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存在
评分: +20+x

亲爱的伊凡:

我做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梦。

梦里我是故事以外的人,而你停在了故事之中。

取暖的柴火烧得正旺,窗外的雪花片片飞舞。

有时又变得不一样了。我倚靠在母亲的怀里,朦胧中听见她的歌谣。我是歌谣以外的人,而你停在了歌谣里面。

冬天过去的时候,我褪去厚重的衣裳。那时的世界才真正给我不真实的美感。我总是站在解冻的河水的桥头,你会在夕阳消失的最后一个瞬间轻吻我的脸颊。

清晨也好,黄昏也好。我喜欢光线和影子相互追逐的游戏。我跟着那些碎片一样的投影,穿梭在树林的间隙里。我可以一整天都在做这样那样的事,没有人会站出来指责我的懒散。这就是我的生活。这份故事以外的时光开启的时候,就是我的生命发端的时候。

我希望昼夜的交替不要那么迅速,我希望一天能有更多的小时,我希望一切景物都以她最缓慢而清晰的模样呈现在我的眼前。梦里,事实就是这样。我可以注视着一片树叶从她的枝头落下,或者一片花瓣沉浮在有风的夜里;一根树枝化为泥土,或者一杯热茶散走它的所有蒸气。无论我在做什么,总有那么一抹柔和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像阳光落在树的枝桠上。那就是你。你永远都陪伴在我的身边。

我们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伊凡。但我们依然在一起。你的故事停留在了圣经翻开的最后一页,礼拜用的圣水折射出温润的光芒;我的故事发生在我的满头白发,我的花圃,我的梦境。我们的心连在一起,我的故事走到了你的故事里面。我发觉自己不再是故事以外的人,而你,在新的那一页里向我招手示意。

我不喜欢讲故事,我喜欢聆听。

我不喜欢落泪,我喜欢微笑。

我在梦境里轻轻地歌唱着。那歌声虽然单薄,却能传的很远。因为我是顺着水流唱的。我的故事也顺着流向了更远的彼方。

我喜欢站在河边的黑色岩石上,河畔的柳树枝叶是如此茂密,织成雾一样的薄纱。阳光浸透我的梦幻,春风撩动我的发丝。

那时你还站在我的身旁。我们可以一起歌唱。

或者什么也不做,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夕阳沉没于无穷遥远的地平线上。

那便是我的希望,不存在的存在。

祈祷者
你的时间之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