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画家与公主》
评分: +23+x

《画家与公主》


从前有个国王,称王多年却膝下无子,妻子郁郁寡欢,多年的生活已将她折磨得精疲力尽。眼看那预言即将成真,两位恶魔兄弟踏入了宫殿的大门。
哥哥说:“国王,我只需要您的一滴血就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但您的子女必须背负着您的预言。”
弟弟说:“当你子女背负了预言,您的愿望即可实现,而我们只需要您的一滴血,让这个交易成立。”

两人话术令国王无法拒绝。接过了银针,他立刻就答应这完美的条件,刺入指尖的银针带着血液,还给了恶魔兄弟,随后他们缓缓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十几年过去了,国王的子女也已经长大成人,公主即将出嫁,成为邻国王子的妻女。

如往常一样,公主穿着一身光鲜的礼服,欣赏着平原种植的奇异花朵——但她更在意着那一位青年,金黄色的头发被灰黑的尘土覆盖,双手沾染着无数种颜料形成了特殊的画卷,衣装虽不干净但十分整洁——而在那之上,是一张俊俏的脸庞,阳光的微笑令人感到温暖。

“抱歉殿下……看着小生是有事吗?”他回应道。

“啊!是的~在下很在意你在画的是什么,在下可以看看吗?”

回应着公主,画家将画布转向了她——那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鲜花铺满了平原。而在那之中,一朵更鲜艳的花蕊比任何花朵都要突出,那是公主,多么美丽而令人动容的模样。

公主微笑着,看向画家,尽管未曾说出任何一句话语,眼神中却早已透露双方的心思。画家倾慕着公主,公主欣赏着画家,两情相悦,一见钟情。

每一天,公主都会看望平原上的画家,每一天都作为她的画画的模特,公主的仆人都欣慰的看着两人脸上透出的幸福。画家每日不眠,只为了早早见到见到公主一面。

某天,画家如往常为生计所忙碌着,为有需求的人绘画着肖像画。然而一张特别的脸,出现在了画家的面前。

“您好啊画家先生,初次见面,能为我绘画一副肖像画吗?”

那是一张红色的脸,虽俊俏且并不骇人,却诡异至极。画家诧异的看着他,他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何许人也,但为生计,他不想过问太多。

“那先生您请坐好…………可能需要三沙漏的时间,还有就是先生您有其他要求吗?”

“没有,画家先生。请您认真的画出我的模样即可,我对您的技巧有信心,毕竟你可是为公主绘画过肖像的人啊。”

“诶?您怎么知道?!”

红皮肤的男子微笑着,保持着姿势,除了嘴唇外纹丝不动。当再仔细观察,画家终于发现了这位先生的奇特之处。
虽然为更像人类而剪短指甲,红色皮肤略显粗糙,但双眼的瞳孔仍然如山羊一般诡异,那是一只恶魔,来自地狱的邪恶生物。

“恶!恶魔………………!”

“请您小点声,我只想您为我绘画一幅肖像而已,正常的商业交易罢了。”

恶魔用未知的力量阻止了画家的叫喊,让其不得不乖乖的为他绘画,尽管画家试图停止,但无济于事。

“我只需要我的肖像,仅此而已,我们不会随意地提出交易,您尽管放心就好。但,我可不保证您会不会提出交易。”

不到五分钟,绘画就完成了,画家的双手极为疲劳,仿佛为完成给予国王的作品而拼尽了自己一生的努力,双眼迷离,唯一知道的是恶魔拿走了那副他的肖像画,留下了几枚金币,和一句刻在画板上的道谢。

“画得不错,我的画家先生。这些金币,为自己添置新衣吧。”

突然起身!画家坐在床上,就像一切只是梦一般,唯一的不同是——桌子上那几枚金币,和挂在墙上的新衣。是噩梦吗?但却又是如此真实的梦境,真实到并不现实。


一切如梦如幻,终究在某天……打破了。婚约的日期即将到来,公主被禁足,不可外出。

“你必须出嫁,成为邻国的王子的妻女!这是让两国和谐相处的机会,不能因为你自己的私欲而被破坏。”国王愤怒的说道。

“不行!!我已经爱上了他,我不能就这么抛下他!我答应了,每一天都要让他画我的!”公主哭泣到。

“那行!来人!放逐那个画家!!”

