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术士

评分: +57+x

坟场不欢迎他们。掘墓人的每一次呼吸都在诅咒他们的名字,而伶俐的猎犬则伏地嗅闻,警惕每个可能趁着浓雾混进来的身影。倒也不是担心被偷挖走尸骨——当然啦,现代医学实验室已经有相当健全的尸体走私产业,何苦冒那个风险——而是某些更为人不齿的把戏。死者不应被惊扰,不止是修辞意义上的。于是,当通风管上锈迹斑斑的铃铛发出闷响时,人们总能惊恐地听到来自地下的模糊尖叫与指甲刮擦声。

教堂也敬而远之。这同样并非源自信仰冲突,研究已经证明隐多珥的女巫实在是个骗子,而像约翰·迪伊博士这样虔诚伟大的学者自然理应获得尊敬。引起不快的通常是一些人情世故,那种老电影里常有的桥段。试想一下,一个男人冲进他仍余情未了的前女友的婚礼现场,大喊“我反对”。尴尬的是,他们误闯进的却是一桩葬礼。结果,在满座亲朋好友的共同哀悼下,神父面前的棺盖就这样砰的一声炸开。

他们幼稚,顽劣,缺乏敬畏。他们生来掌握着这种天赋,却从没思考过如何去利用或约束这份力量。他们有些深陷弥赛亚情结,有些则只想逗连环杀手取乐,更有甚者将这发展成一门生意,倒卖黑暗中的秘密。死亡被视作征服时间的手段,是交通工具,是应急食物,是万灵药——我亲眼所见,某天大街上有人突然直挺挺倒下,行人纷纷簇拥在他身边观察情况,随后高声喊道:“医生!这里有谁是医生吗?他快不行了!”

这时,他们中的一员举起了手,小声说:

“呃,如果你们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讨厌死灵术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