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杨枫
评分: +7+x

杨枫,我不知道怎么失去了你,正如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一定还记得这间咖啡馆,这里原本是个叫“独峰”的二手书店,改建成咖啡馆之后,就成了我们每周原创部笔会的场所。现在我就坐在这里面,桌子对面没有人,吧台上的那台电脑后面,也没有店员在那里熟练的敲键盘,准确的说,这间咖啡馆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旁边那个饭点经常爆满的观畴园,门口积压的落叶已经厚若地毯;对面的李文正图书馆,门前停放的自行车东倒西歪,互相挤压、变形,在深秋的冷风中一点点生锈。图书馆二楼还时不时会有灯光闪烁,双目无光、脚步虚浮的人在那些书架间来回走动,仿佛是服从标准布朗运动的质点般,毫无目的,不知方向。

抬起手腕,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半,我眯着眼睛盯着小表盘看了一会,指针指在“SAT”上。距离我们部门每周笔会的时间——星期六下午两点,已有半个小时之久,然而,坐在这里的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习惯性的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解开了锁屏,映入眼帘的却只有“电池电量低”和信号全无的标志。我这才想起来,早在三个星期之前,最后一点4G信号就已经消失了,电力供应也于两个星期之前停了,就连暖气片都冰凉了。紧握的手轻轻松开,曾被我视若珍宝的深蓝色薄片坠落地板,而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三个星期前,还有五位部员赴约;两个星期前,在这里碰头的就只有三人了;一个星期前,只有我和代号“骑士姬”的部员面对面的窝在卡座的沙发里。

那些没能来的部员,或许是失踪了,在这个规则已然爆裂、常识已然无效的世界里,失踪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或许他们只是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正在凛风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直到身体完全冰冷。

我们俩简单的交换了一下各自的消息,基本都是些坏消息——住在隔壁寝室的人失踪了,自来水供应越来越不稳定,夜里经常被冻醒……

以及,我们仍然未能找到任何有关你的线索。

“如果我们能找到杨枫,也许事情就会有转机吧。”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们所有部员心中的希望。

杨枫,四个星期前的例会,身为部长的你究竟去哪里了呢?


那一天和以往的周六没什么区别,我们五个部员挤在一张木桌上,桌上还摆着笔记本电脑、夹着厚肉饼的汉堡和冒着热气的咖啡。旁边那桌还坐着一群清华附中的学生,她们围着一张16寸的披萨有说有笑。外面的人工草地上,还有些孩子在过生日。

杨枫怎么还没来?有人这样问道。我低下头看了看手机,屏幕右上角处的4G信号却空了。那个带了笔记本电脑的部员也开始嘟哝“网页怎么打不开了”,还有一些像是电流不稳的杂音敲打着我的耳膜,旁边女生的说笑、窗外孩子的欢腾,却逐渐从听觉中消失。

等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咖啡馆里只剩下我们五个人,浓厚的黑色雾气在窗外翻腾,像是一锅煮开的水,或是一团蠕动的未知生物。雾气散去后,窗外嬉戏的孩子也不见踪影了。

我知道,就在我低头看手机的空当里,有什么很大的东西……溜走了,跟着身为部长的你一起,从我们的世界里溜走了。


杨枫,现在你究竟在哪里呢?在这支离破碎的世界里,又会有怎样的文字在你的脑子里发芽?

一边自问着,一边漫步于至善路上,没有人声,没有车声,只有落叶被压碎时噼里啪啦的响声。我抬起头来,身旁的图书馆已经完全被笼罩在黑雾里,被黑雾吞噬的人,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这是我们在第二个星期就已经彻底确定的结论。

我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学堂路以东的清芬园、六教和文图,通通被那头黑色的巨兽吞入腹中。往南北两个方向看过去,除了黑色之外也没有其他的颜色。只有西边还能一眼看到路尽头的红砖建筑,也许一路向西走,还能从西门出去,到隔壁北大去找到其他幸存者。

不过就算找到了其他幸存者,也没什么意义。表情茫然的保安徒劳的调着收音机,好像想从那杂音里听出些东西来;偶尔还能看到坚持跑步的学生,不过他们似乎完全听不到我说话,只是自顾自的跑着,然后一头扎进蠕动的黑雾里。

现在就连每周六的笔会也终于完全告吹,我想,能够正常交流的人类,也许再也找不到了。

除非,我能再一次找到你,杨枫。


就在这个时候,我却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你说你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你买下了图书馆的一个小夹层,每天躺在书架上,醒了就随手取一本书来读,困了就把厚厚的词典当枕头,把大开本的读物打开当被子,就这样在书架上入眠。

杨枫,你现在会不会就躺在一个书架上睡觉?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许只是你的一个梦,只要你能醒过来,或许一切就能恢复原样了。

笼罩着图书馆的黑色雾气在我面前翻滚着,无数稍淡的线条在那团纯黑的背景里扭动、拼接。线条组合成的无数图景——高达翱翔于宇宙、少女温婉的笑容、假面骑士的变身动作……在我眼前一帧帧的放过,但是,最终通过我的视网膜、映入我视神经的图景却只有一帧。

我看到你在书架上小憩的样子,杨枫。

我甚至可以从那图景里看出你的位置,那是逸夫馆三楼四楼间的夹层,你正捧着的那本书——上世纪80年代的科幻杂志刊物合集,就储存在那个夹层最靠外的书架上。

脚步不由自主的迈动,此行也许无法回头,我很清楚。

但是,我相信你就在图书馆里面,杨枫,作家当然会选择图书馆作为隐居之地。

很快我就会和你见面了,但愿如此,杨枫,但愿如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