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
评分: +14+x

在出发十七天后的日落时分,旅行者到达了他的目的地。这是一座雄伟的都城,属于世上最大的帝国。

旅行者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然而此时京城的景象与他上一次到访时已大有不同,整个京城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他知道这是为什么,那位令人尊敬的皇帝病得十分地重,这在帝国中早已不是秘密,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旅行者住进了旅馆。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他走进旁边的酒馆,要了一杯酒。这者酒馆的酒很不错,让他想起了家乡。酒馆里的歌女正在唱那首夜莺的歌,吱-吱-吱-格碌-格碌!旅行者不是第一次听了,一路走来,沿途的酒馆里都在唱这首歌。也许因为他听过真正的夜莺唱歌,他并不喜欢这些人拙劣的模仿。

歌女第三遍唱到同一个曲调时,皇帝的侍臣走进了酒馆。酒馆里的其他人都询问他皇帝的病情。“呸!”侍臣摇摇头说——这是他的习惯,当任何比他渺小一点的人敢于跟他讲话或问他什么事情时,他只会回答这一个字,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其他人也就不再问了。

旅行者喝完杯中最后一滴酒,起身离开了酒馆。

第二天,旅行者按照一般的礼节前去拜见皇帝——理所当然地,他只见到了执政的皇子。朝廷里的人都被皇帝的病弄得焦头烂额,没那么多精力应付这位来自外国的旅行者。旅行者请求去看看皇帝的花园,太子便慷慨地应允了。

御花园里,珍奇名贵的花系着小巧的银铃,风一吹过,银铃就清脆地响,叫人不得不注意去看那些花。花园里的一切仍然布置得如此精巧,和他上次来时差不了多少。旅行者不停地向前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穿过了那片花海,碰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里有很高的树,有很深的湖。据其他旅行者说,这片树林一直延伸到蔚蓝色的、深沉的海那儿。不过他并不打算穿过森林,他在碧绿色的湖边停下了脚步,静静等着夜幕降临。

太阳最后一丝亮光消失之后,树林里静的出奇。旅行者屏息等了好一会,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一阵美妙的歌声打破了森林的寂静,那是夜莺在歌唱。时隔多年,旅行者再一次听到夜莺美妙的歌声,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一直流到脸上。

夜莺就这么唱着,那是和流行的歌完全不同的曲调,而且更加的婉转动听。夜莺一连唱了四首歌,四首都是悲伤的歌曲——这是不同寻常的。终于,在夜莺唱完第四首歌后,旅行者问夜莺:“哦,最好的鸟儿啊,今晚你的歌声为什么这么的悲伤呢?”

“我在为我们可敬的皇帝哭泣。他是个好皇帝,也许你知道,我曾从他那里得到了他的泪珠——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我非常地感激他。”夜莺说,“但他现在病得很重,也许很快就要死了,我为此感到很难过。”

旅行者很疑惑,问夜莺:“既然你这么爱皇帝,当初为什么还要离开他呢?人们当时都在咒骂你的忘恩负义。”——在早些时候,当皇帝从旅行者的游记里听说了夜莺后,曾请它到宫殿里去歌唱,并给了它极高的荣誉,但它最后却趁着人们不注意,从宫里逃走了——这是为世人所周知的。

夜莺说:“是这样的,亲爱的旅行者,比起住在宫里的鸟笼中,待在绿色的树林里更叫我快活。我之所以留在宫中为皇帝唱歌,只是为了报答他给我的报酬。但是,他已经不需要我为他唱歌了——那只人造鸟儿唱的和我一般好。”

那只人造的鸟儿是帝国旁边的一个国家献给皇帝的礼物,和夜莺长的一模一样,但是身上镶嵌着各色各样的宝石,在上好发条后就能唱一曲真正的夜莺唱的歌——也就是那首整个帝国都在传唱的歌。这是旅行者知道的。不过在五年前那只人造夜莺的齿轮坏掉了,勉强修理后一年最多只能演奏一次了。这是旅行者不知道的。

“呃,在我看来,那只人造的鸟儿唱的并不如你,我总觉得它的歌声里少了点东西,可如果你问我究竟少了什么,我也答不上来。”旅行者说,“算啦,现在提这些也没有意义了。亲爱的夜莺,能请你再为我唱支歌吗?”

夜莺回答道:“哦,亲爱的旅行者,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当然愿意。不过现在不行,我得起身前往皇帝的寝宫了,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要为他唱一支最动听的歌,为他祈福。事实上,我这么做已经有一个月了。如果你还想听我的歌的话,请明天晚上再来吧。”说完,夜莺便飞离了树枝。

于是旅行者便也转身离开了。

也许是因为昨天熬得太晚了,直到大堂的落地钟重重地敲了十二下,旅行者才揉着眼睛走出房间。旅馆提供的饭菜并不好吃,他匆匆吃了几口便离开了。此时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几个小时,他决定去前天那家酒馆消磨剩下的时间,他很喜欢那家酒馆的酒。

