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的鬼
评分: +26+x
dPQAAAAAAAAA

人的人生是一本酷刑简史。

鬼是没有人生的。

人生,一个虚无缥缈的词。五岁,八岁,十二岁,十七岁的人生是相同的吗?如果没有性,如果没有出生,如果没有自杀,会是相同的结局吗?人生会在作出某个决定时走向崩溃吗?

无论如何,鬼的人生已经崩溃了,从它一出生就崩溃了。它曾经是胚胎,曾经是婴孩,曾经是少女,曾经是尸体,曾经不是它。

“生活烂透了,所以我死了。”

鬼忘记在哪看到这句话,但很明显,这句话刻在它的墓碑上,它没有后代,因为还没有到能够拥有后代的年纪,它就在水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和二十斤重的大石头一起长眠。它一个人孤单的死去,没来得及道歉,没来得及报复,没来得及叙说那些说不出口的怨恨,没来得及释放那些被活埋的感情。

傍晚的时候,空气中弥漫高密度的蓝紫色,那是一种纯粹的颜色,不是光,不是雾,这种颜色穿过鬼,穿过小心外星人的三角形指示牌,粘附在人的白肉上慢慢死去。一个接一个的人穿过鬼,然后是一个接一个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人

和牲畜

和牲畜?


那是人吗?还是一些赤裸的牲畜?鬼区分不了这二者,牲畜混杂在一起,就像人的性和爱,已经无法完全剥离。它在成为鬼之前有一段故事,但这转瞬即逝。

人(牲畜?)穿过鬼,鬼仍在这里徘徊。

一只黑猫从它身边飘过,在一瞬间,它和黑猫重叠成一片灰色,猫发出咪唔的叫声,蹭它不存在的脚跟,它感受不到热,于是它明白,猫也是死的。猫冲它叫了三声,然后离开了,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它还没来得及抚摸猫毛茸茸的头和会弹起的耳朵。鬼往反方向离开,这可能是鬼和黑猫间唯一的一次碰面,但这已经足够了。

咪唔。

一些人被埋在路上,一些砌在水泥的墙壁里,在月色皎洁的夜晚,能看见他们痛苦扭曲的脸。如果夜雾漫起,有些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借着雾交缠,他们的身体被汗液粘连在一起,就像是烧毁的蜡像,脸往下溶解,就这么坠向地狱,和灵魂一起,被情热执以火刑。

他们痛苦吗?鬼知道自己是这里唯二的鬼——另一只是黑猫,并且它只是偶然经过,于是它不知道向谁提问,它是一只新的鬼,还没观察到足够的人,也没观察到足够的牲畜,无论是痛苦的人,还是快乐的人,在放纵的同时并不知道被鬼注视着。它为什么会变成鬼,那是因为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理由它已经不记得了,很多事它都不记得了。

鬼不像人那样痛苦,它再也不会痛苦了,代价是承受永恒的孤独,它不在乎,成为人的痛苦远远比能够描述的要痛苦的多。但是死的感受也没有它想象的那么有趣,它没有浮在天花板上,也没有分成两半,就是“啪”地一声,一切都熄灭了。

鬼注视活着的人,他们熙熙攘攘,穿过一条又一条长满眼睛的街道,商店街撬开他们上锁的口袋,在霓虹灯照不到的地方堆满男男女女的尸体,血从下水道被排到不远处的河流,那可能不算是河了,只能说是死去的水沟,红色黄色紫色蓝色,弥漫着地狱的霓虹,映照人世的彩色灯管。

灯管里的气体接受二十四小时的电刑,尖叫着诉说痛苦,没有人理会它们的求救,一切都是痛苦的,不仅仅是人,不仅仅是生命,拥有实体的,都在受永恒的折磨。

它抬头,如果它还有头的话。这是一个很好的夜晚,能看见星星和月亮。

星星

飞碟

飞碟

死星

月亮


明天会是很好的一天。

地上只有一块白布,鬼存在过吗?没有人记得,也不会有人注意这块沉重的白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