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弃之宙的小王子
评分: +164+x

  小王子乘着候鸟,在茫茫星空穿梭。候鸟扑扇翅膀,未曾停歇,直到他来到了荒弃之宙。

  在此之前,他曾经落脚于无数个星球,造访过无数古怪大人的宅邸,当他从一个个冷漠的麻木面孔前逃离,亦或失望于反复纠结的愚钝话语,他会听到来自荒弃之宙的呼唤。某个时刻他站在繁忙的铁轨旁,看着载满匆匆旅客的列车呼啸而过,不禁开始思索众生熙攘来去究竟追寻何处,就在那时,荒弃之宙的呼唤无比清晰地来到他的耳边。

  “我必须要去看一看。”他坚定地对忙碌的地理学家说,“看在我已经来您家做客两次的份上,帮帮我吧!”

  老地理学家无奈地抬起头,昏暗的烛光在他的镜片边缘跳动,他从白色的大胡子里挤出一声叹息:“小家伙,那地方远得很呢。”

  “请告诉我它在哪里!”

  早已领教过小王子固执天性的老人摇了摇头,慢悠悠地站起来,长长的袍子下摆拖在地上,精美的金色流苏晃动着,小王子有点担心老人会被绊倒。

  “太多书了……嗯,在最深处的桃花心木书架,最底层,我弯不下腰,你去拿吧,是一本黑色的大书,书脊上没有字,只镶嵌着一块白色玻璃。”

  “里面是什么?”

  “你想知道的一切。”

  “你是因为飞机失事而受伤的吗?”

  “不是!是因为我太老了。”

  “我曾经有一位朋友,他是飞行员……”小王子站在原地,歪着脑袋,陷入了往日的故事。

  “行了孩子,快去吧!别碰其他的书!”

  小王子有点气恼,金色的鬈发剧烈晃了两下,但他想到荒弃之宙的呼唤,只好努力克制住了脾气,这并不常见,他转身气鼓鼓地向书架组成的城池深处走去,小靴子跺得震天响。

  而此刻,在寒冷刺骨的群星边缘,他不禁有些怀念温暖的书房。他抓紧候鸟的羽翼,把小脸深深埋进柔软的羽绒里面,试图借取一丝温暖。

  “好冷啊,比沙漠里的夜晚还要冷。”他喃喃道。

  “沙漠是什么呀?”

  “你在哪?你是谁?”小王子十分自然地无视了陌生人的问题,左顾右盼起来。

  “我是隐形斗篷,沙漠是什么呀?”

  “隐形斗篷?所以你也是隐形的?你在哪儿呢?”

  “我当然是隐形的,因为我被命名为‘最伟大魔法师最无敌的隐形斗篷’,现在你可以回答我了吗?沙漠到底是什么呀?”

  “沙漠是一片空荡荡的地方,没有玫瑰花也没有草地,但是有蛇和飞机,很寂静。”小王子依然在虚空中寻找隐形斗篷的影子。

  “听起来有点像我们这里。”隐形斗篷快活地说,“但这里虽然安静,却很拥挤啊。”

  “也有很多大人吗?”小王子想起曾经去过的地球,大人像潮水一样涌来涌去。

  “我们有很多飞机,曾经还有玫瑰花呢。”

  “我也有一棵玫瑰,在我的星球上。我还有一个朋友,他是飞行员,他很喜欢他的飞机,他……”

  此时候鸟突然停下了脚步,她们不安地鸣叫,盘旋打转,似乎前方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边境,她们犹豫了一下,最后转向来时的方向,调头而去。

  “不要!”小王子试图挽回候鸟,却被焦躁地甩开,向下摔落,身下广阔的海面迅速向他靠近,张开丝绒般的怀抱。

  在倒悬的视界里,小王子有些恍惚,头顶的海洋似乎与脚下的星空融为一体,二者唯一的区别,是虚空之中铺满了璀璨星光,煌煌然而四垂如幕,而海洋深处,只有死寂与黑暗相拥蛰伏。

  小王子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他发现自己被轻飘飘地托了起来,风从他腋下滑过,温柔地将他送回云端。

  “小心哦,小家伙。”是隐形斗篷的声音,近在耳边,“不要靠近海水呀。”

  “谢谢你,”小王子惊奇地看着悬浮在空中的自己,“你没有飞机,难道你也有翅膀吗?”

  “我们没有翅膀,但我们属于天空。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你也是被创造的吗?”斗篷似乎在思索,“你有什么能力?特别闪亮的金发吗?”

  “这里一定有东西在呼唤我。”小王子兴致勃勃地四处观瞧,金色的鬈发熠熠闪光,“只有你在这里吗?”

