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雪花
评分: +25+x

“尤恩在地牢中发现了此残页,一具尸体的腐朽衣袋中装着它。”——V


呢喃的清晨
我出门了,然后看见一层层的泥土化成棕浆,流淌到克的大嘴里。
“Da,你是否有需要的东西?”克谦卑的问。
“肋骨的第三节。”他用金色的猎刀割开灰色的皮肤,取下了肋骨。
“吮吸。”我将血喝下,把肋骨装进背包。“向东走,先去寻找水源”克盯着我说。
西边的大森林总是突兀的,伐木者们收到国王的号令,陆续来到猎人之家。我逆着人流前行,克则继续汲取着泥浆,准备接待伐木者。
森林里的蝇虫不断地飞舞,划出皇家的徽章,我知道这是为我留下的标记。
坟冢里的骨骼吱吱作响,盗掘者已经开始干活了。我从不会干涉他们,贱民也得活下去。


无色的日间
走过森林,到了迷失之路。
穿着黑色盔甲的引路人站在路旁,他伸出细长的臂膊,遮住了路牌。
“价值。”
我递给他肋骨,引路人无珠的眼睛打量着骨殖。“巨人。”我说道。于是他将手放下,接过骨头。
“王城在右边。”嘶哑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我看了看第一条路:“我要寻找水源。” 引路人思考了一会,指出一个方向:“没有,路。穿过,沼泽。”


饥饿的正午
“雪花猎人吗?”蒙着眼睛的老人说道。
“正是如此,只有远离王城,才会有雪。
“受雇于皇家?好工作。”老人突然静默,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这只是万千死者中的一个而已,无人为他哀悼,无人埋葬他。
我俯下身子,将他腰间行囊中的干粮取走,尸身则交给甲虫处理。
饥饿是我的内驱力,优秀的猎人都是如此。


游荡的下午
沼泽曾是战场,无数的尸骨和兵器沉寂在永恒的泥浆之中。
一具骷髅看着我,还有插在腰间的长枪。我缓慢的移动,享受着踩在未腐尸体身上的感觉。没有强盗敢来此地,这里象征着死亡,于我却是毫无意义。
几个小时后,我走出了沼泽。在大荒野上游荡着,向东部进发。大水源还有三天的路程,我要加快速度了。


宁静的夜晚和大水源
我生起篝1谁可以救我?

可以回去了。


王城
我回到了王城,这里是空间,时间的终点,世界的首都。不死者,我们的国王,克利斯肯用他的荣耀铸就了这座伟大的城市。
伟大王都的城墙由孩童的脊骨构成,弯曲的弧度可以抵挡任何武器的袭击。为了使城市足够安全,他一直将城墙修筑到云层之中。但即便是如此,乡村的贱民们也可以看到墙后王宫散发的耀眼辉光。
形形色色的贵族漫步在道路上,他们穿着人皮大衣,仅仅一件就需要五个成年贱民。
守卫们放我进去,雪花猎人的身份让我可以任意穿梭于王国的所有角落。


王宫

长达千米的走廊中来往着许多人,枢机主教,大臣,他们能想出各式法术为王国服务。
我们的王,克利斯肯就坐在王位上。他看见我包袋里的雪花便欣然接受,白色的雪花随即飘散在王宫中。国王的女妃们吱吱地笑了。他拉起一个,脱下她的衣裙,开始和她性交。
纯洁的雪花,它有万般的美好。
伟大的国王会在明天予以我赏赐。


将此次追猎过程记录下来,作为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