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雨流灭
评分: +27+x

稀碎的雨还在下。
  
「就此别过吧。」
  
我从阵雨旁逃开,走向破碎的朝阳路。脚步小心避开空洞,地面块状分离的大片缺口下是无边漆黑,望不出深浅远近,像平面般工整。我试着将手探入其中,手没有被黑所容纳,空间感被唐突出现的手所确定了。我看向黑色里唯一立体的手,感到头晕目眩。奔跑,无目的移动,也许只是为了回忆。世界四处都被雨所击碎与分解,路灯、树、周围的摩天大楼与静止不动在原地的行人,若不是他们身上的缺口,我也许会以为自己置身于城市介绍图内。我在过马路的女孩跟前停下来,她轻快的步伐还未踏下,淡红色外套在空中扬起不动,像有秋风无间吹过。她还会冷吗,我看着她身体右侧的空缺,小臂还浮在空中保持挥动状,横断处却不见模糊的血肉,只有同样的黑空间。内侧摸不到边缘,我收回伸入其中的手指,原本鲜活的女孩现在再看来如游戏穿模人形般虚假,恐怖谷理论,人似非人似人。这也许是末日吧,雨已将你夺取,而我无处可去,只得以游荡,试图逃离当下。

雨又飘过来了,我躲入与你初次相遇的咖啡厅,人们端坐在座位上,仍身体前倾无声轻语。我捧过戴着鸭舌帽男子手中的咖啡,热蒸汽还停留在原处。细饮一口,想象中嘴里的冷或烫没有,过量糖精甜腻与纯黑咖啡苦涩亦没有,一饮而尽,口中如同被胶体充满,无色无味,我开始干呕。看着地上一摊棕色液体,我无奈笑着,味觉、温感及痛觉消失,是雨来那刻就已如此还是逐渐丧失?这不重要,雨已逼近。我退到咖啡厅的一角蜷缩起来以尽量避免被击中,但还是伸出头想再仔细观察那不可思议一幕。雨来了。

雨比之前变得更密了,无数蓝色数字/符号/错位文字线状下落,无序内容,有序的排列,线与线间永不交错。雨将路径上的所有物体贯穿,畅通无阻。我抬头望向一方晴空,空中没有乌云,蓝天下的稀薄云朵,和天空一起被捅破,筛子般多孔,雨来自天穹之上。我假想着将天空反色,反复回到那夜。当时咖啡馆如同现在一般喧闹,我从繁密的雨幕中推开咖啡馆的门,甩落满地雨水,颤抖着想尽快弄一杯浓缩美式驱寒。

「擦擦身子吧,本店的咖啡味道醇厚,被雨水冲淡了可就不好喝了。」

你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旁,递过一张纸巾,歪着头,嘴角留有直击我心灵的微笑,我突然感到意识恍惚,你的样子与我心中幻想已久的完美形象重叠在一起,我接过纸巾擦拭头发小声嘀咕着感谢,老套的恋爱搭讪环节紧接着上演。
  
雨最终没有经过我的头顶,而是从旁边借道而行,咖啡馆另半边仅有摆在侧边的几张椅子和半面墙得以完整留存,悬浮在虚空中。雨越下越大了,我目视右边远去的雨幕,雨会一直下吗?我思考着,不如在毁灭前去故地重游一番吧。于是乎我开始在脑内搜集过往,却发现似乎所有能被忆起的记忆都与你有关,我似乎没有自己的生活,一切都围绕你打转。恐怕雨也与你有关吧,于是我重新踏上路途,试着探清始末。
  
