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边境而来
评分: +14+x

我来自云诞生的地方,世界的边境,那里是一切色彩流溢而终的归处。

瀚海被月岭所分开的支流,一支滋养了星河和镜湖,蜿蜒为涓涓细流冲刷了别离的平原,另一支径直顺低洼地势倾泻而下。边境就建立在其跌落地表而成的瀑布之边。

我们的住所建在浅溪涉水之地,以棕色的竹与绿色的木建造起房屋和桥梁。薄雾和轻云就从我们脚下升起。不远处便是此世的尽头,生命之水的河流沿着世界边缘倾倒,云从彩虹里诞生,飘泊成天上奇峰。

也许是因为追随流云长大,我们生来便是注定了要远行的。

这是边境之民生命的一部分。我们受终焉之水的养育,目光永远清澈,观万物皆真。我们是天生的旅人,十八岁之前每一名边境之民都会跨入云海,乘着卷云前往世界另一隅的高山,从那里开始环游世界的旅程。这并非是什么不成文的规定,只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感召,好比逆流洄游的鱼一生一定要见证一次水的源头,好比自终焉升起的薄云一定会飘向河流诞生的地方。

我带上了十二只手掌大小、食指般高度的玻璃瓶,其中一只装进了家乡的水土细石,当然还有满溢的云雾。

旅人会将家乡之土留在自己心之所向,如果他们最终决定留在世界某处,不再回来,就将封存了定居之地土壤的玻璃瓶托积雨的云带回家乡,然后安顿下来,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

我不知道从古至今有多少边境之民决定在家乡以外的地方生活下去,也不知道等待着我的是怎样令人流连的世界。这里的所有人,甚至我的父母,都不会告诉我外面的色彩,而我只能亲眼去见证。

于是在十二岁那年,我和所有边境之民一样,踏入万顷云海,开始了属于我自己的旅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