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启示录
评分: +25+x

神从天上降下光,降在祈祷之人面前。圣徒得到启示,便带着十二人随着神迹。穿过那荆棘的幽谷,燃火的山峦,便是七个石台。

神说,我是第一个升起的,将是最后一个过去的,所有的荣耀归于我。

我是不朽的,也是短暂的。你们的父已经死了,你们的子还未生。我的荣光将照在一切人与兽上,将漆黑的死谷化作花海,把沉沦的死域变为天国。

圣徒上前站定。那七座石台围成一圆,圆中立着圣碑,碑上刻着圣名。

神说,揭开那石台吧,把活物放出来,把死物放出来。放出那野兽,放出那羔羊。

圣徒便上前去,揭开第一印。那最后一印中声如雷鸣,唤到,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老驴。骑在马上的穿着金,顶着玉,手上托着两个篮子,好似个小丑。他向圣徒鞠了一躬,便嘻嘻哈哈地离开。从此,凡是想要统治的,意图升官的,愿意治国的,皆要去听他的胡言。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最后一印叫到,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辆战车跃出,拉车的马一匹是活物,一匹是死物。驾车的骑手手中握着火把与大刀,国王和贵族的头颅挂在腰间。他扫了一眼圣徒的队伍,便驾车走了。那火把能焚尽所有宫殿,那利刀能斩断所有枷锁。他的信徒狂热而忠诚,无数的羔羊被他的车轮碾过。

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最后一印叫到,你来。

我就观看,便有一个穿着铁甲的走来。她的左手悬着天平,右手握着长鞭。凡是善大于罪的,她便从背后的口袋赏一把金子。凡是罪大于善的,便要罚一记鞭子。法官和警署把她的像挂在脖子上。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最后一印叫到,你来。

我就观看,见一只铁兽,身着布袍的骑者从铁兽的腹中走来。油灯悬在他的左手,莎草纸卷夹在他的腋下,双刃的剑悬在腰间。他向圣徒行了一个礼,便站在一旁看着。

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最后一印叫道,你来。

我就观看,我看见一群飞蝗在台下攒动。它们的齿是铁,它们的翼是金。凡是不信神的,无论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那飞蝗皆要噬了他们的粮,毁了他们的财。

但那穿布袍的举起手来了。他把那灯举过头顶,用力晃了三下。

我便看见有一朵灰云,从日落之地来,洒下苦雨。那些虫沾着些许苦雨,便从空中落下。它们的牙锈了,它们的翅黯了。不过一刻,飞蝗的群落没有了一点生气。

揭开第六印的时候,号角与鼓声并起,我便看见一只军队从那日出之地走来。七位天使站在队伍的最前,七位魔王站在队伍的最后。军队左翼是一千千的奴隶,他们的颈上捆着铁链。军队的右翼是一千千的囚犯,他们的踝上拴着枷锁。军队的前锋是一千千的神仆,他们的手上握着权杖。军队的中心是一千千的国王,他们一起抬着那天国的王座。王座是空的。

但那穿布袍的举起手来了。他拔出他腰间的剑,向那军队指去。

便有火燃起来了,雷鸣起来了,烟舞起来了。那从天上降下的,是光,又不是光,是火,又不是火。大地的伤口被扯开了,烟从坑里飘起,把日与空昏暗了。

那天使死了,他们的翅膀只剩下羽毛。那恶魔死了,他们的头颅只剩下尖角。那奴隶,囚犯,神仆和国王都死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剩下。

王座落到坑里,但又没有落到坑里。它的过去属于那位全知的,那位全能的,那位全善的。它的未来属于那位全知的,那位全能的,那位全善的。但它的现在不存在了,一万万的现在中没有它。

圣徒转身面对那位穿布袍的,跪下了。他的追随者也照做。

那穿布袍的伸出左手,把那油灯递给圣徒。

用它去照亮那片黑暗吧。去看你们看得到的,去看你们看不到的。去那幽谷,去那死域,去那花海,去那天国,去所有的地方,把灯点起来吧。

那穿布袍的伸出右手,把那书卷递给圣徒。

把你们找寻的,探索的,发现的,全记载在这书卷里。无论是谁发现的,无论发现的是什么,全部在这书卷上记下。先人未完成的,由后人完成。先人完成的,由后人完善。先人错误的,由后人斧正。

到你们把书页全部记满后,把一切全探索后,到这里来,打开这第七印。

那穿布袍的拔出自己的剑,把它插在地上。

我的武器是光,是火,是雷霆,但我不会把它给你们。你们应有自己的武器。去创造吧,用你们所发现的,用你们所找寻的,去铸造自己的武器。找到你们自己的光,找到你们自己的火,找到你们自己的雷霆。过去不是我的,而未来是你们的。

凡是想加入你们的,皆让他们加入。凡是不想加入你们的,不要去强行纂取。

我的教条应以真理为枰,我的教堂应以事实为基。

若有人能证明那正确的,赏他十金。若有人能证明那错误的,赏他百金。

从今以后,你们将遇到那似兽的,似人的,似神的,似魔的。把你们的火带上,把你们的书带上,把你们的武器带上。那是过去的圣堂,那是未来的余烬。在那兽的国里,在那人的国里,在那神的国里,在那魔的国里,把火点起来吧。

除我以外,你们不可有别的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