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了
评分: +8+x

I see.

曾经的夕阳秉持矜持与优雅,黯淡了原本无人能直视的光芒。旅人用残破的手背抹去脸上交织的咸湿液体,胡搅蛮缠般与不知是汗液还是泪水争夺着前方。路途还是那么漫长,没有黄色砖块铺成的明亮小路,也没有灯塔穿破暗夜云雾的光。诚然,这旅途绝非来自于童话,更没有被敬虔的信仰笼罩一层神圣。旅人的心里没有目标,走向终点也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鼓励。是从何处来啊,肩上的行李自开始以来就越来越重,过分的疲惫让旅人近乎失去睁大眼睛的力量,但旅人还能看见来的方向啊,没有踏上这条路之前的时空还历历在目。是从何时来啊,那里的空气里还没有夹杂椿树的气息,也没有夹杂蘑菇的浓香,没有不安没有失落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在乎。

果然还是遇见了想要追逐的猎物,猎人才会褪去自己似乎萎靡的伪装么。

遥远星辰发出的微弱光芒弥漫于疲惫的天空上,在陈腐的空气中散落四处。无云的穹顶下,是一片地球的残骸。

最初的最初的最初,旅人刚刚踏上这条路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背包鼓鼓囊囊,眼睛里是坚毅的目光。他的心脏火炬一般熊熊燃烧,烈火熏黑了他的胸膛。没有担忧,他对自己的肩膀很满意,认为这对肩膀足以扛下所有的所有的所有的,扛下所有的侧目,所有的窃窃私语。不仅仅扛下自己的,更重要的是扛下其它的吧。那时他的眼睛还能看见前方,他的手掌还能砍开拦路的灌木,他的腿还能保持紧张,他的足还能稳稳地踩在地上。他的大脑尚还灵活,还能自我答辩,还能思考价值存在与否。于是他上路了,没有和任何一人告别,就先背叛了所有人。

有一种隐秘的力量,只出没于冬日的森林之中。它会跟随着你。

而后是数百年的彷徨无措。路径在消失,路灯更是早已失去了踪迹。这时的旅人已然忘记自己的去处。前方模糊不清,他能想到的只有前方对他无语伦比的吸引与不知为何一定要留存下来的坚持。生已经是习惯了,他人的死也也不过是飘过的浮云。风沙喧闹了沉寂,早已溃烂的尸骨旁总有几只食腐动物光顾。没有驻足没有逗留,没有一刻的暂停。旅人的鞋子已经被流淌的鲜血浸染。还是要走啊,还是要前往该去的地方啊。我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走完全程 更不知道支撑自己前行的会不会突然失去。但还是去吧,旅人若是停下脚步那就不再是旅人。自然,这不是归乡之路,不是走向成功之路,这只是心甘情愿地让自己跌入泥浆。真的,又是他会怀疑,这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旅程。

第七人拿起了他的斗篷,注视着我们从虚无渐趋成长。

他太期待也太害怕啊,似乎随时都会失去一切的脆弱与干预把世界踩在脚下的勇气让旅人自己也不能明白自己到底成为了怎样的人。天黑时的雨点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就化为钻石,落在脸上就沾湿了泪光,落在心里就变成更冷更冷又不再融化的冰霜。旅人不可能找到摆渡人也不可能找到孟婆,也没有人可以证明旅人自己就不是。花朵一样绽放的冰晶,脆弱着落寞着透明,镜子边缘闪烁的光点,迷茫着模糊了一切身影。无声无息,也没有思念。就是静静地走着,不看所有风景。

然后我将被聚拢,我将聚拢,我们将完整。

但是旅人看见了啊,他看见那双手。牵着他前行的那双手。他们模糊不清,就像是光线一样,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他们无形的,就在身边,却没有触及的质感。那双手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又或许两者皆有。颤抖着,就像旅人自己的手。当群星璀璨时,旅人终于第一次停下了他的脚步,坐在山坡的顶端。小腿高的绿色草地在风拂过的同时如静默的海浪般有规律地起伏着,叶片边缘在星辰的照耀下还有一点点的明亮,远方的草原上,绿草的海洋在翻着浅浅的浪花,是那样柔和,夜又是多么静谧。那一刹那,似乎是谁的指尖触碰到了旅人的脸颊。

又或者什么都不会前来。也许只有那雕像,不会停息,不会逝去,直到永远。

这条路还是不被他人看见为好,旅人的每一个脚印下都踩出风霜与岩浆,那里面有扭曲的灵魂在咆哮。是往昔的罪恶与消逝的曾经在怒斥此刻旅人的坚守。

但旅人会找到天使的羽翼与魔鬼的触角——再然后真正找到自己的另一片心脏。

旅人要是不再旅行,那他就不再是旅人,而那是他已经把那双手紧握在胸前。

接下来的岁月里它将不见一物。

空无一物,只会剩下永恒的沉寂。

献给吾爱之人

——以上内容收录自失散页面第十五篇

尽管我们主要致力于图书馆文档各种语言的翻译工作,但这一篇文章本身就由现代汉语书写,因此我们把它的复印件收录在中文图书馆片区中。
Jutyo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