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曙光
评分: +12+x

曙光照进倒塌的神殿,恶神正在回忆她的姊妹。她的面目尚似人形,却血肉模糊,她的双翼伤痕累累,残破处露出累累的白骨。她的腰部以下被泛着青霜的鳞片覆盖,她的身上披着一件破碎的黑色长袍,血沿着岩缝淌下去,把她的影子都染红了。当太阳升到她的头顶时,她开口,却只发出几声无法听清的嘶吼,她展开流血化脓的双翼,在遗迹的废墟中起舞。

然而她不可离去,因为她终将归来。那被血浸透的长袍已经腐烂,如同她作为斯泰吉安的部分已经远去:她淡金柔顺的短发变得枯干,她的眼睛仿佛纯净的红宝石,却只能在黑暗中视物,她光滑的皮肤被坚硬的鳞片取代,她的心脏不再跳动,异端的血液在她的动脉中燃烧。她的记忆还在那里,她的情感还在那里,青色的鳞片扎破她的皮肤,以她的血肉作为养分,生长在她的血脉里。

她的左手牵着一名叫做“迷惘”的灵魂,他的身体被拦腰折断,肩头还残留着指甲抓挠的痕迹,因为他不曾从黑暗的利爪中逃脱,于是他拖着一团非人的残躯,拼凑在一起向前蠕动。当恶神抬起她的左手,他便颤抖着破碎的喉管,念诵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唱起那古老而遥远的歌谣。

她的右手牵着一名叫做“诱惑”的灵魂,他的双翼被扯断,双手被钉了钉子,脖子上挂着燃烧着烈焰的铁索,因为他被迷雾蒙蔽了眼目,于是他的身躯被火焰炙烤地受了伤,伤口又被火焰烫得焦黑。当恶神抬起她的右手,他便伸出焦黑的手臂,挖出自己新生的心脏,向那仅存于他幻想中的疯神奉上。

她的脚边匍匐着一名叫做“离弃”的灵魂,他失去了左臂,皮肉都从骨骸上剥落,露出渗血流脓的累累伤口。因为他被恶神和她的姊妹抛弃,于是他垂下头来轻轻哭泣,却终究没有一滴眼泪。当恶神从她的废墟中站起,尖锐的岩石将他的鲜血和惨叫一起砸落在地,碎肉溅落在恶神漆黑的外袍。

当银霜般的月色照进倒塌的神殿,他们便齐声诅咒那将他们置于此地的君王。

恶神所出的孩子,看起来像是个翩翩有礼的青年,亵渎的血液却流淌在他的血脉里。他从他母亲破碎的子宫中爬出,在她的鲜血中成长。当他成人之后,他头也不回地踏上了离开的路。他向南去,在流蜜与奶之地圈定了他的领土,他的宫殿被鲜血染红。他的子民皆是些来自地狱的魔鬼,因恐惧而臣服于他的统治,因为它们知道他终将摧毁永夜的王国。

曙光照进倒塌的神殿,徘徊不去的恶神思念着她的姊妹。她的姊妹正头戴红宝石镶嵌的王冠,身披墨色绣银的斗篷,端坐在黑石的王座。她被奉为永夜的君王,而她的亲族已沉睡于冰冷的坟墓,她唯一的姊妹已然朽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