他走进酒馆,发现酒馆里的人都聚在一起,正讨论着什么。他好奇地凑上前去,问他们在讨论什么。有一个人回答他;“啊呀,你不知道的吗?今天早上有两个外国来的医生拜访了皇宫,他们说他们可以治好我们的皇帝的病。”旅行者很奇怪:“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你们看起来不是特别高兴呢?”“唉——”那人叹了口气,“你有所不知,医生根据皇帝的病开出来的药方非常奇怪,看起来就像骗子一样。”另一个人接过他的话:“而且,就算他们不是骗子,恐怕也很难能帮到我们的皇帝。”旅行者问:“这又是为什么呢?”人群中有人回答了他:“就在刚刚皇帝的侍臣贴出来一张告示,说是要在全城征集一些东西为皇帝治病——我们都猜测那就是药方的部分内容。告示上的其他东西还好说,我相信城里总会有人有的,但是其中‘盛开的红玫瑰’我不认为能找到。”旅行者说:“皇帝的御花园里有全世界珍奇的花,难道会没有红玫瑰吗?”那人说:“也许有吧,但是现在是冬天,还没到红玫瑰开的时候。而就皇帝现在的情况,他可挺不过这个冬天。”说完,他叹了口气。其他人也跟着叹了口气。旅行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感慨了一句,就离开了。

当天,他来到了御花园的树林里,就像和夜莺约好的一样。在第一缕月光照在湖水上的时候,夜莺如约出现了。夜莺的歌声再次流淌在树林里。

第一首歌还没有唱完,旅行者就发现今天的夜莺有点儿心不在焉。于是他发问:“哦,我的夜莺,你今天是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夜莺停止了歌唱,摇了摇头,说:“抱歉,我在想关于红玫瑰的事。”是了,整个城市都在流传的事,夜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旅行者柔声安慰道:“你不用道歉,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至于红玫瑰,这都是命运女神的安排,我们无能为力。”夜莺眼神坚定地说:“不,也许我们有。”

然后夜莺向旅行者解释说:“今天下午,我问遍了花园里的所有玫瑰,他们都说他们没办法给我一朵红玫瑰。”旅行者点了点头,是的,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夜莺话锋一转,继续说:“有一株玫瑰答应了我,他是这么说的:‘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须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然后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它。你须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整夜地歌唱。’”旅行者担忧的问道:“所以,你决定和他交易了吗?”夜莺笑了笑,说:“拿死来买一朵红玫瑰,代价确实不小。谁的生命不是宝贵的?但是一只鸟的生命又怎能和皇帝的生命相比。”旅行者觉得很悲伤,他很喜欢这只鸟儿,但他觉得此时劝阻夜莺是不道德的。他轻声说:“那么,亲爱的夜莺,唱一首最后的歌给我听吧,在你离去后,我只剩无限的寂寞了。”

于是夜莺为他歌唱,歌声里充满了悲伤。

夜莺唱罢,便起身离去,“旅行者,现在是时候了,我该走了。”旅行者说:“亲爱的夜莺,我可以同你一起去吗?这样至少我可以帮你把玫瑰交给皇帝的侍臣。”夜莺想了想,说:“也许你说的有道理,那就跟着我来吧。”就这样,夜莺和旅行者一起向着花园前进,他们走出树林,穿过了一大片花海,经过了系着银铃的花儿。在月亮升到最高处,放着它的光辉时,他们来到了那株玫瑰花边。

于是夜莺将胸口插在刺上,开始放声高歌。夜莺整夜地唱着,那根刺也越刺越深,她的血液渐渐地溢出。那株玫瑰的枝头,忽地长出了一个花骨朵儿。而随着歌一曲一曲地唱,花瓣便一片一片地打开,在夜莺生命即将耗尽时,终于完全地盛放了。那花蕾起先是纯洁的白,不沾着一丝的颜色。随着夜莺血液的流出,花蕾上竟生出一抹红晕,然后长成淡淡的红色,最后变成了极鲜艳的的红色。那株玫瑰不断地叫着,让夜莺再插进一点,再插进一点,于是那根刺便越刺越深,先是仅仅插入胸口,再是插入心脏,最后以至于插穿了夜莺的胸口。夜莺起初只是平静的唱着,歌声沾染着淡淡的哀愁,可随着刺越来越深,夜莺的歌声也越发响亮,越发悲伤,到了最后,夜莺的歌声已变得模糊,变得断续,但带着啼血的哀绝。

终于,夜莺吐出了最后一个音节,尾音拖得很长。天边的月亮听见了,忘记了落下;欲出的朝阳听见了,停下了升起;新生的红玫瑰听见了,彻底地开放;一旁的旅行家听见了,不住地流泪。这最后的歌声随着清冷的晓风传出去很远,很远,直到那遥远的天边。

那株玫瑰轻声地说道:“瞧,红玫瑰已经制成了。”可是夜莺没有回答,夜莺已经没法回答了——她死了,仍然插在刺上。

旅行者小心地走上前去,收起了夜莺那小小的尸体,然后折下了那朵鲜红的玫瑰。他把夜莺葬在了树林的碧绿的湖边——夜莺曾经说过,她喜欢呆在这里。旅行者把红玫瑰交给皇帝的侍臣后就离开了,离开了这座都城,离开了这个帝国,尽管他原计划在这里待一个月。

后来,皇帝还是没能挺过那个冬天,在他的葬礼上,那个人造的夜莺被埋在了他的身边。当然,这只是旅行者听说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