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世界79,序章:局外人
评分: +12+x

世界79
低魔世界
意识形态
等效
其他特征
单向接触

余姚,意外到来的旅行者


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我正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但我并没有认知到身边的一切都已经全数更迭。因为这个世界和我原本所处的世界是毫无差异的。到处都是我熟谙的人们和事物。在尚未察觉到新世界的异处前,我像过往一样地行走在路上,打量着这个世界。一样的空气,一样的建筑,一样的行人与喧嚣。

旧世界的所有在一刹那退散,然后新的生活悄然无息的开始了。


第一天

第一天在平淡中落幕。

我像平常一样,在没有乘客的始发站搭着同一时刻的公交车坐一站回到家里。冷淡的日光灯勾勒出父母僵硬的面部轮廓,他们看都没看我一眼。

虽然一直都是这样,但是他们的表情似乎比以往更加冷漠,如同我没有存在于他们面前。

第二天

来到新世界时我尚在假期中,第二天的阳光被窗棱折射成无数细小光束,照亮了漆黑一片的房间和房间里一地的杂物,还有蓬头垢面的我。看着光束一路上照亮的无数细小尘粒,我光脚走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让窗外的蓝天映入瞳眼。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我喃喃自语着走出房间,父母照常去上班,桌上没有早餐。和假期里其他的任何一天一样,别无二致。我作了些简单的梳洗打扮后出门了。去的地方仍然是市中心,人群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没有人多看我一眼。

天穹高远,万里无云。世界里的一切生灵在炽烈的阳光下灼烧。人们急匆匆地走在自己的路上,躲避着阳光和迎面走来的人们。但是没有人躲我。

第三天

第三天是个阴天,我踌躇了一阵,还是同前几天一样出去了。

人们依旧低头行走,不顾四周响动。他们会做的仅仅是时不时避开几个出现在视野里的鞋尖。但是我不走运地撞到了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男子,他没能避开我的鞋尖。

撞上他的那一刻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那完全不是“撞到人”应该有的感觉——仿佛撞上了一堵正在移动的墙,他的身体毫无柔软可言。我踉跄着倒退了数步,他却如同先前一般低着头速度不减地走着。我连忙侧身,为他让出一条道,目送他头也不回地走向远处。

没关系,习惯了。

天上的云在翻涌,酝酿着一场大雨。我在始发站等候公交车的到来,迷惘地看着未曾注意过我的陌生人走下车掠过我身畔。

第四天

窗外漆黑一片,夏季的强对流天气令所有人心生畏惧。雨滴捶打窗户的声音在呼啸的风声中仍然清晰可闻,我缩着腿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世界。

出门是不可能了。我暗自思纣。昏暗客厅里挂着的时钟昭示中午已经到来,父母没有归来。我叹一口气,像往常一样来到厨房自食其力。在这个家里,我的生活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自理,没有更多“照顾”可言。

也是啊,十七八岁的人了。夜晚到来,我蜷缩在床上,这几天不寻常的经历使我疑惑也使我不安。

第五天

异变发生在第五天。

我的手机是老式的翻盖手机,多年前父母用旧的。但是基本功能都还健全。也就是说我平时没什么机会使用到触屏产品。

除了买地铁票。

今天是周日,人比较多,我想坐新开通的地铁五号线去市中心蹭热闹。但是在自动售票机前,我发现我没法使用触摸屏,无论手指如何在屏幕上划出多么刺耳的噪音,光标仍然直挺挺地停驻在它原本的位置。我随即前往乘客服务站点,但是工作人员没有理会我的问话,脸上保持着骇人的微笑目视我的后方。

心中的疑惑和不安被再次强化。它们瞬间涌出来淹没了一切,我狂奔回家打开门,父母坐在客厅里聊天。

今天是周日。

我愣了一刹,然后抓起茶几上父亲的手机,意外不会反复出现,于是抓起手机后的下一秒,我便知道了我不能使用所有的触摸屏。更令人不安的是,父亲言谈间把手伸向刚才他的手机所处的位置,在他的手指到来那个位置同时,本在我手中的手机乖乖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之下。

我伫立在客厅,心中的惊涛骇浪渐渐平复,父母的话语零零散散飘进我的耳朵。

他们在考虑要不要生个孩子。


于是我就明白了一切。

我可以在这个世界无忧无虑地自由来往,没有人能够看到我或者听到我,我在空间激起的任何涟漪亦无法传到他们的视听,我对这个世界物体做出的一切变动对人们来说都是零。真是极致的孤独。

这个世界无暇顾及我的存在。我所接触到的芸芸众生和无数运作着的机器都目空了我的存在。它们无法感知到我的存在,所以我没有办法使用触摸屏,或是一切传感器。我仅仅能在我的视角上使宏观物体移动,而只要原本就所处这个世界的人们再次移动这些物体,那么它们就会妥帖地以人们的参照系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机制如此,而我于它之中,仅为一芥。

无论我的所作所为在原来所处的世界是多么难以置信,在新世界里也换不来路人一丝诧异的神情。哪怕我在高速行驶的列车轮下化作一摊血肉和碎骨,碾着它们的车轮也仍在转动,一刻不停。

但是比较我生活过的世界和现在生活的世界,我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个世界没人看到我,做什么都不再有压抑感了,这未尝不是解脱。那么旅行者就要做好旅行者的本分。谁也不会知道,在这个不能将我容纳的无二世界里,我会看到怎样的风景。

既然我已经顺着交叉的路口走到了这个世界,那就顺其自然不回头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