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形 (序)
评分: +16+x

昏黄的天幕下,被群山峻岭包围的金属建筑群中,落着一个散发着暖气的小屋。

穿着打扮极其怪异的人们聚集在这里,那些来去匆匆的行人皆是无视了这里。奇术师、现实扭曲者……各种各样的超自然人群纷纷在这里谈心。

“嘎吱”一声,破旧的木门被缓缓推开,一瞬的寒气顺地渗来,而又恐慌地缩了回去。那是一个盖着熊皮大衣的中年男人,身上沾着不少雪白,像是刚从极寒之地回返。

他蹒跚地走到了吧台面前,低着头说道:“麦芽酒,谢谢。”

一旁的奇术师见了这幅模样,诧异地问道:“先生,你刚从北极回来吗?”

“没有,之前去了个有点冷的异空间,回来的时候又不小心从天上摔下来了。”说着,男人还不时揭开衣服,把插着点点木屑的血肉伤痕给他看。


那大抵是诸神集聚之地,却又有芸芸众生。他们应该是对那些有伟力的神感到佩服,便弯了腰称臣了。

猎人需要钱,他虽然拥有凭空造物的能力,但还是希望能做点事挣实在的钱,顺便消耗一下无聊的人生。


“那猎人,你且站住了,见了鹿神怎的不拜?!”瘦骨嶙峋的老头披着垃圾袋,手里攥着破塑料,浑身上下都多多少少地沾着灰,看起来像是个乞丐。

而那所谓的鹿神,则是个五光十色的鹿头人,拿着个设计精妙的长杖,见老头崇拜地回首往来,急忙闭了眼,顾弄玄虚地旋起几道光流,居高临下地面对着猎人。

男人嘴角颤了颤,没搭理,自个离开了这里。在这里,他的心神不宁,原来世界所潜藏的那种未知不安变得更加强烈;其次便是这里实在太热了,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途径了茂盛的森林,又碰上了几个野蛮的原始人。

他们舞弄着木棒,满眼凶恶地瞪着男人,咆哮这示意其离开。“我路过这里,并无恶意。”男人见状说罢,又掏出一张图纸,往前面看去。“那你且让我跟着你去!”

也确实奇怪,穿着树叶衣服的人怎么会像正常人那样说话?

“你信奉那些神明吗?”

“不,我不认为那算神明,完全的神明在物质层面的自然下不被兼容,至高神性也……”

长篇大论即刻开始了,那是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收集而得出的道理,但确实是真的,原始人听得极其上劲,见男人顿了又急忙催促。

原始人对其讲述很是佩服,便加了个敬称“先生”。

滚滚黑烟在山脉之上不断积蓄,淡蓝色的雷光不停酝酿,铁灰色的天幕缓缓合上了眼睛,洁白的云也沉向了压抑的黑。

“灭世之日来了……”

猎人听到,瞥了一眼面前山脉上的金色光点。

“神明在玩乐足够之后便会降下最后的神罚,作为辞别。”原始人说着,面色已然透出了无助,随即抓住猎人的右手,“先生,你这么有学问,有没有办法帮帮我们!”

猎人并不搭理他,这次的赏金任务应该就是弄死那个什么降下神罚的东西了。青色的闪光在他周身升腾,携着他飞向云端,藤蔓缠绕的玉色霰弹枪破除时空赶往其手中,刹那便扫开了周围的云层。

那金色的光点显现,竟是人形。

这便是人类的愚昧之处,将信仰全身心灌输给无之物,丧心病狂地献祭生命所得来的神明,此后还一直认为是这是“已有的伟物”。猎人想了想,看了看下方迷茫的原始人,探了探神念。

这人原来是不服神明被那些教徒贬成了野人。说来也可笑,这些本无须有的东西不亲自动手,认为蚂蚁不值一提,殊不知蚂蚁却是自己的造物主。

不论如何,也得先灭除其物质存在。

一道透明的光团在枪口聚集,磅礴的气流震撼山岳、令天地为之炙热。那光点伸出手臂,定睛一看却是数以万计的血肉,周围为之加持的还有其他神性的力量。

光炮如若螺旋的箭矢,猎取了祂的头颅,猎人瞬身出现抓住,竟被与此事无相干的至上诸神击出空间,幸有无形之手托举才得以回到原世界。

在天空之上化作了猩红的流星,他也有点不知所以,坠落在与之前相似的树林之中,不过这次是雪地。他僵直了身子,眯着眼望了望混沌之中蠕动的群星与那丑陋的光华。

那里现在究竟如何了,也没人知道,但猎人克里斯永远无法忘记,那诸神原来也是让人恼怒的。

他走向了那座酒馆,久久不能释怀。而抵御诸神群魔的里形力量也正孕育而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