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帽
评分: +106+x

D697EB085BA7D326416A272178982638.png

残页中发现的插图。


小红帽常常会忘记自己是一只狼。1

是啊,那样的孩子, 怎么可能是狼呢——一个披着带蕾丝边的红色斗篷,提着有红色方格巾竹篮的女孩怎么可能是狼?那个沉甸甸的篮子里还装着各色的水果,小红帽不只是把水果送给外婆,她还会分给其他的族人。这么说来,小红帽的确是个好孩子。

可是毛茸茸的耳朵和蓬松的尾巴暴露了她是一匹狼的事实。

但她不只是一匹狼,她是一匹极富好奇心的狼。有一天照常在林子里采水果的时候,小红帽看见了一朵鲜艳的蘑菇,蘑菇的伞盖上还沾着冰凉的露珠。她没禁住诱惑,结果是小红帽昏睡了几天。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所在的,自从吃了那朵奇怪的蘑菇,小红帽拥有了能让附近的土壤快速生长出蘑菇的能力。2

只是该死的好奇心也会引导她走入歧途。


那天小红帽追着一只花蝴蝶,不知道跑到了森林的何处。蝴蝶扑棱着翅膀不见了踪迹,天色也暗了下来。空荡荡的森林里只回响着猫头鹰可怖的叫声,小红帽心中一阵恐慌,提着篮子小心地挪着步子。

她是小红帽啊,当然得害怕长着尖牙的大灰狼出现,一口吞食掉她。

突然,前方的灌木丛传来了悉悉簌簌的声音,小红帽吓了一大跳,身子也跟着瑟瑟地发抖。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小声试探道:

“有人吗?”

“当然……这该死的悬崖……”声音的来源是个成年的男性,那人拖着一条伤腿从灌木丛中爬出,连带着一身的擦伤。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死死地握着一支半旧的猎枪。

他是个猎人,小红帽这样想。

猎人想向小红帽求助,但是当他对上小红帽那双金黄色的兽瞳时,愣住了。小红帽并没有察觉异样,而是急切地提醒他:“猎人先生您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助吗?天黑了……这附近说不定会有狼出没呢——”

“可是这里唯一的一只狼是你啊。”猎人打断了她的话,有些气恼地嘟囔着,“一只狼又能帮上什么忙。”

“胡说!我明明是小红帽。”

“不……你是狼……”

"你见过哪只狼像我这样可爱的吗?!”

……

两人因为小红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争吵了好一阵子,最后猎人屈服了:“好吧……小红帽小姐,请问你能给予一点帮助吗,比如说扶我一把,我在地上趴着有好一阵子了。”

小红帽欣然将猎人扶起,狼爪上的肉垫很柔软,这也给了猎人不少安全感。猎人比小红帽高上不少,她只能吃力地搀扶着他,前往自己的小木屋。小红帽和族人离居有一段时间了,只有她偶尔给他们送食物的时候能打个照面。


木柴在火焰的燃烧中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猎人试图离火炉近一点,可小红帽正在给他上药。小红帽的木屋很温馨,有暖暖的壁炉,奇怪花色的地毯,还有一把有些老旧的躺椅。餐桌上的茶壶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一旁堆放的点心看起来很可口,猎人咽了咽口水,他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自己的猎物救助。

“你看起来真不像一匹狼。”

“你也看起来真不像个猎人。”小红帽气鼓鼓地回击道,“我是小红帽。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会在绑绷带的时候用力一些,那样非常疼。虽然我并不想这么做。”

“那如果我听话呢?会有奖励吗?”猎人好奇地问。

“我会给你煮奶油蘑菇汤,用我脚边的这些蘑菇。”小红帽指了指地板上那堆不知何时冒出来的蘑菇。

猎人不再说话,似乎有些心事困扰着他。第二天一早,他尝到了热乎乎的奶油蘑菇汤,浓稠的汤喝下去很暖胃,正值冬日,猎人连喝了好几碗。

“谢谢你的款待……说实话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精致的食物了。”猎人躺在躺椅上,惬意地摸着肚皮。

“为什么吃不到呀?”

“酒馆里的食物可没这么棒,都是靠打猎为生的人……国王命令我们这些人上交动物的皮毛,那我们就必须上交,而得到的报酬并不多,农民的要缴的税……更不必说了。暴君当政,我们这些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小红帽静静地听完了猎人的抱怨,又擦干净了一个碟子,才回应道:“真可怕啊……还好我不属于你们那个国家。”

“是啊……真羡慕你……”猎人看了一眼窗外,“下雪了。”

“有空我们出去堆雪人吧。”小红帽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

“雪的颜色很漂亮,你的皮毛也是那样的颜色——那是国王一直在寻找的白狼皮。”猎人在内心默念着,“对不起,我是个猎人。而你不是小红帽,从来都不是。”

杀死了小红帽,意味着获取如山的珍宝。猎人的心在善恶的天平间游走。


不久,猎人的伤痊愈了,他该回到自己的国度了。小红帽为他饯行,猎人的包里装了满满当当的蘑菇。

“常来玩呀。”小红帽挥着手大喊。

猎人拉动了枪栓。

“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猎人转过身向小红帽走来。

“你不是小红帽……你是一匹白狼。人人都想猎杀的白狼。”猎人的枪口顶上了小红帽的额头。

眼泪模糊了小红帽的视线,她不相信自己的朋友会出卖自己。

她不是狼,她一定不是狼,这一定是猎人的玩笑。

猎人扣动了扳机。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小红帽只是直愣愣地盯着猎人,没有子弹击穿她的脑壳。

“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我的小红帽。”猎人放下了枪,蹲下拥抱小红帽,“这一次我成了你的猎物。”

“谢谢你……猎人。”小红帽说话都有些磕磕绊绊了,“我……我总是会忘记……自己是一匹狼。”

“没关系,有我在呢。我不走了,好不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