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17004第一次审理记录
评分: +10+x

审讯室。

<记录开始>

中年人: 案件号X917004,第一次审理。我是此案件的负责人。晚上好,杰诺曼先生。

老人: 晚上好。

中年人: 那么我就正式开始了。(翻动文件)大量的事实表明,1572年9月17日,您救治了一名鲁兹军人。对此,您有什么想陈述的吗?

老人: (沉默)没什么。

中年人: 那么请容许我问几个问题。

老人: 请讲。

中年人: 首先,您对您的救治对象的身份是否清楚,换句话说,您是否认识到了对方是一名鲁兹军人?

老人: 是。

中年人: 那么,对方是否对你进行威胁,要求你为他治疗?

老人: 没有。他当时已经昏迷了。

中年人: 那么,他当时是否持有武器或其他能够对您生命造成威胁的物品?

老人: 武器是没有,至于其他的……大概没有吧,我也不太清楚。

中年人: 那么基于以上,是否可以说明,您是主动对其进行救治的呢?

老人:可以这么说。

中年人: 好。您对当时的细节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老人: 应该没有了。你们了解得比我想得全面。

中年人: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肯定。那么,您是否能说明一下您的动机呢?您问什么要救治一名敌国军人?

老人: (沉默)

中年人: 如果不愿意透露,您有权保持沉默。

老人: 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一个人快死了,想把他救活。

中年人: 即使他是敌国的军人,一名侵略者?

老人: (沉默)(叹息)如果我说,我其实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你会相信吗?

中年人: (沉默)

老人: 你们也应该知道,我曾经是一名医生,参加过背誓之战的救援工作。或许……这就是一种本能吧,救治生命的本能。毕竟,我曾经手按圣典发誓,要尽我全力去救死扶伤。

中年人: (沉默)或许我没有类似的经历,我无法理解您的感受。

老人: (叹息)我也没指望别人能理解。或许,我自己都无法理解。

中年人: 那您思考过您行为的后果吗?

老人: 大概吧。

中年人: 叛国罪,再加上战争期间,再加上……总之,大概率是极刑。

老人: 这我知道。

中年人: 当然,这也并不绝对。如果您能像我们透露有关那名鲁兹军人去向的线索,法司会对此纳入减刑考量。

老人: 我这样的行为都能减刑,那人对你们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中年人: (沉默)(敲击桌面)这本不是您应该了解的内容,但为了后续的工作,我会对您进行说明,请您保守秘密,听后遗忘。

老人: 我知道规矩。

中年人: (翻动文件)您救的那人,姓名为李莫尔 · 莫特里。他是鲁兹最年轻的将领,也是最年轻的祭司。他曾指挥过数十次战役,重创我军。在双子峡谷一役中,他屠杀了超过十万的乌萨尔战士,即使他们已经放弃抵抗。死在他手下的平民……不计其数。(停顿)他在我们的“名单”上,位居榜首。

老人: (沉默)这——

中年人: 我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重创了他。(长时间停顿)如果他死了,我们可能少死几万、十几万人,甚至……这可能是这场战争的转折点。但他……

老人: (叹息)

中年人: 您救了他,却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失去生命。但相反,如果他死了,就会少死很多人。

老人: (沉默)这我没有想过。

(两人长时间沉默)

中年人: 还有一件事您也应该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我想说,您应该有个儿子,他参了军,对吗?

老人: 我的儿子,他……他怎么了?

中年人: 很不幸的告诉您,他已经战死。

老人: (声音颤抖)什——不,这——

中年人: 他死在了双子峡谷一战中。

老人: 不——

中年人: 请您节哀。

老人: (沉默)

中年人: 所以说,请您配合我们,我相信您也不想让更多的人失去亲人。

老人: (沉默)

中年人: 我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们。我不希望对您采取极端措施。但他的去向对我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如果您拒绝配合……那就请谅解我们。

老人: (沉默)(叹息)我没有办法配合你们,因为……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他是趁我休息时离开的。

中年人: 那您还有他的物品或血液吗?

老人: 大概都被我清理掉了。

中年人: (叹息)不得不说,真是利落啊。(较长时间停顿)那他有没有向您透露过什么信息?

老人: 没有。

中年人: (叹息)你没有说谎。

(两人长时间沉默)

中年人: 难道就只能大范围搜索了吗?

老人: (沉默)或许……或许,会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可以去找找。(停顿)嘿,我想我不说你们也会去再搜查一遍我的屋子。

中年人: (叹气)希望如此。那么,这次的审理就到这了,如果有下次,那就下次见。如果没有,那……那就请您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老人: 好的,我会的。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