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花香
评分: +28+x

斯里奥斯在玩耍,这不能怪他。毕竟他还小,实在不明白什么是“葬礼”——也许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穿上古古怪怪的衣服,拒绝大好阳光的触碰,躲进黑色的笼罩之中。
金色的草地使这一切看上去近乎不自然,天同样蓝得像轻薄的塑料袋,被微风轻易吹起。

阳光洒下,斯里奥斯的脸被腐蚀至透明。

美兰莎根本不想来这场葬礼,这不能怪她,她正在热恋之中,不应当参加一个疯子的葬礼。这一点也不“COOL”,她必须是最“COOL”的。
这里完全不“COOL”,草坪看上去像床单上的褶子,花朵反而像床单上的淤血。


她已经不想继续,却顽固地不愿回头。

艾什莉静默立在白杉树的阴影之下,葬礼上的暖阳并不讨人喜欢。这件事对她已然无关,她只需要安静地微笑,适当流泪。其余与她无关。


艾什莉的心蜷缩在阴影之下。

娜洛琳在十七岁处凝固。她的故事从十七岁开始,至十七岁结束,永恒的停止在十七岁的年月里,不再向前。欢迎典礼早已准备好,她的手中持刀,已在这异世界的入口等待了许久。


甜橙花落在娜洛琳的肩上,娜洛琳手中的刀旋即掉落。

格兰斯,或者说斯兰格,站立在一棵甜橙花树边,而他身上的花香如同滔天巨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