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水仙
评分: +11+x

闲来无事,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

入秋的城市淅淅沥沥飞舞着雨丝,仿佛为了浇灭盛夏留下的热情,将万物笼罩在朦胧之中。自从几年前身体不再康健之后,对这样透着死意的寒已是陌生。道旁盘根错节的树木在这悲凉的时节也是一副龙钟老态。

我裹了裹病号服外的大衣,想着再沿着这条无比熟悉的道路走一段吧。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家花店。

平素里,花店的门口总是会摆着怒放的塑料花朵,花枝招展,极尽生命的色彩。虽然在我日渐混浊的眼珠看来,也无非只是黑白二色,并无甚区别。

可是当我走近,却发现花店锁上了门。也许是店的主人为了躲避这个萧瑟的日子去了别处吧。可我总忍不住想,也许是这个世界诚心捉弄人,将唯一的颜色也藏了起来,不给人希望。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无奈地笑笑,拉了拉衣服,冰凉的雨丝刺痛我的双肩。也淋透我慢慢腐朽的心脏,也许过些日子,那黑暗的地方就会长出腐败的霉菌,然后逐渐侵蚀掉整个空洞的身躯吧。

也许也不错?

我这么想。

可是,我又希望,希望有一个艳阳的晴天。

不,晴天是不会属于我这样脆弱的花朵的。

只要有一点阳光,只要有一点阳光。只要一点阳光从窗棂斜射,只要一点点光明将这小小的心房照亮,也许会孕育出美丽的花朵呢?

我又这样期待,却明白这不可能。

如此卑微怯弱的人竟奢求一寸日辉,也许是比天方更荒诞的奇谭了。

我斜靠在花店的大门上,借着屋檐的庇护平复着有些许激动的心脏。

雨丝依然纷纷扰扰没有尽头,彼此纠缠着,竟有着几分人世的意味。

生于天空,死于大地,中间的过程,就是雨的一生。

曾经读过的句子仿佛在眼前演绎。

漂泊无依的雨滴飞舞在眼前,默默蹈着生命的华尔兹,
由生向死,循环一生。

不过,至少牵着彼此的手。

我握了握双手,竟有些想不起上次被人握住的温暖。

我不想再走下去了。

无论是返程还是就这样在这里闭上眼睛,我已不想再走下去了。

重复的日子,我看不见一丝解脱的希望。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我靠在花店的玻璃门上,冰凉的触感渐渐冷却我发烫的脸颊。我喘息着,视线向花店内部投去。

花店的陈设极其简单,进门一张收银的桌子,屋内尽是一排排的架子,架上或是空缺,或是放着焉头焉脑涩几株植物。地上摆着几盆还没来得及移上架的小花。却没有我想要看到的事物。

我在期待什么啊……

我嘲笑自己,准备收回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是,忽然,我停住了。

那一瞬间,我的心颤抖了。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株不起眼的小草,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

它也在秋意的摧残下丧失了生机,可是,我知道,它会盛开的,它一定会盛开的。

“怎么可能……”

我的嘴唇有些颤抖。

别开玩笑了好嘛,偏偏在我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了这副景象,这世界并非温情小说,只要得到了生命的鼓励主角就能够拍拍裤腿站起来。

我深知所谓的鼓舞不过是内心的幻觉罢了。

可是我却没法放弃眼前的这片景象,更无法轻易地将它就留在那个地方。

“Lentlily。”

我轻唤它的名字。

野水仙,花语:稀少。是一种曾经遍布整个国度,如今却渐渐丧失生存空间的植物。

我没法说我和它相似一类的话。

只是我知道,阴雨过去后,它会开放,寒冬降临时,它会枯萎,它的盛开到它的凋谢便是它的一生。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再见它的那一天,在它的一生,在我的一生。

但是我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阴霾过去后会有阳光,黑暗过去后会有黎明,尽管终将回归尘土。但中间的过程,是我的一生。

我扶着门站了起来,裹着衣服向雨中走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