「欸,那边太远啦,我们还是去之前常去的那家馆子吃饭吧。」

我不停奔跑,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公路,小巷,居民楼,前面的建筑开始越来越密集,像是有人不愿我离开这片城区,我也确实未曾离开过。最终我迷路在交错杂乱的巷道内,迫不得已我走到一座大楼前,准备登上楼顶查看远处的景象,推开大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没有摆设,没有楼层,没有人。建筑空壳能从底部看到顶层,钢筋混凝土螺旋式向上收缩,与外部毫无相似之处,这就是每天被我所忽视的真相?我走出大门,脑内乱如糨糊,无论怎样回忆,关于独处的日常部分都是模糊一片。不经意间瞥向远方,看到的景象令我愕然:雨从四面八方包围着,缓缓移动过来了,将沿途一切摧毁。时间紧迫,家,我还有个家,回去看看吧。继续和雨赛跑。
  
家中摆设如常,我松了口气,身体瘫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生活崩坏的那么突然,以至于没有任何预兆——除了你个别时刻透露出来的不协调感,自一个月前开始,过往完美体贴的你开始变得有点自己的小情绪,举止飘忽不定,也不再每天闲暇时间都和我黏在一起。不再完美,但……你变得更鲜活,更动人。我不再像活在梦里,能感到自己是脚踏实地的在与你生活。电视屏幕还停留在楚门和友人聊天的场景,我试着按下播放键,如我所料没有反应。前段时间你一直都反复看《楚门的世界》,有次半夜醒来,发现你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我带着担忧向你问询原因,你却只是转过头来,用带着深沉黑眼圈的眼睛凝视我,嘴中的声音忧伤而平淡。
  
「如果再也见不到你,那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我被这没头没脑的台词吓到了,还想说更多时却被你呢喃着安慰的话语,半推半就带回了房间。第二天你一如既往带着活力将我吵醒,我也只当那晚是逼真的梦境。现在想来,你是在提醒我吗?你和我,谁是楚门?恍惚中我瞥见自身左侧的景象,惊得从沙发中跳起——雨已经蔓延过来了,房子的小半部分已经被完全侵蚀掉,我急忙跑出门,狂奔下楼。即使一切最终都要被毁灭,但在我理清因果前,你和我的故事还不能完结。
  
「啊,你终于到家了,能先抱抱我吗?」
  
继续狂奔,雨笼罩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过好在我已经感受不到肌肉的疼痛,只剩下肺部抽动的感觉。你的一眸一笑,你的小偏执和狡黠,我爱你的全部,你的一切一切都在我脑中重播。但这都是无用功,你已经消失了,或者是回到了另一个现实?在那里你有成功的事业、美满的家庭或精彩的人生,而这一切只是你某天无聊里的一个小消遣,但你却是我存在的原因。这似乎太残忍,我不愿再往下想,跑起来吧,似乎又回到原点,前方到站,朝阳路。
  
我驻足停留在公交车站牌下,对面就是我们分别的地方,现在仅是一片虚空。我抬起头扫视,雨已经彻底聚拢过来了,不远处尽是黑暗,其中点缀着被摧毁物留下的碎片,繁星点点。逃不掉了,就在这里结束吧。我坐在站牌前的椅子上,注视着虚空,闭上眼,像回到了三小时前——

“怎么那么匆忙,是有什么事吗?”
  
相遇,雨后晴空下靴子微湿,你头上千万细丝上沾染少许雨滴,黏连。
  
「嘿,其实我最近想到一个很有哲理的话,感觉现在告诉你的话最合适。」
  
我想上前,你轻晃着的手将我制止,我收下习以为常的顽皮,等待你的回应。
  
“你这种每天都活的轻松自在的家伙也能想到的话吗,我猜不到,快告诉我吧。”
  
你将头抬起,笑靥如花,眼角却带有微红泪痕,声音秋风般拂过我的耳边,随后雨来了,猝不及防。
  
「即使存在仅只是存在,即使真实与虚假没有边界,即使一切都会消失。但如今我们正在经历的,仍可以是最完满的时刻。」
  
就此别过吧。



我好想你。
  
  

错误!错误码:503

完美生活模拟器测试版运行崩溃

存档丢失,暂存记忆丢失,运行日志损坏

出错原因:原逻辑数据库出现未知变量,且内容呈随机化以指数增长,最终导致内存溢出。

是否重新开始游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