三天后,如同往常,穿着全新的衣物,画家等待着公主的到来。然而来到的不是美丽的公主,而是城堡的卫兵。抓着可怜的画家,画家被放逐到了王国的边界。
天空中,乌云密布。画布被践踏,往昔的画作如今只是一团废纸,画家哭泣着,试图将画布擦拭干净,但早已于事无补。

“拜托……谁能帮我……我不要……!公主……谁都可以!请帮帮我!”

绝望之际,一只手搭在的画家的肩上,那是恶魔的手——恶魔兄弟的援手。

恶魔弟弟说:“看起来您失去了某个重要的东西,想必和这些画有关吧。我或许可以提供给您帮助,前提是你能给我我需要的东西。”

“恶魔!你走开,我不需要你的帮助!”画家含着泪水说。

“没有用的,画家先生。国王的心已定,即使你找她也于事无补。就做一个交易吧,放心~第一次的代价,我只需要这副画。”

只见恶魔弟弟手指挥动,画布的裂隙开始愈合,粘上的泥土脱落着——是第一次遇到公主时的画,完好如初。

“我只要这幅画,而我能给你的是能够让你富有的财宝!好好地利用!不要浪费哦。下一次的代价,可不只是画那么简单了。”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们这些恶魔最喜欢挑弄人心了!”

“您如果没有财富,你有何德何能与公主相见?承认自己的欲望吧!不要在假装自己是个圣人,我会保证交易足够公正,我不会再向你索求任何东西,直到你提出交易。”

如同梦境般,当恶魔拿走绘画……四周的土地开始颤动,一户户农地拔地而起,种上了无数的小麦和棉花,周围的树木将自身化为木板建造出房屋。凹凸不平的泥地整平了起来,规划出了完美的道路。而我们的画家,感受到了微风拂过的气息——悬浮在了空中。

微风将棉花吹起,织成了华美的服饰,拂去了画家的旧衣裳,温柔的包裹着他的身体——衣装十分合身且崭新,棉花的质量十分的高,只有王宫贵族的人才有资格穿着此等服饰。

此时,一位穿着得体的绅士,走向画家的面前。

“画家大人,我是您的仆从。从今日起,您就是村庄的主人,这里的财富将归顺与您。”

“什么?我?”

“是的,这是您的画所换来了的财富,这里的食物只有贵族可以享用,这里的房屋只有富人可以拥有,这里的财宝只属于有才能的人,而主人您就是这样的人。”

画家惊讶之余,反应过来而去遥望恶魔离开的地方,那个地方早已建好了城墙,城门已有钢铁之士兵把守,农民们开始从房屋中出现,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每个人都有礼地问候画家,尊称“君主”。

此时阳光明媚,国王亲自骑马远行,来到了村庄,仿佛不久前的驱逐不存在一般,一脸僵硬的微笑走向画家。众平民向国王致意,画家大步向前,迎接国王的到来。

“君主先生,请原谅在下和士兵刚才的无礼。何故不向在下说明您是本人王室贵族的子女,为追求艺术而远走呢?另外,再次为在下和士兵的愚钝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

“这是国王您的问题里,现在我只想知道公主在哪里!?”画家激动地说。

“很抱歉,公主早已乘马车前往邻国。在下需要为两国间的和平着想,恐无法与您相见了。”

“所有人!备好快马!立刻前往邻国!!”