  话音未落,脚下有轰然巨声响起,小王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向上一窜,斗篷顺从地带他跃到了更高处。

  在平静丝滑的海面上,猛然隆起一座山峰,高耸的深灰色磐岩沐海水而起,隐约透出红褐色的纹理,小王子张大嘴巴,他看见了这座山峰的眼睛,苍白无神,布满裂痕,好似一颗黯淡的水晶,望向天空。

  “那是老渡船哦。”

  “那是一只鲸鱼。”小王子肃然起敬。

  “这里的鲸鱼早就死光了,这是老渡船。”斗篷说着,带着小王子向下慢慢降落,“他是我们中最有智慧的,来吧。”

  老渡船伏在海面上,一动不动,庞大的身躯并无起伏,有咔咔的响声从他体内传来,小王子想起了在地球见过的火车,但老渡船发出的声音更大,更沉,像有几百列火车在他体内的巨大空间里奔跑。小王子注意到了老渡船背后插着的金属物体,像把陈旧的钥匙。

  “那是钥匙吗?我见过一个商人,他计算星星的数目,然后把结果锁进抽屉里,就自认为拥有了这些星星,只用一把小钥匙……”

  “不是呀,这里所有的锁都坏了,钥匙可不顶用。他背上的是发条喔。”斗篷似乎被逗笑了,小王子颠得有点晕,“真好玩,什么人能数得清星星的数目啊?”

  “孩子们……可以……”老渡船突然说话了,和小王子猜的一样,就像浓云中的闷雷,只是来自海中。

  “您好。”小王子有点紧张。

  “孩子,孩子们……他们将星辰的数目刻在脑中,只因彼此早已相识多年……自诞生于世起,便在夜夜沉梦中相见。

  “他们仰望星空,幻想自己置身其中……挥动翅膀,被一切美妙、发光、咔咔作响的事物紧紧簇拥。他们的眼睛里有小小的王冠,看不见的王冠,闪耀真正的权能。”老渡船的玻璃眼珠缓缓转动。

  “他们……统治哪里?”小王子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投向了海水之中,似乎心中已有答案。

  老渡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向下扎去,深深扎去,沉重的海水被搅动,翻起,酣梦迎来短暂的清醒,无数沉睡之物抬头向天,回想起了星光的颜色。

  在海水之中静静安眠的,是一切孩童未曾踏足,却早已在轻灵的幻想车辇上巡游欣赏过千百次的国度。金发的少女手捧白瓷茶杯,露出甜美的微笑;小熊们手牵手,乘上会飞的扫帚,划出彩虹色的气泡;更下方重重叠叠的轮廓,是各式各色的飞机们,怀抱着蓝天的梦,在海洋深处等待。

  “海水……已经夺走太多……”老渡船说道。

  “这里已经被荒弃太久,亲爱的。”一半金发不翼而飞的少女说道,手中的白瓷杯只剩下了杯柄和杯底。

  “我们是本应属于孩子们的美梦,我们被孩子们创造,海水却将我们埋葬。”残破的小熊一齐说道,棉花不停从断线的缺口里流出来,漂浮在海面上,“孩子们再也看不到我们了!”

  “没有了我们的夜晚,他们还会做梦吗?会做什么梦呢?”飞机们沉声说道,小王子想起了狂风掠过机翼的声音。

  还有更多的破碎之物,在更深处翻腾,他们也有彩色的回忆,却已无人倾听。只能在海中的黑暗里消解,尔后遗忘。

  “海水……”

  小王子向下飞去,站在海面上。他这才意识到这片海洋是如此令人窒息地广大。他弯下腰,伸出手指,试图触碰翻滚的波涛。

  “不要碰!”斗篷猛地往上一拉,带着小王子回到空中。

  “为什么?”

  “我……我害怕你也会掉进去,和它们一样,困在海里,再也出不来。”

  “你生活在天上,也会掉进去吗?”小王子扭头看向天空,在遥远的高处,有一些影子懒洋洋地漂浮着,“它们也会吗?”

  “我们本来出生在天空中,无忧无虑,老渡船也是,小熊们和飞机们都是。但我们不知道,下一个掉进去的会是谁。”斗篷似乎打了个寒颤,“我只知道,掉进海里的,没有再出来的。”

  “本来我们生来便在天空,接受群星与云彩的祝福。”

  “但毫无征兆地,海水将我们拉入黑暗与腐朽!”更多的棉花从小熊空空的眼眶里涌出来。

  小王子看着深邃的海洋,荒弃的幻想之国在里面哭泣。他突然觉得,在群星边缘的极寒之地沉默着的海水,应当是数千数万数亿个孩童的晶莹眼泪。

  “如果你一定要去荒弃之宙。

  “那么这本书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知识。”

  不知多久之前,老地理学家站在小王子面前,他的手里捧着一本黑色的大书,老者粗糙的手指抚摸着书脊上镶嵌的白色玻璃,“关于荒弃之宙的知识,关于你们和荒弃之宙的故事。

  “是的,你不是第一个来找我的小王子。”老者垂下眼睛,看着小王子,“每个小王子都会来到我这里,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之后,他们都会听到来自荒弃之宙的呼唤,他们都会想尽办法,寻找那里。

  “无论我如何阻止,无论我怎么拒绝,他们总能找到那里。”

  小王子看着苍老的地理学家,浑浊的旧镜片之后,他的眼中似乎有小小的烛光在跳动。

  “那他们现在……都去哪里了?”

