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将沉入水中
评分: +15+x

“哈,哈,哈。”

孩子们的笑声让世界泛起了涟漪。

“妈妈说的是错的啊!这么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恶魔吗!”小女孩的声音里透着天真的亲呢。

“对呀!这么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恶魔呀!”我潜向了小女孩,开心的对她说出了这句话。

“谁……呀?”女孩的眼睛朝水中望去,她眼中的不解与困惑化为慌张和恐惧。

“哇!恶……恶魔!”女孩惊恐的一跃而起,飞快的逃离了这里。就像那我几乎从未接触过的风。

又是这样吗?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肯和我说话吗?一直都是这样啊?一直都没有人愿意理我啊……我又一次哭了,泪水和海水混合在一起。就好像悲伤漫溢进了深海。

我飞快的游离了这片海域。因为我知道不久以后那些怀抱十字架的人们就将把带刺的渔网洒进这片海域。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总有一天被牧师祝福的鱼叉就会刺穿我的身体。

岸边的人永远都不会理解我。他们生活在石头,青铜和铁构建的城市里,和半兽人甚至鲜花生活在一起。他们可以接纳半兽人却不能接纳我。也许是因为我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吧。

海水与鱼群在耳边飞掠而去,世界没有响起任何话语。不会有任何人对我说话,因为我拥有长满鳞片的身体。我是海里的人。

我回到了那个由深海的珊瑚组成的家,那个永远不会有客人光顾的家。

幽暗深邃的深海包裹着我自己,像山一样的疲惫压倒了寂寞的思绪。梦境慢慢的充盈了我的身体。

世界本由二位一体的神掌控,其中那羽翼化作云雾的圣女掌控知识,死亡与幸福,那利爪化为群山的旋木雀掌控欲望,生命和灾厄。旋木雀将装载着生命与罪的废土之糖掷向被理性统治的异界,却无法控制那跨越时空的星星。震怒的旋木雀撕裂了大地和海洋。让一切都沉进了虚无之中。

可悲的人们恐惧的念诵着旋木雀的名字,像虫子一般蠕动和繁殖,撕咬和腐朽,妄图取悦那发怒的神明。

然而他们并不能理解神的真意,只明白恐惧和逃避。直到一切花朵都凋零枯萎,一切野兽都腐烂损毁。那些最卑贱的小虫,痴愚的人类才和他们那可悲的文明一起进入美妙的虚无天堂。享受圣女的救济与爱抚。

“好亮的光。”我从梦中醒来,“有什么东西刺破了黑暗。”我睁开双眼,发现一些银色的像丝线般淌进了海中。海面之上,是圣女那洁白的双瞳。

她来了,我明确的感受到她来了,那纯净如同虚无的圣女。我奋力像海面上游去。那是我最快的速度。我感觉时间,痛苦和罪恶都被我甩到了大海深处。但是后来我才明白,我这样是无法甩掉痛苦,罪恶,和时间的。逃避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放弃生命。

我将手像海面伸去,圣女也朝我伸出一根柔软的羽翼。我们接触在一起,她的灵和我的灵交融在一起。洁白晶莹。

我很孤独。

天空,云雾,被用来自渎的圣像。

我好害怕。

雨水,乳汁,碎裂的光影珍珠。

他们都害怕我。

飞蛾,火焰,谎言尚未停歇。

你是什么?

我是那失去火焰的洁白之夜,是夺走痛苦的光明绳结,我将黑暗忘却,爱抚寒冷的血,我是那救赎众生孤苦的冷冽之戒。

我可以在你的怀里哭吗?我可以亲吻你吗?我可以让你保护我吗?

可以

我的鳞片由于触碰到空气而溃烂流血,天之圣女的羽毛由于触碰到海水而融化消散。光亮熄灭。海里只剩下尘雾和碎末。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永远都浮在海面上触碰圣女。如果我的鳞片溃烂我就用血肉,血肉融化我就用骨头。直到我整个人都化作空气中的尘埃。

但是圣女已经离开了,我失落的沉入海底。我突然明白了我为什么不能长时间触碰圣女。因为海水是旋木雀污浊的生命之液,空气是圣女的纯净的轻柔吐息。

我慢慢的向海底沉去,恍惚间,我听见了深渊中的恐怖低语。

我是那失去纯洁的猩红之月,是染上黑色的污浊之雪,我被良知忘却,将弱者灭绝,我是那飞翔在无尽虚空中的鸟雀。

是旋木雀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明晚的午夜零点我会再次浮上水面,去触摸圣女。

我只知道时间飞速而去,年复一年。每天晚上我都会浮上水面。从未忘却。

今天的闲暇时间,我又游到了岸边,现在我已经慢慢习惯了空气的灼烧。我看见城市倒塌,房屋冒出浓烟。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和那个逃离了我的女孩在岸边交合,老人狂躁的吻着女孩稚嫩的脖颈。女孩紧紧的环住老人枯槁的腰肢。他们注意到了我。但他们没有在意我。他们嘴中喃喃的念着旋木雀的名字。

我依稀记得老人是当地的牧师。他曾经每晚都祈祷,曾经耗费一切精力去让人找到希望。可是那是曾经。永远无法回来的曾经。我放眼望去,教堂里,的人们正在进行淫乱的狂欢。法院里,一个男人割下了自己妻女的头颅。渔船上,一个半兽人鞭打着一群女奴。码头上,一群人诅咒着天之圣女的名字,然后一起在身上绑上石头。跳进海里,跳进旋木雀的精液里。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唯一重要就是圣女。

我突然感受到海洋正在旋转。大地裂开了巨嘴。深渊里回荡着旋木雀的鸟鸣。海水冲击着我烂至骨头的肉体。

一切事物都在堕落,那些城市,火焰,和半兽人在堕落。女孩和老人拥抱在一起堕落。一朵枯萎的花和野兽的尸体慢慢的向虚空里堕落。还有一些人念着狂热的话语堕落。

“让七颗星辰与鸟雀,让七片歌声与血月。来侍奉旋木雀吧!”他们吼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哭了起来。

裂口更大了,就像什么东西吞噬了一切一样。我也朝大地的深渊堕落下去。堕落,堕落,堕落,世界慢慢的变成只有哭声的黑色,慢慢的连哭声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自己死去了没有,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我好像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我在黑暗里发问。

是你吗?

回归,拥抱,夜里的啄木鸟。

让我在你的怀里哭吧。让我可以亲吻你吧。保护我吧。

好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