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
评分: +12+x

去讨债的感觉确乎是“好”,每日从早到晚基本如一个探子一般在说小不小的城子里忙手忙脚的,但回来时几近都是两手空空,这乃我职业,薪水就不用提了,要么个零,要么个几十几百万的,得看那老天爷的意思了。

第一个求我借钱的人,衣裳就诡异,似一件孝服,下面穿着条喇叭裤,还吊着大金链子,编着根马尾辫,不知是雌是雄,真是标致,看之哭丧着脸,反手就问我要了个五百万,

“哼,真是狮子大开口,到时候你还不起,也别拿这脸来见人。”

“五百万确多……就以我这本事按时还给您,那也确是脑子暖的想法了……但……向亲戚借应该可以凑到五百万罢……”他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听到这话后,本是恼怒,借钱来还债,这可不笑话?但又想了一些许,觉得五百万对于这小子来言,要攒到耄耋之时也不得,那时,我早是一堆白骨了,但拿到钱,最终受益的还是我这债主呀,何必在意那么多?于是乎,我便用手作了个三,说道,

“好好好,那就再加三个月,这已是够仁慈的了罢。”

说罢,他便点了点头,裹着那袋子钱一摇一拐地跑走了。看到那甚是破败的样,我是无奈摇了摇头,亦不知他为何会找我,但我也不会顾那么多的。

可是,过了期限的好几天后,那小子竟吞钱自毙了,这真把我急得直拍案;果然没多久,一帮子警察就拢在门口边,虽说我并无拿那小子怎么样,但我依然是吃了好几月的牢饭,真不是个滋味,我直呼:“可恶!”

没钱还还借甚么钱,自此,我就不那么轻易地将钱借人了。有个穿着燕尾服,系着领带的人,自称叫“林公子”,倒还挺绅士的,看着就是家财万贯的呢,感觉我和他就是两个阶层的人,求我来借钱,定是生意事了,我以为这点对之来言,只是算点小数目罢,必能悉数还回来,我便没多想就将他要的两百万递到他身上了。

及还钱那天,我防怕万一,便带着一车子人侯在“林公子”的别墅外边。不得不说,他别墅确大,周边的花园、亭子、假山、小河,还有奇形怪状的“走兽”都是这人的,照这势头,若连两百万也抽不出,那可真笑话了。我电话给他,但他却回道,

“哎呀,你急甚么,又不是不还给你。”

“那为何不出来碰个面呢?”

“啧,我有事在身呐,先告辞了,拜拜。”

二楼窗户忽而闪过一阵黑影,那可确信他必然待在家。于是乎,我们一帮子人就在车子里看着外面。就这样的大概一个时辰后,那“林公子”终就走了出来,但他手里也没把着甚么东西,我走出了车子,说道,

“行呐,终于是出来了嘛,那钱在哪里呢?”

“真是对不住你,我现在手头上也没个十万了,不如,我把我那值几百万的车抵给你,如何?”

听到这话,可是把火直冲心口上,我并不买账,于是就怒道,

“他妈的,我要的是钱,要你那东西做甚。”

“那可又对不住你了,你还得再等些阵子了。”他笑道。

我素来甚么都能忍,但这次我却是真止不了火气了,这世上居然有如此无耻之徒,我就令我小弟们点火烧了这如皇宫般的别墅,我借机抽出了匿于袖口间的匕首并刺向了“林公子”的脖子,之后便将之丢进了火堆里边。

不久之后,我便是双手被铐着,又跨进了地牢,后边随着我的小弟们,我真是不敢看,亦是不能忍,甚而是懊悔至极,实属不该呐!

大伙们都晓得自己的下场了,要么是随我而去,要么便是久留此地孤独终老了。即使如此,但这又可奈何,我们依然是如往常一般。

“哼!这窝囊废,死了还仗着人多势众呢。”

“怕甚,怕甚,最后能把我怎?”我笑道。

审判完那天,我卧在地上享受这最后的极乐世界,忽而有个被着黑纱的家伙飘着过来了,它是一堆白骨,手里执着像是红缨枪的东西,但我也没甚么可怕的了,它见我不动声色,便发出瘆人的笑声,如孤魂野鬼般,而我依旧无感,它便笑道,

“你就不怕我吗?”

“怕甚,怕甚,最后能把我怎?”

“十分佩服,那我直说了罢……”

“不用你说了,是不是想借东西了,容我猜一下你是想借我什么……”

“不必猜,是你的命,放心,你不会立马死掉的,而且我保证会还你的,还会带着你们这帮子人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行呐”,于是我便用手作了个三,继续说道,

“三个月,这够仁慈的了罢。”

于是它点了点头,便化作一道黑烟离去了。

这感觉也甚是真实,使得我将信将疑的。这样三个月之后的一早,我被没有事先告诉地带上了一辆车子,那里边黑漆漆的,除我之外,那便只有轰隆隆的引擎声了,我有了些许急躁,便边叫着边敲着车子的四壁来使那家伙过来,可都没甚么回应。

车忽而停了下来,外边的光也忽而照了进来,使得我两眼也是睁不开来,我被几人拉着下车,之后被他们说要跪在地上,这也顾不上膝下是有黄金的了,而后又听到了上膛声,我便笑着叫道,

“哈哈哈!听见没?快把东西还给我罢!不然也是那林公子的下场了!”

之后,便是那耳熟的语气传来,

“那真是对不住你了,不如就用你那命抵给像你亲儿子般的小弟们罢,如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