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物
评分: +7+x

我诞生在沙漠中,我的命归沙漠,我是沙漠之子。我受人尊敬,我声名远扬。我漫步在茫茫沙漠之中,当我前行时,我的崇拜者纷纷拉着我的手,扯着我的衣角。他们眼神无不是对我的尊敬与崇拜,他们千方百计想要挽留我。只是他们的身子是沉重的,他们背负了太多太多的罪孽;他们肮脏的无法被澄清的身体和无法被荡涤的心让他们寸步难行。送信的使者是我最狂热的崇拜者,她是个美丽的尤物;她和那些人不同,她轻盈纯净没有罪孽,于是我们常常在这沙漠中共同漫步。她牵着我的手,于是我们穿越人群奔跑。我的名声随着使者的欢笑进入每个人的耳朵。

这现世皆梦,而这梦里是必然有光。沙漠从来不缺少光,无论是带来温度的火种还是带来欢乐的使者。我是光的掌控者,当我与我的爱人共舞着前行的时候,我成为那众人的光源,我的爱人将那耀眼带给每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我的爱人忙碌而欢乐,她有最动人的歌喉和最曼妙的身姿,人们叫她使者,她是我的爱人。

舞台的灯光亮起了,这和荣誉也皆是光芒,于是英雄只能匆匆整理好他的礼服被人推搡着走上舞台。为了那神圣的荣誉之光,英雄远离了火种,那些荣誉的称号最终会远去,新的荣誉称号又被冠名,英雄的妻子不得不放弃她原本的职责,因为她被称为英雄的妻子。人们叫我英雄,我是沙漠之子。

入侵者来袭的时候,我的崇拜者四散奔逃,只是他们罪孽的身躯过于沉重,于是入侵者用他们的尸身做路。我的妻子与他们周旋,于是他们玷污我的妻子。我向着灯塔逃亡,沿途是数不尽的尸体,背后是我妻子被撕碎的贞洁。灯塔的光也是光,这梦里是必然不缺少光芒的。

我被那尸臭玷污,我的身上留下肮脏的液体。我不再轻盈纯净,我举步维艰。我踉跄在这无边的沙漠中,我是英雄、我是沙漠之子。我和那些腐烂的罪恶之身融合,他们污浊的血液流进我的身躯,我浑身伤口,脓液顺着那些破洞流出。灯塔还在指引着我,我破碎的妻子是我的引路人。

我进入了春天,沙漠之子从未见过春天,但这时我能确认春天的到来。入侵者步步紧逼,而我的步伐却愈发沉重,我的神情却愈发恍惚。我周身皆是庞然大物,我的妻子试图唤醒他们沉睡的身躯,却不曾想他们与入侵者狼狈为奸。我的妻子被拦下,她用她的身躯为我打开逃生之路,她被一次次玷污。我变成罪孽的一员,我的身体无法被澄清,我的心灵无法被荡涤。

我沉寂了,这时我知道这梦并非是虚无缥缈之物。我只得自叹一句现世皆梦,便继续我的逃亡之路。灯塔不在、火种熄灭。春天结束了,而舞台已被拆除。荣誉不再,沙漠之子离开了沙漠。

这时我被认出,他们叫我人造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