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海
评分: +131+x

伊安问我是否在做梦。


她以为我尚在梦呓,梦中她正捧来清水。

我没有欺骗你,我还留在宁静海。我太慢了,以至于看不到你。

抚摸清水,水便抽身而去,狡黠地呼吸着。

我真的要走了。从宁静海出发可以保存更多燃料,我会好过一些。

我对她和盘托出,不论她相信与否——在这里,我的思维变慢,却不会影响我主观的感受。

那让人赞叹。梦中伊安捧来清水,在月光下晶莹剔透——

如今月面已暗。

或者,我已经离开光很久了,现在就剩一片黑。

伊安问我要走多少时候。


亲爱的,我很难向你解释——我的时间流会不断膨胀,女儿会说我像是流星,孙女会说我像是贴纸,重孙女会说我像是她画的山(我的波形),剩下的人会对你说我不存在。

我没有欺骗你,我还留在宁静海。我没有停歇,仍然来不及跟上自己。

伊安的泪蒸发殆尽时,地面将宣布项目突破千分之二光速。

伊安的相片刚刚因为发黄被取出,舱室的相对速度便足以逃离每一颗中子星。

伊安的名字被女儿提到后,被孙女提到后,被重孙女提到后,

被所有人提到后,

我会来到光速。

你看,我的时间停止了。


亲爱的,我很难向你解释——我的星云在深空里融化,弥散成超星系团,星系团,星系群和星系,成为红移的灰尘。

彗星坠向行星,行星坠向恒星,恒星坠向吸积盘,坠向霍金辐射。

玻色子的海洋在我眼前干涸,色荷从夸克的尸体里游走,辉光明灭不定。

抚摸清水,水便朝我敞开,平静地呼吸着。

我没有欺骗你,我还留在宁静海。

从宁静海出发,我耗尽了所有燃料,无从减速或改变方向。

我无可避免地向热寂滑去。

我所爱的和将要爱的一切物,都被留在了宁静海。

此时我尚在梦呓,而你正捧来清水。

我等待你和我在同一个时刻里思考,消解我的孤独,停止我的追问。

从宁静海找到我。


你问我是否在做梦。


ian.png



你问我是否在做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