画家一声喝,众人听令。血汗宝马从马厩走出,精心雕刻的牛皮马鞍搭配银制的马铠,威风至极。

骑上快马,画家骑向了远方的国度。


邻国的教堂,王子与公主的婚礼如期进行,平民欢欣鼓舞,目送着新郎新娘的马车驶向城堡。王子起身,向平民致意,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但那不过是一副伪装而已。

公主郁郁寡欢,安静的默默哭泣,即使擦干眼泪也无法阻止泪如泉涌。与画家的约定无法履行,却要嫁给自己不愿面对的邻国王子,心中难以平静的她默默地寻求着奇迹,但奇迹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发生。

到达了城堡,公主即刻被关在看似豪华的卧房,实则没有任何仆人的囚牢。王子与国王毫不在意公主的感受,娶邻国的公主为妻不过是为保两国和平。

“请救救我吧!不管是谁!”

公主这么祈求着。

“或许我能够帮你,我亲爱的公主殿下~~”

从床铺的后方,一名身材高挑、衣着略显不修边幅的恶魔走出黑暗,吓得公主连忙后退。那是一位红色皮肤的怪物,长着卷曲的山羊角。尽管五官如人类一般端正,却有这难以形容的压迫感。

“别害怕公主殿下,您难道不认识我吗?我可是您儿时的朋友啊~~”

“我才不认识你!!来人啊!有怪物在我的房间…………!!”尖锐的双手捂住了公主尖叫的声音。

“安静一点~我不会伤害你,我不过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恕我失礼,在下是恶魔兄弟,而我是哥哥。”

大大咧咧的依靠着墙壁,手里玩弄着本国的硬币,恶魔哥哥将它扔到了公主的面前。

“我可以实现您的愿望,代价是你得给我一样东西,就像这个硬币。但我的报价,可不低哦~”

“你是说?什么都可以!?我想要离开这里!!”

公主缓缓走向恶魔,此时压迫感却变成了无比的魅力,难以让人拒绝。这就是恶魔,恶魔的力量,无人可以抗拒。她开始倾听着恶魔的条件,用银针扎入皮肤——带着一滴血液。

“您的代价我收到了,无人可以阻止你离开城堡,请去找他吧~您最爱的画家。”

恶魔缓缓的步入黑暗,舔舐着公主的血液,当公主试图寻找,恶魔早已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她听到了锁打开的声音,仆从缓缓地推开大门,无言的站在一旁。公主脱掉了无用的高跟鞋,在城堡里狂奔,无人阻止,无人在意。她看到了刚刚娶了自己的王子正和妓女欢愉,邻国的国王密谋继续攻打公主的国家,仆从们谈论着国王的阴谋,但公主无心继续聆听,离开了城堡,离开了这个国家。

“听说邻国有个画家成为了皇室诶!这也太厉害了吧!?”

“是啊,听说只用了一幅画就得到了一座村庄!而且还有国王亲自到那里庆祝呢!听说现在他可是国王身边的皇室贵族,太厉害了。现在可享着福呢!”

“是享用着美食吗?还是拿到了一般人拿不到的贵重颜料?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是让人羡慕!”

就在离开的一刹那,公主停下了脚步。
她知道,他们所说的画家到底是何方神圣。她本以为画家会为自己的离去而感到悲伤,殊不知他早已背叛了自己,用自己的画作为自己赢得财富,两人间的爱情甚至没有这些财富让画家更幸福。
她悲伤的停下了脚步,回头走向了城堡,回到了那并不属于她的卧房。当然,恶魔就站在那,微笑着等待着她。

“所以说,您知道了?”

“请告诉我那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这副稀世之作也不会落在我的手里。”

那红色的双手,拿着公主所熟悉的物品——画家的画。依旧是那么完美和完好如初,画上的公主仍然美丽动人,但那不过是旁观者的看法。对公主而言,那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噩梦一般的事实。

“您的画家为了财富,与我做了一番交易,同意将这幅画给予我,我十分满意,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恶魔将画高高举起,仔细的欣赏着。

绝望如雪山崩塌、川流冻结,心碎成了冰晶碎屑、玻璃残渣,她最后吐出那寥寥几个词。

“我想留住最美好的记忆……”

随后,步向窗边,向着暗红色的布帘上倒去……再也没有醒来。

“您的代价,我收到了。”


“让开!让开!!”