  小王子站立在海洋之上,海风吹起他闪耀光彩的金发,海水逐渐平静,昔日梦幻国度的废墟遗留逐渐回归沉入永眠的黑暗,麻木不仁的黑暗。钻石做成的泪滴从少女的脸颊划过,无声地坠落消逝。

  “不。”小王子说。

  那黑暗之中,似乎空无一物,唯有恐惧和遗憾的藤蔓在尘埃中呢喃细语,腐坏与沉默的碎片在隐秘的涡流中悄声叹息。群星低垂,凝视着这一切,如同在宇宙另一端,凝视无数个孩子彻夜的哭泣与颤抖,惊惧与孤独。

  “不应该是这样。”小王子大声说道。

  他一把将身上的斗篷扯下,在斗篷的惊呼声中向下落去,风声呼啸,他睁开眼睛,在落入海水中的前一刻,他看到了光。

  “应该有光的。”他微笑,喃喃道。

  老渡船抬起头,白色的玻璃眼珠望向那快速坠落的金色影子,恍惚间,感到时光轮转回溯到了最初的起点。他还在云端飞行的时候,见到了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小王子,乘着候鸟造访此处,同样有着灿烂的金色鬈发,以及疲惫和哀伤的神情。

  “这不是海。”第一个小王子说,“这是失去了星光的天空。”

  第一个小王子回过头,年轻的发条船看到了他温柔而慈悲的笑容。

  “这是泪水之海,来自失去了光彩的眼睛。”

  而现在,在倒悬的视界里,小王子确确实实地看到,头顶的海洋正在与脚下的星空融为一体。

  从黑暗的最隐秘之处,那些乍看起来一片漆黑的角落,腾起了一颗颗金光。这些光芒虽然微弱,虽然几不可辨,但仍然切切实实地存在于那些角落之中,照亮微小的一片空间。

  这些光芒似乎感受到了落入水中的小王子,他们彼此聚拢,如同一条小小的银河,奔涌而来,与之紧紧相拥,在一阵神秘的震动中,小王子明亮的金发与和煦的微笑摆脱了一切重量束缚,和不计其数的相似身影一同起舞,在无数残破玩偶的注视中,与不知来源何处的炽热温度一起融入悲伤之海中的灿烂群星。


  2002年十二月,某家庭暴力干预组织。

  纷飞的大雪中,警察将一个魁梧的醉汉押进警车,随即呼啸而去。

  屋内,火炉暖暖地烧着,一个瘦小的男孩紧紧依偎着年轻的志愿者。他柴棍般的手臂习惯性地抱住自己,上面新伤叠旧伤,血迹与淤青交织,触目惊心。

  他看着大姐姐手里的故事书,上面画着一个金发的男孩,仰望美丽的星空。他那因暴力和疼痛而呆滞无神的脸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志愿者女孩那轻柔的声音慢慢读着百年前的字句,因紧张和怜悯而有些发颤。

  “……要是你爱上了某颗星星上的一朵花儿,当你在夜晚仰望星空的时候,你就会感到很美妙,每颗星星都开了花……”1

  2022年三月,某交战地区。

  “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的星球上。因为到了那天黎明,我没有再见到他的身躯。他的身躯并不那么重……从此,我就喜欢在夜间倾听星星,好似倾听着五亿个铃铛……”2

  轰隆声从头顶传来,打断了一位母亲的讲述,灰尘簌簌地落下来,周遭的陌生人们发出惊呼,接着是不安的低语,紧张和恐慌的空气充满了这个陈旧的防空洞。

  “妈妈……”女孩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母亲把手里的故事书放在地上,裹紧女孩身上的毛毯,手指颤抖。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母亲的身后,那是她们在半小时内能从家里拿出来的一切。她不知道在她们匆忙逃离的一小时之后,一颗至今不知从何而来的炮弹落到了她们家门口的花圃里。

  “妈妈,继续讲故事吧。小王子去哪里了?”

  她抬起头,母亲看着女儿的双眼,深沉的蓝色中映着老日光灯管的光芒,脆弱地颤抖着,如同海洋深处的星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