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海
评分: +15+x

沉入深深的意识海。
我轻轻地呼吸。我梦见深海的珠蚌,海心的你,你周身浮动着稀薄至极的空气,我游动我的四肢向你靠近。

我在水中睁开眼睛。逆着水面闪动的阳光,我下行。下行。下行。
我于海波中隐没,向下游去直抵海心。

水压,不重的,像一座文明的墓碑,墓里埋上几千年,几万年,几千万年的思恋。我拨开层层水藻,周身是驻停的鱼群。我下行。下行。下行。

    • _

    记得你说你的星球没有水,氢氧原子以冰的形式长眠在极寒的永夜半球。水是我们星球的东西。但为什么,意识海里你躺在水底。你喜欢水吗。你喜欢我的文明吗。

    我看到了你的文明的墓碑,它悲伤地吟唱一首有关星际探索的歌。除此之外只有含硫化物和晦暗的深海的寂静。

    我顶着海心的压力下行。汪洋深处传来咕噜咕噜岩浆翻滚的声音。气泡从很深很深的海沟里涌出,连带着火山的灼热拍打着极寒的环境。我又想到你的家乡。在酷暑的终日半球,一颗光亮的恒星自转照耀着你的母星,使它的亮面处于永恒的白昼之中。你指尖拨动星象仪,微笑在永恒白昼的热辐射中化作水汽,化作一抹微尘,化作那晚划过地球无数的流星——

    不,已是故土。

    寒意终于侵入我的脊髓,苏醒的我在意识模糊间痛苦地抽搐。四肢失去了平衡,身体失去了重心,我艰难地咕哝出几串带血的气泡,也于事无补。是,是我陷得太深,太深了,而这里并非梦境。

      • _

      在海心最深最深的地方,我轻轻地抱住你。深海极其微小的泡沫从我们的周身缓慢浮起。这里是大洋中脊。欢迎来到海心,新地壳生成的地方。我闭着双眸,你柔软的长发在水中飘起。意识海。触底之后,我们在向天空下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