四天之后,画家骑乘着快马到达了邻国。一身英姿飒爽的服装引众人关注,邻国的守卫不得不阻挡住他的去路,向国王报告。

“你们快给我让开!!我要去见公主殿下!快给我让开!”

“不行,我们必须向国王报告!您这样的邻国贵族我们不敢轻易放行,请耐心等候。”

然而,画家急躁的心容不得一丝等待。只见举起了雕刻了精美花纹,宝石镶嵌的钢剑,挥向了站岗的士兵。刀尖挥出的剑风强烈的压迫着士兵几乎无法呼吸,

似乎无法被无视的魄力让众人不断地远离,挥舞武器的士兵也不敢随意靠近这位强大的领主,任由其在镇中内狂奔。

“公主?”

此时的公主,披着鲜红的斗篷……正在从城堡最高处摔落,空气被切开,发出剧烈的风声。画家即使快马加鞭也已无能为力。

“不要啊!!!!!!”

画家嘶吼着,同样绝望的目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声巨响!公主应声落地……鲜血在后背四漫开来,但本暗红的斗篷,把血液的痕迹抹除干净。

画家从马上跌落,来不及起身便冲向公主,不管怎么吼叫,公主已不可能再次醒来,强烈的冲击早已把身体四分五裂,虽十分痛苦,但公主的脸上却仍然流露出笑容。

“为什么!!公主你这是为了什么啊!!??求求你醒过来啊!!”

国王和王子,都被惊动的四处张望,看到的只是死去的公主和接近疯狂的画家。神经被触动着,两人不得不因公主的死亡而离开城堡,去看看这位画家是何许人也。

平民也被吸引,不论富贵贫穷,都驻足围观,而两位衣着革履的绅士最为关注,穿出人群的挤压,走向画家。

“似乎您付出的代价无法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呢……画家先生。”
“那么画家先生,如果我是您,我可不会对这次的结果满意,对不对?”

继续着两人独有的话术,说道:

“您可以再付出一次代价,我可以让您的公主活过来。”
“而您只需要一滴血,就能够实现。”
“而代价则是您的梦。”
“而代价则是她的光。”

“你们是恶魔!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们的!我不会在给你们任何东西!给我滚!!”

“如果你能接受现状……那么,有缘再见。”

天空中的光逐渐昏暗,恶魔退向人群之中,逐渐的在人群中的阴影里消失。

国王无法接受此等奇耻大辱,下令立刻将画家抓住,关入了大牢。

就在画家被囚禁的时间,两国再次展开战争,士兵们互相厮杀,无辜的平民被不断地无辜杀害。囚禁于大牢中的画家也因战争和公主的离去而终日悲痛欲绝,吃不下半点食物。最终,饿死在了监牢之中。

在死去的那一刻,他飞向了天空,在那里,美丽的公主回头看望双手和衣装依然沾着颜料的画家,牵住了手继续飞向洁白的天堂。

“所以说……这就是他们对这个故事的结局吗?我以为会和我们当初做的事情一样呢,兰德。”

“不可能的……人们会为了让一个故事具有一点暖心的作用,肯定不会让故事的主人公结局太凄惨。你要知道,斯坦丁,我们当初给这个人的代价可是让他永远无法入眠,那位公主可是直接把两个王国都给灭了。”

“那不也挺好的!”

“就这么灭国了,对他们来说太难以接受了,太唐突了。尽管对我们很有帮助,但是对人类来说还是有必要修改一下。”

“好不服气啊…………!!顺便那个画家最后怎么样了?我记得他到现在都没睡着吧。”

“的确没有……继承他意志的可还在某个财团的地下室里呆着。”

“哦,我没怎么参与都已经快忘了,那家伙怎么样来着?”

“和他几乎一样呢,你之前喜欢的那副挂在墙上的画就是他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