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星星
评分: +19+x

你好,星星。

说实话,这份工作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有趣:记录数据,调试精密仪器,使用月球上的观测站观测星空什么的,日复一日都是这样,坐在办公室里,敲敲键盘,然后花点笔墨在笔记本上记录数据,一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回到员工宿舍总结一天然后在铁丝床上睡上一觉,眼睛一睁一闭,天就亮了。

我承认大部分时候这份工作无聊透顶,不过它仍然有一些有意思的部分,就比如,操控观测站向地球传输我或者其他员工的音频,大部分都是些祝福或者冷笑话什么的,我们也收到过回复,不过大部分回复的音频在传输回来后就难以辨认,但至少听上去不像是难听话,还有一部分能够辨别的。

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迷恋星空,而太空中的人类却想着回家。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也许人类至今没有发现外星人,是因为大家始终无法放下自己的母星,就像我一样,我思念我的家乡,当然,还有地球。

“你好,我是来自月球的声音,你们也可以叫我月之声先生,或者叫我岳亮先生,总而言之,Hello World!”

我简单运用了一下偏振光的原理,在别人看来,我只是在盯着白色的屏幕,这时戴着贴膜眼镜的我就可以调试机器,将自己的音频发射出去,虽然这并不违反规定,但是最好还是不要被主管看到为妙。

“Take my body to the moon……”

吹吹口哨,小声唱着歌词,然后将自己即兴创作出来的音频发射出去,这就是我喜欢做的,不管是否真的有人能够收到。

“嘿,北半球的人们,晚上孤独寂默了吗?不用担心,月之声先生亦或是岳亮先生会陪着你度过漫长的夜晚。”

咖啡已经是我的必需品了,感觉没有咖啡我就无法活下去,哦顺便一提我的咖啡里要少加点糖,甜中带苦的东西能增加我的专注力,少量的兴奋剂也一样,要不是医务室的药品使用需要批准,我很乐意搞一些回来,目的就是为了能真正地和地球上的人们度过一个夜晚。

“呃,你好,岳亮先生……我想问个问题。”

几分钟以后,应该羞涩而又甜美的声音传来,有些嘈杂,但能听得清,也许会是个漂亮的女孩?

“月亮是什么?”

也许她准备说什么笑话,于是我这样对她说。

“它是那个明天晚上都会陪着你的东西,如果你觉得寂寞了,岳亮先生会和月亮陪着你。”

“嘿,听上去像是一个很美妙的东西。”

在我的想象中,她是个天真的喜欢摆弄机器的漂亮女孩,举着天线坐在屋顶上接受我的信号,然后我们相隔几十万公里和彼此聊天,哦,想想都觉得浪漫。

“如果有人能在晚上陪着我那就太好了,这里的晚上特别黑。”

“没事,我在这里,也许你可以讲一讲你的故事。”

我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然后坐回座位上,把听筒放在耳边,内容我倒是一些不太理解,她说自己是什么第九次大战之后出生的,然后,她说了一堆她在战乱的世界旅行的故事,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广播站,并在这里听到了我的声音。

“其实大部分时候我都是一个人旅行,至于我的下一目的地,我还没想好。”

说到这里,我也想像这位女孩一样四海为家,把全身心投入到那美丽的大自然里。我的一个同事曾对我描述过他在亚利桑那州的凯巴布高原的骑行经历,他觉得自己对地球来说太渺小了,更何况整个宇宙呢?

“我其实蛮羡慕你的,你如此自由,可以去往一起你想去的地方。”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些沮丧。

“是啊,但是自由也是有代价的……现在必须枪不离手,防备那些人,还有那些东西,我也挺羡慕你的,你应该在某些安全的地方像是……太空站或者飞船上。”

一想到声音这么甜美的女孩待在一个充满战争的国度,不禁为她感到可怜。

“是的,很接近了,其实我在月球上的太空站里,我很抱歉我只能在这里坐着听你的故事。”

我想让自己保持清醒,多喝了些咖啡。

“呃……所以什么是月亮?”

