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缄默,梦境不语
评分: +26+x

我们什么时候失掉了幻想的勇气?

是在无云的蓝色浅海以下,最后一次因午后漫长的悠闲而选择仰望天空时?还是在窗台缝隙里长出的那朵白色花朵,因吸取过多清晨而枯萎时?

山,他们一如往常地缄默不语——我问你,你是否也曾和他们一样?

沉默的飞鸟融化得更为缓慢,缓慢的旅人行走得更为遥远。白色的时间善于自我隐藏,所以任由指针依着自己的节奏舞蹈。我们什么时候忘记了沉默?

谦逊,就像他们总是说的那样。思考,让汹涌的离子海洋在足够厚重的乌云下沸腾,这样螺旋解裂的闪电才不会落入无物的深渊。

抓住自己,在脑海里面。就好像无数个过去的夜晚,无有杂质的黑色天幕里,深褐色的星云散发出牛奶般的甘甜。那时我们都不开口,我们相互依偎着,在渺小的蓝色星球上种下自己的幻想。

沉默的人最善于幻想。

我说。

……

不要忘记我们的过去。

……银色的沙滩,蓝色的游鱼,还有即将睡去的黑色太阳。

你是否还记得,第一次打碎母亲的花瓶时的那种脆弱的焦虑?那时,窗外金黄色的麻雀被玻璃的碎裂声惊起。

它们都在过去里,它们等待着我们。

海边,月亮的重力轻轻拉扯着那些柔软的波浪。你可曾想过,它们也能吞没广袤如大地的梦境?纷乱的回忆里,破碎的影像正是拍打在礁石上的海浪,你可曾尝试过,不去用手,悄无声息地触碰那些短暂的光?

你没有——我们都没有。我们只是点亮一盏冰凉的太阳,让低低下垂的白色线条,淹没自己抬不起来的头颅。

我们的眼睛死去了,在昨天或者今天最后的一个小时里。

蓝色的荧幕后没有人,只有空空荡荡的天空和草稿纸,等待我们用自己的心脏去填补。

揭开那层透明的纱布,我们会看到一个美丽的世界。

那里的我们,都没有放弃最开始的幻想。

那里的我们,都有一个不语的梦。


snow-4726119_640.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