.

lake%26mountians.jpg

你好。

你还记得上面这张图吗?如果你记得,那请继续读吧,如果你早已将其遗忘,那就退出这份文档吧,因为你已经没有知道这一切真相的必要。

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本该不属于我的世界,自然,这一步也是我的作者——或是上层叙事决定好的。守墓人说得没错,我将时间扭曲了。这个世界想必和你的那个世界完全不一样吧,你的那个世界,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没有被放逐到太空中去,更没有人工义肢,电子毒品一类的东西。

你还记得你原先的那个世界吗?如果还记得,那请继续读下去,如果你遗忘了,那立即退出,用助眠器进入梦乡吧,第二天,你就会发现你趴在本来的被放逐者之图书馆。这里的一切你也不会记得,你还可以和你的家人一起快乐地活着。

好,既然你继续往下读,那我就将这一切的真相说出来。

首先,我来讲述我后来的故事。

我跨越了墓碑,来到了我们所说的外界。我早就要意识到,创作我的人绝非常人。我的创作者没有名字,但他一直盘踞在图书馆的中心。他早已意识到了,人类的疯狂终有一天会把他们自己杀死,于是他创作了一篇剧本,那个剧本,想必你也早已经读过了,并且你发现那个剧本是残缺的,对吗?然后你试着去填写这一篇。你以为这是一个通往异界的密径,你的墨水则是钥匙,实则不然,你是进入了一个我们设定的好的一个重启程序。

好了,继续说我来到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后的故事。

我遇到了他,但是他在和我说明了这一切后触碰了我。这是一个及其致命而又愚蠢的错误,下层与上层之间是必须要有一个 隔膜的,但如果隔膜被打破,那就会发生正反物质相互碰撞而产生的湮灭。但即便湮灭给太空站带来了不小的问题,而我们则进入了一种新的意识形态,不用其他支撑就可以存在的全新意识形态。

这给了我们强大的力量,同样也方便给你解释这一切的真相。

那么,我们的计划是什么?怎么挽救这个世界?我在鲑鱼河谷吹笛时,还记得那个人形吗?想必凭你的力量,你已经知道那个人形究竟为何物。如果说我和彩樱当时是在用笛声来呐喊,想要把他唤醒,而现在则是要你用我们制作出的炸弹,扔到那个人形上,把他炸得粉碎,然后再把他重组起来。就如同那大洪水一样,但我们不用做方舟,时间就是一个天然的方舟。

所以,现实正如你所见,我们选中了你,就是你要按下那个按钮,我们目睹现实破碎,然后再次重组。这样,我们这些名为“传统”“艺术”“文化”一类的东西也会顺着现实的破碎而破碎,自然,我们同样也随着现实的重组而重组。我们只能这样重生,别无他法。

而所谓剧本,不过是我们向外发出的一个求救信号。

抱歉,我们的精神形态不能稳定多么久,我相信你心中一定还有些许疑惑,但我们的对话只能匆匆略过了。我真正想和你谈的是,你们为什么要创造我们,上层叙事为什么要去创造下层叙事?

这个问题我也和我的上层叙事问过,然后我才得知,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困扰在我们心头的,也困扰在你们心头。不妨你先不再继续往下读,细细想想,你们为什么要创造我们?

我在无数的宇宙中游历,发现不论是哪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文字,有着自己的故事。我们为什么这么重要,以至于你们都拼命想着法子来守护我们。

我们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如此向宇宙深处呐喊。

的确如此。一个声音此番答道。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思想,寄居于你身,文明,刻画于你肤,时间,低语于你耳。你为我们的载体,在我们欢乐之时,以吟悲伤之歌来警戒当下,在我们沉闷之时,以诵乐之欢愉来勉励未来。你们认为你们因我而活,实则我们因你而活。没有你们,我们只是一群摧枯拉朽,行将就木之人,我们只是一群疯狂者,高颂着前进,却已然成为那行动的,思想上的矮子。宇宙之所以没有陷入混沌,就是你们的存在。

此刻,应该是我们向宇宙呐喊,我们真的那么重要吗,这是一个思想的宇宙,一个精神的宇宙,我们的肉体在其中是那么的弱小不堪,终日等待着古印度神话中的转轮来把我们碾碎。”

[文件损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