那种亦真亦幻的感觉困扰着我,我们之间的谈话究竟有没有发生过?这是我磕兴奋剂磕出来的幻觉吗?还是说我跟她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里?我看了看控制室的门,确认它是锁住的之后,我再次回到操控台前。

“也许是飞船什么的吧……谢谢你陪我聊天,岳亮先生。”

“我可以为你唱支歌吗?”

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我在听筒旁边焦急地等待着,过了许久,我听到了她那期待的声音。

“也许可以睡觉之前放松我的心情。”

于是我在话筒前唱了出来。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

“……真心祝福你好姑娘,愿从今以后,你我永不忘……”

她在听筒那头轻声说:“的确……我不会忘记这奇妙的经历,如果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了,这趟旅途也不至于太孤单……”

我下意识想拿起杯子想喝一口咖啡,但是里面一滴都没有了。

“如果我能在你身边陪着你的话,我会把工作辞掉,然后带着你到世界各处,领略它们的风景,直至夜晚,我们就躺在草坪上,倘若草原的晚上万里无云,我们就数星星……”

听筒里她的声音变得活跃起来:“我喜欢星星,现在外面就有许多星星……有些不是……有点难辨认但是应该也可以算进去……我想去那里,那么你是哪一颗星星呢,你在哪一颗星星上面呢?”

“也许……最亮的那一颗。”“你会来找我吗?”

她问了这个我最不想回答的问题,我也说出了那个我最不想说出的答案。但是,她好像并没有因此沮丧,而是兴致勃勃地和我说起她在旅途中遇到的人们,而我,也只能倾听她的世界,两个孤独灵魂的世界,仅仅靠着无形的电磁波连接,她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她,但是,我们却靠着这电磁波看到了彼此多彩的世界,将我们的灵魂连接到一起。

“我也好想去找你,我不想错过你……你能给我唱支歌吗?也许你就能住在我的脑子里,那样我就无法忘记你了,‘你我永不忘’对吧。”

她的声音忸怩而又害羞,她说她不怎么会唱歌,所以,她哼了一些她很熟悉的旋律,她哼出的小曲儿,夹杂着嘈杂的声音,我想,我记住了。

“希望不会太难听,岳亮先生。”

“不不不,很好听,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她说是在她旅途中遇到的一个教堂废墟附近听到的,应该是什么圣歌。

“哦,忘了说我的名字,我叫露娜。”

“好的,露娜,我想我……”

发射站的发射时间进入了倒计时,这是为了防止过载传输而设计的,,这代表着,我和她在这里的奇妙邂逅即将结束,然而到最后,我都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因为我知道,那对彼此来说都相当痛苦。也许我能让这一切充满希望,让她好受。

“……我们做个约定吧,挑一个好地方见面,就在天边,向左数第二颗星。”

“第二颗星啊……我会很期待的!”

离别的时刻,在倒计时的流逝中悄然来临,我们在这电磁波的静默中为彼此道别,我的脑海里响起了她哼唱的小曲,我相信她也会记得我的歌声,我开始删除传输记录,然后关闭了话筒,开始停止传输,在倒计时即将流尽前,我听到了她的声音,不过,声音却在嘈杂的白噪音中模糊了,当倒计时归零,发射站停止接收信号,一切陷入沉寂。

你好,星星。

不过这一次我不在月球上的观测站里,而是躺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上,背对着柔软的草地仰望璀璨的星空,我就像我的那位同事一样,察觉到自己作为人类的个体究竟有多渺小。不过这一切对我来说不再重要,因为天边的云缓缓飘过,美丽的银河出现在天边,我可以在这里数星星,向左数第二颗。

她仿佛就在我身边,她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唱着她的小曲,在无垠的宇宙之下,我慢慢闭上双眼,在思绪的海洋中遨游,旅行,直至天明。

我想,无论天涯海角,我都离她不远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