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ana

Lecana精准地刮进了她姑姑的帐篷。冷风紧紧卷缩,落叶与尘埃汇聚一处,凝为她的躯体。随即,她对她那似乎完全不受这不速之客惊扰的姑姑汇报道。

“殿下,你必须赶紧离开。”她站在秋的面前,喘着粗气。

“为谁而逃,亲爱的?”秋仍如平常一般,似乎丝毫没有紧迫感。

“夏,殿下,你必须逃跑!”

秋十分困惑。 “夏? Lecana,亲爱的,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我就将走进夏的王殿中,接着杀了他们,就像我一直做的那样。

“你不明白!Sander,我父亲的秋分日,从夏他们的一员口中听闻了一件事情。他们发现了某种东西,某种用来打败你的力量。”

“听我说,孩子,四千年来,我无数次击败了那邪恶的家伙,而接下来数千年我还会继续这样做。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力量能强大到—— “她的言语被帐篷外的尖叫声所打断。秋立刻​​从冲出帐篷,正好看到夏正将他们的利刃从一位秋分日的腹中拔出。 那是Anguir——一位故友。她静默地站着,眼前的尸体重重地跌在地面上。

“你好,姐姐。”夏用阴沉的语调说道。 “恐怕计划有变。”

秋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数十具尸体。她所有的追随者都被赶尽杀绝,许多帐篷仍在熊熊燃烧。夏与他们的女儿,金色的Serotina,与另一个如高柱般的烟雾站在一起。

“Polari?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诡诈的蠕虫。至于你,“她转向夏。 “刚刚我还没打算消灭你,但现在计划有变。”

她如闪电般出击,锋利的石刃划向夏的咽喉。但她还不够快。夏天挥手,厉声喊道些什么。 Lecana理解不了这语言,这听起来就如同是痛苦,如同空气被划开一个巨大的裂缝。当最后一个音节回荡过夏的面具,秋消失了,她已被封印在世界之外。

Lecana看着她的姑姑在她面前无影无踪,看着她的面具落在地上。简练的红木面具是秋的象征,Lecana从没想过会出现面具会如此与它的主人分离。

“现在,”夏将注意力转向她,说道,“拿你怎么办?”

Lecana没有滞留于此考虑这件事。瞬间,她转身卷回风中,急速逃去。在她离开时,她卷走了掉落在地上的面具。

“我应该追她吗?”Serotina问。

“不,让她跑吧。我掌权的唯一威胁已经消失了。我们应该准备一份声明,不是吗?毕竟,这只是一个漫长而光荣的夏天的伊始。

 ——摘自Mónos的“终之夏纪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